提戈
挥着翅膀的死狗

提戈的评论  · · · · · · · · · ·  ( 评论10 )

  • -
  • 美丽心灵
  • 提戈 (挥着翅膀的死狗)  评论: A Beautiful Mind
    我向往——或者鉴于我坦率的年轻和错乱的不合时宜——我怀念那种陈旧的世界,在那样的世界里,奖项、褒赞仍以近乎正比的态势紧紧咬住荣誉,荣誉亦以相同的态势牵着高贵,与此同时,人们只有专业或不专业、关心或...
  • -
  • 伊波拉病毒
  • 提戈 (挥着翅膀的死狗)  评论: 伊波拉病毒
    并非只有高尚、博爱、聪慧的人,才会对社会主义社会有所想象与趋近,事实上这同样会发生在猎奇的、恶劣的、失控的人心目中。 理想的联合与无界限本该有秩序以及人的敏感,这样的前提和基底,正是这种成型(却不必...

提戈的电影  · · · · · ·  ( 1部想看 · 1885部看过 · 29个片单 )

想看
  • 妈妈!
看过
  • 小猪佩奇 第二季
  • 万湖会议
  • 忧郁症
  • 瞬息全宇宙
  • 窃听风云3

提戈的音乐  · · · · · ·  ( 1249张听过 )

听过
  • People - Ceremony -- Buddha Meet Rock
  • Bohren Und Der Club of Gore - Gore Motel
  • 声音玩具乐队 - 劳动之余
  • 崔健 - 红旗下的蛋
  • 窦唯 - 黑梦

提戈的书  · · · · · ·  ( 8本在读 · 2本想读 · 843本读过 · 35个书单 )

在读
  • 塔利班
  • 柳宗元集(全四冊)
  • 加尔文与现代政治的基础
  • 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
  • 敌基督者
想读
  • 错乱
  • 纵身一跳
入山对镜,牧水驱影(2020.6)


mama 5m10d baba

提戈的广播  · · · · · ·  ( 全部 )

提戈 说:

回老家十天半月堪称内忧外患,好像有块巨大的磁铁纠缠着作为指南针的我,也因此,无法不被几乎日日不变的景色打动。规律赐予安全感,奥秘在于给混乱中的人说明流逝之明确,而不是抹腻子般将流逝掩盖;也使我想起早前日记中一句,“时间在‘家’中失灵”,地上的人气聚拢升腾起来的同时,我眼中外部的恐怖也在慢慢抚平它自己。最大的变数是云,但云也可能恢弘成山的颜色和形态,慷慨温柔,傍晚躺在卧室给睡小觉的婴儿喂奶,是必定开着窗帘的,有格的生命们纷纷静默且保持联系,母乳淌成小溪。老家这边久旱,令人苦恼的同时,也有很多关于生活的残忍真相再次显露,并且身披濯洗、干燥两层清洁。有一次骑车外出,返回时已经天黑,进村(向西)的路上也没有灯,但不同于长期被室内墙壁尤其高楼干扰的印象,天不是到了某一刻,一下子黑掉的,地平线上持续绵延了很久很久的粉红色。那会儿我甚至感到接近了死亡,这件地表背面的、粉红色的事情。死亡之前一步,就是秋天、傍晚,野植、作物的纤维们在河脉两侧低垂,只有反光高昂着,即使虚弱和闪烁。前天开始甩大绳时,因为天地四野实在过于开阔、自己小小的身躯正在其中动作,几乎是顿悟级别地明白了“劳动”、“锤炼”、“作息”的含义,肉体同虎魂合一了。自身的需求如此清晰、饱满、精确,齿轮一样驱动自身系统(区别于泵),异化的威力便高山上的空气般稀薄,不可能让我多做一个动作,只要“我”不想;也同样没什么压力差会导致懒惰。继续收拾屋子时,感到自己一个人像游击队似的生活,共同体的责任、阶段性目的及事务,都无法比我自己的生命和格更高远,在我能抵达的路的尽头,命运与客观会合拢。另外值得记录的是前天晚上洗澡,观看了壁虎捕食飞蛾的全程,这边除了稻田里的牛,接触不到多少大于蚊虫的动物。它停顿消化两分钟后,呲溜便离开了,但出击并吃到之前行进得则慢,我在窗玻璃背面瞪大眼睛盯它拎起、拍下、往前移的左手和右脚、右手和左脚,五个指头花瓣一样变小、变大。松脂在我这端滴下。

提戈 说:

凌晨两点,担心他身体,他平时睡得最少,昨夜尤其,在卫生间好一会儿了,没声,我的担心又有点涌起,这时听见他放屁了,好得很,我感到幸福

> 提戈添加的条目

本页永久链接: https://www.douban.com/people/awasteofsalt/

订阅提戈的收藏:
feed: rss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