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夜在重症监护室外 走廊内,折叠床上 别人家属轻微的鼾声, 并不使我厌烦。 犹如被风暴假释的水手, 终于在廉价酒馆的吵闹中, 获得片刻放松, 感到重新踩中陆地的安稳。 粗鲁的甩门声、吐痰声、咒骂声, 让他很习惯, 感到桌与椅的可靠。 尽管危险与义务,就在 不远处伏候他, 那轮船在月下噩梦的阴影。 父亲是否睡...    (6回应)
去医院开药,然后回家 我坐下来。我是他们中的一个。 可谁是他们?谁在生病? 从侧面、背面、迎光的轮廓, 全都,看不出来。 芭蕉宽敞的叶片,在窗外 若有所思地摆动…… 我喜欢它半透明的绿色, 我不去寻找,记忆中 泛黄的边缘,焦黑的虫眼。 可是如果它更深沉,更接近古诗词 也许,我会在美中,不经意地 彻底地恢复? ...    (2回应)

故乡的雨

2019-06-20 18:32:40
故乡的雨 题记:上大学以后,就再没有受过梅雨天了。二十多年了,江南独有的季候。一个人呆在家里,外面淅淅沥沥的声音,有一种被世界轻柔地包围的感觉,就好像遗失了什么,但是不想去寻找了。 下午,老式圆桌,旧衣橱的长镜 收纳的,各种织物之光 昏暗、粗糙,犹如祖母 寻找针眼 指与腕,她带有斑点的 枯竹与残叶,在后...
在念书的时候,我对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兴趣,要远远超过托尔斯泰。这种偏爱可能仅仅是因为,出于偶然,我先接触了《罪与罚》,然后是《卡拉马佐夫兄弟》。 那时,我对陀思妥耶夫斯基由衷地敬佩,认为他代表了人类心灵的深度,这当然要比代表了人类心灵的广度的托尔斯泰来得厉害,尽管那时我还没有真正读过托尔斯泰的任何作...    (3回应)

破坏与建造

2019-06-06 09:38:34
破坏与建造 人类建造事物 为非人类破坏:为狂风,或微弱的 雨,冲刷堤坝的河水,白蚁,撑歪烟囱的 浓郁的榕树,为酸,石阶缝隙的 青苔,地铁与下水道的老鼠,火, 发疯的骏马,为恶魔,为时间…… 人类建造事物 也为自身破坏,为双手,无动于衷的 眼光,仇恨,时髦货,希望, 民族精神,舶来品,为或新或旧的 思想,决战...

杨浦滨江

2019-05-29 15:43:05
杨浦滨江 这就是人们反复拜访的那条河: 在岸边,上世纪的夹竹桃 用红色指甲与白手指 试奏,怡和洋行的纺纱机------ 被庆祝、改造、抛弃, 终于在痛苦的生锈中 完成竖琴的变形。 艺术,最终的慰藉? 如果在音乐中,人们感到 水与火,互相缠绕,彼此提升, 越来越明亮、生机盎然、不可企及, 为什么那些在世不在世的女人...

2019-04-03 22:41:31
夜 独坐窗下,晚风自梧桐吹来 哦,深邃的南方气息, 春天幽蓝的纺织者 你像捱过寒冰的,蝴蝶的触须 划过面庞,在身后倏忽 融化于地 我和我羞于被人认出的思想 也要如此微妙,如此微妙且消失

2018年诗选11首

2018-12-28 18:44:06
按:又到了年终总结的时候。今年也顺利完成了一月至少一首诗的任务,鼓励自己一下,而且颇有几首能够令现阶段的自己满意的作品,值得高兴。今年的生活节奏,尤其下半年搬到上海以后,虽然很紧张,但学习的能力却似有加强。米沃什的四卷本,希尼的三十年文选,对我启发最大,我尤其喜欢希尼对艾略特不吝赞赏,却又坚守自...    (6回应)

秋夜思绪

2018-11-07 20:23:05
秋夜思绪 绕出鹅卵石小径,拐过剑麻的 角落,驻足凝望人们降下旗帜 跨过微枯的,孩子气的黄草 推开铁门,向松鼠逃逸的右上方 扳弯枝条,拨走遮天垂地的,深树叶 让眼睛和耳朵,霎时明亮起来 远方山丘起伏,乌鸦悲鸣,于林间盘旋 我们议论着城堡,列车,牲畜 坑害,又卫护它们的,脚下界杠 在不知不觉中,被大地的抛物线 ...

向大师致敬

2018-10-16 22:48:56
向大师致敬 向你们致敬!大师 你们的叙述,赋予我鹰隼一般的眼光 使我能够从高空俯瞰,望断巍峨山脉 并蓦然发现,那些被抛诸脑后的 开满栀子花的,家院一角 我闻到你们文字中散发出,市场上 肉桂、丁香、肉豆蔻的气味 并有幸在最后一个标点符号体内 尝到了朗姆酒里,热带丛林的芳香 你们的描写,悄然调整了我的手臂 像橘...
<前页 1 2 3 4 5 ... 7 8 后页>

最新回应  · · · · · ·

最近回应过的日记  · · · · · ·

feed: rss 2.0 输出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