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兹拉·米勒的乐队Sons of An Illustrious Father
埃兹拉·米勒和他的乐队Sons of An Illustrious Father五一假期前曾来过北京演出。 公司的几个小伙伴捂着心口,喊着“我们家鹅仔”就拉着我去了livehouse,我一路人粉本来只是去凑下热闹的,结果没想到就这么被深深吸进这个洞。 Sons of An Illustrious Father是一个三人乐队,风格繁杂,我听出了朋克、民谣、蓝调,甚至...    (1回应)

乔欣家到底多有钱?

2019-05-22 17:28:16
©️乔欣3岁时
乔欣是哈尔滨人。 1996年的时候,哈尔滨中央大街开了第一家肯德基,“原味鸡套餐”20块,一对辣翅要3块2毛。 当时3岁的乔欣刚从泰国游玩回来,想也没想就去了,吃完以后还倚着树,摆了个泰国舞的姿势照了张相,觉得“吃肯德基是非常牛的一件事”。 作为只比乔欣小一岁的九零后,一直到13岁,我才吃到这辈子第一个汉堡,...    (16回应)

娄烨解禁

2019-04-05 17:29:06
©️娄烨
娄烨是在剧场后台里长大的。 他爸叫娄际成,北京人,他妈叫什么不知道,四川人,都是上戏毕业,定居的上海,一个在话剧团,一个留校教表演。娄烨他家就在上戏隔壁的华山路上,挨挺近,腿儿着也就五六分钟。 不算地道的上海人。所以娄烨20岁以前都是说两种语言:在家说普通话,在学校说上海话。 有时候说急了就又变成普通...    (51回应)
©斯皮尔伯格为苹果流媒体站台,宣布将为其重拍老剧集《惊异传奇》
此回不知道斯皮尔伯格本人是尴不尴尬,反而是我之前还有点心疼老爷子对电影艺术纯粹追求的瞎操心有点尴尬。 此前一段时间,斯皮尔伯格曾数次“手撕”网飞(Netflix),最近一次,在网飞凭借[罗马]拿到三项奥斯卡奖正风光无限之时,斯皮站出来说了:网飞那就不应该有资格参加奥斯卡,它应该去追逐艾美奖(电视奖)。 OK,这厢...    (6回应)
©️[夏目友人帐]里的妖怪
《夏目友人帐》被称作“日本妖怪大全”。 自它诞生之日起,无数妖怪登场亮相,马妖、狐妖、龙妖、燕子妖、鲇鱼妖,可谓万物皆可妖。各式各样,多得眼花缭乱,堪称一出“日版捉妖记”。 包括上映未久的剧场版[夏目友人帐]。 牛头人身的三蓧、通体绿色的河童、戴长角独眼面具的柊,以及因为吃了来路不明的果子而分裂成三只...
在非洲南部的热带丛林深处,有一座隐于世的高科技王国,它的名字叫做瓦坎达。 这里从未被欧洲的殖民者所踏足和洗劫,通过开采一种叫做“振金”的神秘物质而发展出了远超世界水平的高科技。 复杂的高速单轨、华丽的摩天大楼、酷炫的飞行器,瓦坎达是这样一座充满活力的大都市样貌。 但它也有着非洲特色的景观:连绵起伏的...
©️2007年3月25日,杨丽娟与刘德华近距离合影
1994年,杨丽娟梦见了刘德华。 她把这个梦讲给父亲杨勤冀,说是玩沙包的时候,刘德华走过来深沉地看她,还拉她到小河边含情脉脉地说,“你都已经跑过我了,还跑什么(杨原话)?” 醒来后,杨丽娟就陷入对刘德华的疯狂迷恋中。 她不上学、不工作、不交朋友,仅仅因为刘德华不回信便理智尽失,还威胁父母说,“你们现在不管...    (5回应)
©左为李静雯出镜的H&M广告照;右为ZARA广告图
之前,西班牙的快销品牌ZARA发布首个彩妆产品用了有雀斑的亚洲模特李静雯,没想到却被中国网民骂惨了—— “满脸雀斑”、“路人脸”,甚至“丑化国人”、“辱华”都用上了。 ZARA出来回应说:“并没有刻意丑化亚洲女性,模特是西班牙总部选的,审美观不同,而且照片是在自然状态下拍摄,完全没有PS。” 因为习惯了PS,习...    (7回应)
©[阿基拉]的神奇一幕,“距离东京奥运会开幕还有147天”,大友克洋神预言了2020年东京奥运会
我们真的来到了2019年,过完年之后,我才对2019的到来有了些实感。 有趣的是,这一年,是赛博朋克经典[银翼杀手]、也是大友克洋[阿基拉]中故事发生的年份。 [银翼杀手]上映于1982年,[阿基拉]是随后的88年,80年代,它们以各自的方式想象着三十几年后2019年的生活。 2019,是80年代的近未来,并不是过分遥远似乎可以触及...    (9回应)
©冰城北京
看[流浪地球]让我想在影院里就大喊“哇”的一幕不是后面宏大地要命的点燃木星,而是一开始兄妹俩从地下城来到地上,跟着他们的视角,一幅冰寒地彻的北京末日图景就这样在银幕上展开。 当然,我们后来还看到被冰封的长城、央视大裤衩,已经完全变了形的上海,东方明珠塔、奥运会场馆等等很多地标。 被完全冰封了的、冰白...    (1回应)
<前页 1 2 3 4 5 ... 6 7 后页>
feed: rss 2.0 输出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