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atingdream的相册-刘香成《中国1976-1983》


毛时代之后变革中的中国。“我已经60岁了,不可能再走进战场,但是整理历史这样的事情,却需要我这样一个人。要象剥洋葱一样,慢慢一片片剥下去,过程层层展示,结论则完全开放”——摘自柴静对刘香成的访谈《过去是未来最好的向导》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