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知道你将远走,从此习惯地将不再习惯,却总还抱着一丝的幻想。 即使知道这一刻会来,可是当这一刻真的到来的时候,还是会莫名地感伤。 夏天的早晨,我怔怔地坐在床头,问自己: “十年之间,有什么不曾改变?” 窗台上的金鱼草,又开出了金黄色的花骨朵,远方却是一片茫然。 住过......

写在“五四”之后

2011-05-06 02:51:16
雨迟来了一个月,下了一个星期都不曾停。 一个星期都在读让·马·居·勒克莱齐奥的《诉讼笔录》,读着读着,变的像封面那只黑猫一样,瞪着双眼,有些抑抑。小说读过三分之一不到,大概了解了一些亚当·波洛,不由自主便让我想起了另外两个小说里的主人公,毛姆《刀锋》里的拉里·达雷尔和穆齐尔《没有个性的人》里的......
我的虚拟感,一直有现实感。
已经忘记了对于照相的恐惧萌芽的源头,在理性意志之外的残余之物带上阴暗、神秘的色彩。你相信照相会摄魂么?我相信!——我该对我的幸运或者直觉感到高兴,在一些重要的时刻,总会遇上一些重要的书,加以完成一次翻转或者超越——几个小时之前的这张照片给我带来一种奇异的兴奋与恐惧的混合情感,它起了一针扎入血管的至幻......
在加速前进之中很容易因为惯性而身不由己,在火车车厢里的身不由己的时间,我发现思考这个玩意在加速脱离了数不清的麻将扑克声、数不清的k线﹑数不清的恋人绪语之后有了喘两口气的空间,我掏出烟,一不小心便又变成了嘬两口。
 烟雾缭绕之时,我开始滋生对这个无聊世界的沮丧与厌倦,一副吓的推车送饭的大婶以为我要......
她飞来,停留在命运交叉的城堡
不知道她为什么出现秋天,不知道她为什么飞的这么高,不知道为什么充满着阳光的过道只有一个我,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一刻转身回了头;时钟正正地指向一点的方向,所有的程序开始运行,交易大厅里瞬间沸腾;又一个命运交叉的时刻!翩翩而又偏偏落在跟前的美丽蝴蝶铺开在我的掌心之中,引起的似曾相识的上一个命运交叉......

最近回应过的日记  · · · · · ·

feed: rss 2.0 输出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