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闻草木少识人

2019-07-02 00:00:12
搬了新家之后,房子大了一些,心心念念想着在阳台上养一些植物。无奈不太通晓植物习性,只好遍寻宝典,想求得几株易养易活的品种。最后,捺不住身边和网络上铺天盖地网红绿植的洗脑,还是选了琴叶榕、龟背竹、散尾葵之类,这几种都算是植株比较大的,当然颜值也高,后又补了几株小一些的,如绿苹果、米兰、月季、栀子,...    (3回应)

七月,寻找安生

2019-07-01 22:08:03
七月,有哪些迹象呢?在难以消解的溽热中,太多人开始寻找纳凉的地方了。从前,洋快餐店里总是聚集着成群结队的老人们,他们在里面午休(乘凉),霸占着所有的座位。如今,他们将身子移至咖啡馆,大方地仰面休憩。倒是书店里还好,大约是不读书就去占位置,实在有失斯文,会失却最后的体面,才得了一丝清静。 七月,读书...    (3回应)
栀子花开了,实在不是一件特别值得炫耀的事。栀子花放在万花丛中太普通了,如果把牡丹比如花王,芍药比作花魁,梅花比作花之君子,莲花比作花之仙子,那么栀子花怕是羞得无处躲藏了。你实在无法用一种恰当的比喻来形容这种又大又白又充满浓烈香气的花了。 可就是这种村姑般朴实的花,一直受到普通大众的喜爱。院前屋后植...    (4回应)

我终将奋不顾身

2019-05-27 15:31:00
我    (1回应)

无关风月

2019-05-16 23:57:12
有一阵子特别喜欢美食专栏的文章,便找了蔡澜的一本书来看,没想到被其中的一篇写女人的文章吸引住了。 蔡澜写女人一点也不输写美食,真的是活色生香。比如他写年轻时的郑佩佩, “长发浸湿,双眼瞪着镜头,的确是美艳得惊人。” 比如他说王祖贤的眼睛可以杀死人,他也从不讳言对黛安娜王妃的喜欢和对韩国女人的迷恋。据...

春风沉醉

2019-05-04 17:31:02
“37号,37号去哪儿了?”护士发出这样的疑问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三班倒的护士们每次过来查房,都会对37号的不见踪影表示无法理解。 过了半个时辰,37号才慢悠悠地出现在病房门口,38号陪护的大妈早已笑得花枝乱颤,戏谑道:“又去抽烟了吧?” 37号讪笑着,鼻子里嗤的一声:“一会儿抽血,一会儿量血压,一会儿测血糖,...    (2回应)

不敢

2019-04-13 20:12:36
我是个多么懦弱的人呢 不敢去曾经的街道 不敢听熟悉的歌曲 不敢在雨天打那把伞 不敢在春天看那场盛放的花 不敢嗅木棉的清香 不敢喫昨日的茶 不敢看高天上的流云 不敢看屋檐下的滴水 甚至不敢想你 甚至不敢老去

哲学家

2019-03-29 19:35:29
加班完到楼下巴黎倍儿甜买三明治,收银员小姑娘大概是看上前面排队的牛仔衫小帅哥了,眼神不停地瞟向他。小帅哥并没有意识到有个多情的眼神正注视着自己,不停跑来跑去选蛋糕,小姑娘终于忍不住说:这儿付款,蛋糕都会有的。 半路上遇见一个中年男子边走边打电话:我跟你说,人要给别人留下深刻印象,百分之九十五是靠表...    (2回应)

春琴抄

2019-03-09 23:11:59
我叫春琴,南通州人氏,父母是经商的读书人。十六岁那年,父母将我许配给了许家二少爷许廉,说许家乃三代官宦,世代书香,算是门当户对。 许廉大我两岁,在南京中央大学求学,只有寒暑假才得以回乡探亲。 我见过他的次数也仅限于此,每每他来都要行大礼,将从南京带回来的厚礼一一奉上。许廉带给我的礼物永远是一支钢笔...    (5回应)

打飞机

2019-02-11 22:20:17
我想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有童年的遗憾吧,这些遗憾随着成长会慢慢淡去,但会因为一次聚会聊起来,比如过年,大家迫不得已地会见到童年的伙伴,那些失联的因为春节这个奇怪的节日相聚起来的人们。因为这些人,那些原以为丢弃的遗憾又会像水草一样生长出来,直到浮出海面。这些水草会一直长到海面上,袒露在阳光下。 我的遗...    (1回应)
<前页 1 2 3 4 5 ... 10 11 后页>

最新回应  · · · · · ·

feed: rss 2.0 输出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