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纪念日#

#作家纪念日# 我愿看见人群熙来攘往,自由的人民生活在自由的土地上。我对这一瞬间可以说:你真美呀,请你暂停!我有生之年留下的痕迹,将历千百载而不致湮没无闻——现在我怀着崇高幸福的预感,享受这至高无上的瞬间。——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1749年8月28日—1832年3月22日)

+ +
显示更多7张图片
+ + + + + + +

#作家纪念日# 请不要为了那页已消逝的时光而惆怅,如果这就是成长,那么就让我们安之若素。——林海音(1918年3月18日—2001年12月1日)

+ +
显示更多4张图片
+ + + +

#作家纪念日# 只要人们迷恋尘世间因之相互吞噬的一切身外之物,不想到心灵财富的完美,那么,尘世间的财富的完美也是朝不保夕的。那时候,将会降临饥馑、贫困的时代,不仅普天下的百姓将受苦受难,而且每一个人都在劫难逃……这是再清楚不过的了。——果戈理(Никола́й Васи́льевич Го́голь,1809年3月31日—1852年3月4日)

+ +
显示更多4张图片
+ + + +

#作家纪念日# 为了使人生幸福,也必须为日常琐事所苦。云的光辉,竹子摇曳,群雀啼叫,行人的脸——应该在一切日常琐事中感受到坠入地狱的痛苦。——芥川龙之介(あくたがわ りゅうのすけ,1892年3月1日—1927年7月24日)

+ +
显示更多6张图片
+ + + + + +

#作家纪念日# 命运!难道聪明也抵抗不了你?生——死 都挟带着你的权威。——冰心(1900年10月5日—1999年2月28日)

+ +
显示更多7张图片
+ + + + + + +

#作家纪念日# 任何邪恶思想都是无法化解的,都想成为现实的。不过,凡是我自以为能唤风咒雨的地方,命运比我更强大。——维克多·雨果(Victor Hugo,1802年2月26日—1885年5月22日)

+ +
显示更多7张图片
+ + + + + + +

#作家纪念日# 我发现事前盘算是蠢材的做法,而大脑发达的人则使用灵感和上帝送来的东西。——安东尼·伯吉斯(Anthony Burgess,1917年2月25日—1993年11月22日)

+ +
显示更多2张图片
+ +

#作家纪念日# 与爱诀别的日子,作为分水岭,作为难以忘却的内心转折的瞬间,它立在情感的两个领域之间,最后的欲望和最后的断念之间,开始和完成之间,通过令人心悸的哀诉变为永恒。——斯蒂芬·茨威格(Stefan Zweig,1881年11月28日—1942年2月22日)

+ +
显示更多7张图片
+ + + + + + +

#作家纪念日# 你们要记住一点:要是想活着,要是想从你死我活的战争中生还,就不能忘记天理良心。——肖洛霍夫(Михаил А Шолохов,1905年5月24日—1984年2月21日)

+ +
显示更多2张图片
+ +

#作家纪念日# 无形的锁链,只是肉眼瞧不见就是了。每当大家迈步的时候,沉重得就像根拖着一条粗大的锁链似的。——小林多喜二(Kobayashi Takiji,1903年12月1日—1933年2月20日)

+ +

#作家纪念日# 不能因为我们在此之前已经失败了一百年,就认为我们没有理由去争取胜利。——哈珀·李(Harper Lee,1926年4月28日—2016年2月19日)

+ +
显示更多3张图片
+ + +

#作家纪念日# 在一切苦行的尽头,在一切悲伤的尽头,我想像出并预见到另一种快乐,那种纯洁而神秘的天使般的快乐,是我的心灵渴望已久的。——安德烈·纪德(Andre Gide,1869年11月22日—1951年2月19日)

+ +
显示更多1张图片
+

#作家纪念日# 肉体方面,人迟早会死去;精神方面,他们面对这必会到来的死亡感到痛苦。由于无法补救肉体上的这一弱点,于是人类试着补足精神层面的缺陷,他们自问是否在死后还有另外一种生存方式,哲学、宗教以及各种形式的神话、神秘信仰对这一问题做出了答复。——翁贝托·艾柯(Umberto Eco,1932年1月5日—2016年2月19日)

+ +

#作家纪念日# 世界既不是有意义的,也不是荒谬的,它存在着,如此而已。——阿兰·罗布-格里耶(Alain Robbe-Grillet,1922年8月18日—2008年2月18日)

+ +
显示更多3张图片
+ + +

#作家纪念日# 真正的行善不要任何回报。善良的人假若不把多余的财富分给亲朋好友,它们就成为他的沉重负担。——伊万·安德烈耶维奇·克雷洛夫(Иван Андреевич Крылов,1769年2月13日—1844年11月21日)

+ +
显示更多2张图片
+ +

#作家纪念日# 新的一代起来了,他们更愿意行动而非理解,更渴望拥有而非真理。他们要生存,要占有生活,哪怕说谎也在所不惜。——罗曼·罗兰(Romain Rolland,1866年1月29日—1944年12月30日)

+ +
显示更多7张图片
+ + + + + + +

#作家纪念日# 如果我是个医生,我就需要有病人和医院;如果我是个文学家,我就需要生活在人民中间,而不是同一起住在小德米特洛夫街上。需要有一点儿社会生活和政治生活,哪怕很少一点点也好。——契诃夫(Антон Павлович Чехов,1860年1月29日—1904年7月15日)

+ +
显示更多7张图片
+ + + + + + +

#作家纪念日# 一个人一生必须艰苦跋涉,越过一大片土地贫瘠、地势险峻的原野,方能跨入现实的门槛。说青春是幸福的,这只是一种幻想,是已经失去了青春的人们的一种幻想。——毛姆(William Somerset Maugham,1874年1月25日—1965年12月16日)

+ +
显示更多7张图片
+ + + + + + +

#作家纪念日# 婚姻并非惯常认为的那样,是一个安全的港湾,而是在未知大洋上的航行。——伊迪丝·华顿(Edith Wharton,1862年1月24日—1937年8月11日)

+ +
显示更多4张图片
+ + + +

#作家纪念日# 即便我的罪不这么严重,我看到有些人也不会因为我年轻值得怜悯而就此止步,他们仍想通过我来惩罚一个阶级的年轻人,永远地让一个阶级的年轻人灰心丧气,因为他们虽然出身于卑贱的阶级,却有幸受到良好的教育,敢于侧身在骄傲的有钱人所谓的上流社会之中。——斯丹达尔(司汤达 Stendhal,1783年1月23日—1842年3月23日)

+ +
显示更多7张图片
+ + + + + + +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30 31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