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时会想起几十年前的下午,我们一群正在长身体的孩子赶到水丰路一家饭店的门市去买最后几屉的肉馒头。我会迫不及待地贪婪地咬开馒头,刹那间那白花花的肉汁奔涌而出,顺着手指流淌下来,我连这都舍不得,用舌头追逐这滚烫的肉汁。这个世界在这个时间点对我而言就只是这个肉馒头了。 上海人把有馅料的面制品称为馒头,...    (7回应)
我在日本历史最悠久的洋食店东洋亭里吃饭的时候,却想起上海的海派西餐来。欧美冒险家在全球开疆拓土的一大遗产就是现在看来并不正宗但本地化的各地西餐,比如日本,香港和新加坡西餐。但像上海这样继承了远东巴黎最重要的西餐遗产后独自发展出适合本地人风味的本地化西餐倒还比较罕见。这被称为海派西餐的流派甚至算成...    (2回应)
NA0018年,世界已然重启,变样。 史前资料留存的英国Archigram预言似乎成真,但又不完全准确。技术的突飞猛进让城市不再需要依赖市政管网的建设来扩张。这个时代的每位经济独立的居民都会拥有自己的建筑,一个微生态系统,被命名舱体。 舱体,就像历史上曾经流行的乐高玩具,可以根据生活需求增加功能块,比如花园,微型......    (2回应)
一个童话
对我而言,如果不想变成握着保温杯的油腻中年人,就要一,不能对镜自恋,觉得别人都不如我,固步自封。二,不要成为克拉拉瓷器,所谓克拉拉瓷器就是西方人认为这是东方的,而东方人认为这是西方的一种外销瓷器。我不想刻意去杜撰一个西方人认为是东方的建筑风格,我45岁了,可以不要镜子也不要成为克拉拉瓷器。 我的中年......    (18回应)

Lander杂谈72-我的2017

2018-01-19 22:58:39
01八分园,一个日常的小奇迹
“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最艰难的那一年,将人生变得美好而辽阔。” 人心惟危 我的胡子白了,去了40多个城市,看了近百本书,开始研究清酒也不可避免地回忆过去。在度过2017年的每一阶段的那时,都觉得值得大书特书,可到了年底回看,所有具体的喜怒哀乐都是那么微不足道,没有气力去回望更遥远过去的艰难,以至于都记不清......    (5回应)
接近年底,网红这个词正式进入建筑界,就有了周榕老师似褒实贬的网红建筑师一词。所谓网红建筑师就是通过网络传播而具有知名度的建筑师。之前建筑师的作品需要通过学术期刊发表,展览,著作出版,获奖等已知途径获得行业内知名度,再由非专业媒体扩大传播面到社会公众。得益于微信和短视频的爆炸式增长,每个人都是媒体,于......    (11回应)
我本来想看看有啥新上榜的餐厅是我不知道的,结果失望,上次还有三家没吃过,后来补齐了。这次新上榜包括必比登居然没有一家是没吃过的。 UV从二星升为三星,一片叫好,说明了这个时代表演形式是最重要的,内容倒是其次。 唐阁在一片差评声中屹立不倒还是三星,不能不让我这个局外人怀疑这个餐厅是有靠山的。 新入米其林......    (13回应)
中年建筑师的聚会而已,没啥阴谋
我认识的中年建筑师都没有保温杯,大概是保温杯又重又占地方吧。我认识的中年建筑师基本都认为自己的事业其实刚刚起步,结果就被年轻人嫌弃了。我不觉得我们这些中年建筑师有啥危机,每个人都忙得顾不上思考是否有危机,但其他人看上去我们一定有危机了。 面对年轻人的不屑,比如者行孙说老男人(这里基本指的是中年男人...    (17回应)
知乎有个问题“建筑师是一个令人绝望的职业吗”我轻描淡写的回答“绝望的是无能之人,不是建筑师这个职业”引来不少青年建筑师怼。怼这些回帖既无法平复年青人的怨气,也浪费我的时间。但触发了我的一个思考“青年建筑师为啥怨气冲天?” 于是我安排助手做了一个小范围的调查,她总结了三点,01现实工作和大学教育的职业......    (10回应)
我们活过的一刹那, 前后都是黑夜
老莫每隔半年就把壁柜里的过期的安眠药清理掉,换上新的。老莫要保证这药剂量要足够和有效性。 老莫,中等瘦削个子,收拾得很清爽。我是在大学三年级暑假回上海和高中同学打麻将认识他的。按照带他来玩的朋友讲,明明能读一本,却报了大专会计专业。那个假期是他最后一个暑假了,决定出来学习学习麻将。老莫后来参加过几......    (10回应)
<前页 1 2 3 4 5 ... 12 13 后页>

shanghailander的日记标签  · · · · · ·  ( 全部 )

最新回应  · · · · · ·

feed: rss 2.0 输出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