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进去。*那些树枝的总角 在围墙上牵手,它们还太年幼 送块儿糖就是喜欢 在字条上说爱。谁都有那个时刻。 现在远山淡去,我们 长出胡须,就像你偶然低头 发现两侧的裤兜已经起球 时间抚摸过它,正如它 抚过你我。游走者竞相拍照 苦心孤诣、留下无人区,我们身感拥挤 步行的躯干和平行物相同 这些固定、非固定的建筑构成 雇......

客人

2018-03-13 15:49:06
我打开门,你用普通话标准音 向我问好。换作四年前, 你绝不会这样,我可以肯定。 现在,你的脸比以前更红润了, 但你却变成了我的客人。 我请你进来。你将雨具放在 入户花园的墙根。我用 最平常的待客方式招呼你。 不外乎泡茶,拿小松饼, 削一点苹果。对于这些细节, 你都颔首微笑。以前的话, 你绝不会坐在那里。我烧水......

虚实之诗

2018-03-13 15:47:33
天幕将大地收拢,猫头鹰 停止说话。游于虚境的睡眠 召唤出一场夜雨: 它们来得很快,紊乱且没有章法 凉意渗进身体内部,吵醒 正在蛰伏的云朵。记忆 将水花和苹果连在一起 你知道,这是幻像,却依旧 提出篮子。我们手挽手 如一对互梳羽毛的白鹭 2016.5.8
凝滞的灰。大楼沉于自身的轮廓 草色不动,鸟蹲在窝里,不叫 背阴和朝阳的房间无异,闷热压头 多么浓稠的一个清晨啊。五年前 他们脱掉鞋,站在黑黄混沌的泥流里 像四根柱子立着,沙、泥巴、小虫 相继问候彼此的脚掌、脚趾和脚背 感觉很奇妙。他说,得有一个形容词 “浓稠”,来自于他的回答 “浓稠的规定之一是包含物很多” ......    (2回应)

南方年末

2017-01-16 14:25:30
雾正浓,又一年暮色将近, 沥青道边,仍有老太太提篮子卖菜。 该落叶的树,全都步入中场休息, 乌鸫仅剩几点:它们不为天空着色, 如同那些年终病患者,游离之光 早不在日规上;而萧瑟隐隐, 藏于表皮之下,一转身,新春的汗液 就会把它们火速排出,并将乡愁 挥发在点阵之外。又一年暮色降临, 拱桥拉我跪下,开始就地祈...

午睡

2016-09-22 23:56:04
午睡 午睡的浅滩被叫苦的鸟侵占 我牵着小时候的自己 从玉米堆或者草垛里走出来 窗外的风很高 新竹褪去入春后的衣服 道路与上午并无二致 我挨着迷迷糊糊的窗向后走去 并看到了你 哦 妈妈 你可知道 浅滩上的鸟声十九年从未离去 2015.6.3

黑湾:伐木

2016-09-22 23:54:58
结伴的队伍开进深山 以一场亘古的砍斫拉开深褐色帷幕 枞树,栎树,山樱桃树,猴板栗树 以枝条作通讯的触角 以土层之下的盘根互为支撑 想象不出上一场干旱以及上一场风暴 它们都长得很好,像排列的旗 斧头竭力辨认材质,然后 被高高举起:终于出击并奏出沉闷的音乐 响声惊起,邻树抖落几点白花 不过风波很快就平息了。旋即......

黑湾:大火烧过竹园

2016-09-22 23:52:14
在大雪化尽之前,抱团的火 先行造访竹园,炸裂声哔哔啵啵 洼地腾出一片雾水:微甜 去年新生的关节向炙热臣服 委身于环立的三山,与落光叶子将秋冬 辞退的群树。十年二十年的经验 继续信奉刀耕火种的传统 脚掌下面苏醒的,除了黄髯盘根 还有从远古化来的土拨鼠 父辈与我的距离长过了北归的雁行 这里是血地,也是火烧之地 ......

黑湾:土陶和爱情

2016-09-22 23:51:01
乡间作坊的屋檐下,支架横列 阴晾着土陶的胚胎。每一个器皿内外 都被细致地揉捏平整:时间 你我相爱五年,却抵不住工匠的泥刀一闪 岸边的低洼地,比常年缺水的苔藓 更容易死去。我们临湖,还钻井取饮 当春雨迟迟不到,干涸激起抱怨 并以芦苇窜头的速度覆盖了以沫相濡 落日沉河,天地开始烧火 我们不过没有逃脱爱情与它的......

黑湾:野菜春录

2016-09-22 23:49:57
在布满月亮的黑丛林里 卷耳微蹲,静候山菌的汛期 香椿在夜里开岔 奶浆菜迅速蓄满池坝 车前、鸭掌,于山阴处交杂 野蒜摇枝,胡椒吐辣 地木耳同苔藓饱胀起来 春笋探头,寒衣剥落 地米菜一煮就是一锅 采采水曲,薄言掐之 刺包骨坨就势收紧黑针 春风易辙,剔出七八簇艾草 黑湾存了美酒。野菜之下 盘踞着千万根乡愁 2016.3.1......
<前页 1 2 后页>

午言的日记标签  · · · · · ·  ( 全部 )

最新回应  · · · · · ·

feed: rss 2.0 输出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