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多的相册-永康路的日与夜


对于酒吧街的拆除,我没有什么可以感慨的素材。只记得十年前在那里的小店呼哧呼哧地吃着麻辣烫,邻桌的老克勒和我们讲起远方的爱尔兰咖啡,如何用威士忌勾兑出咖啡的醇厚浓香。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