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年前,我总是觉得自己死后会成为陌生人梦境里多余的一部分。有时候我甚至觉得在我梦里的人都是无处可去的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