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形黑洞之泉

2016-09-30 15:42:50
因胆怯而畏葸不前的流体
有一种观点是,直到杜尚的作品在1922年在莫斯科秘密展出,并在次年的第十二届布尔什维克代表大会上被简短地讨论了十分钟之后,苏联的工人阶级才第一次知道陶瓷小便池这种东西。另一种观点是,杜尚的作品从未踏入过俄罗斯母亲的领土。苏联人在二战胜利后独立地再次发明了陶瓷小便池。 从北极圈内的爱斯基摩男......

对易

2016-08-31 16:27:25
对易 浮浮先生坐在一辆红色的火车上,火车每过一段铁轨,车轮砸到铁轨之间的缝隙就会隐隐约约的颠一下,车厢的框架发出嗡嗡声。现在正处冬天,铁轨收缩的厉害,缝隙格外的大。浮浮先生盯着小桌上的一杯水,水面因为火车的振动而产生波纹。这是杜城的水,火车的终点是杜城。水面上有一层粉状物,几不可见,必须用几......

水话

2016-02-08 17:25:57
我呛了很多水。她跟我说,到了纽约就要结婚。我在慌乱之中错把哈德逊河当作她的下体,一个猛子扎了进去。我呛了几口水,水里有很重的海腥味。她很爱我,所以关切我的安危,用手在哈德逊河里胡乱捞着,硬要把我捞上来。但是我渐渐沉迷于呛水的滋味,尽管有几次我和她的手指相互触碰,甚至缠在了一起,但意乱情迷之中我......

对称

2014-09-18 18:41:50
对称 跳跳是一名杀手。在他的背包的暗格中,藏有各种可以置人于死地的道具,而且这些道具都不会被地铁的安检设备起疑。有金属氧化物陶瓷做的刀子,压缩空气驱动的刺钉枪,将数十条电鳗串联制作的高压电棒,背面沾有剧毒粉末的优惠券,三块伪装成《追忆似水年华》三卷本的板砖,以及一种特制的糖果,平时是圆的,遇到胃酸就......    (7回应)

夜行

2014-06-26 01:45:10
夜晚的黑色很不透彻,恐怕是因为夹杂了太多的水汽的原因。我从小就认为,在雾中行进,会像在糖浆中一样阻力重重,正如人们陷入生活的谜团中,孤独得举目无亲,迈不动手脚,只想立马躺在地上装死。 车子的发条快松弛了,已经没有多少动力。我双手握着车把,懊悔着,没有在出门之前检查一遍发条的松紧。如果没有......    (1回应)

焚风

2014-04-13 11:07:37
2013年一个晚上,我和张哥来到北京东边的一家小酒馆。张哥是这里的熟客,老板招呼我们在位置较好的一张沙发坐下,给我们上了几瓶啤酒和一些小吃。酒馆里的灯光昏暗,空气中全是烟雾,被头顶缓缓转动的风扇搅着。啤酒十分清凉,让我沮丧的心情有一些好转。我刚和女友分手,每天失眠到很晚,一连几天上班都萎靡不振,张......    (4回应)

昨晚的梦

2014-04-12 11:31:35
博尔赫斯要在一家华丽浮夸的书店办讲座,我屁颠屁颠去了。那个书店的外墙上有可以拼成英文字母的霓虹灯管阵列,有几根霓虹灯管坏了。我在书店门外徘徊的时候发现角落里有一个小控制台,可以控制霓虹灯管,我玩了一会儿,想要拼出讲座的名字,可是因为那几个坏灯管的原因总是拼不出来。所以讲座办不成了,我先来到书店里,看......
我们几个新来的被分给了老田。老田五十来岁,身材矮胖墩实,嗓音浑厚。我们刚进办公室,他让我们随便坐,发给我们一些资料,让我们先看。他把我们扔在一边,一个人坐在最大的那张桌子后面,带着眼镜看着他手里的什么东西。我们都有些不知所措,也没有人敢上前去问,只有把都头埋在资料里。 就这样磨蹭到了中午......    (7回应)

吃面的人

2013-09-04 20:27:22
那个人坐在店里靠窗的桌位上,正在吃他的第十碗面。那个人闷头吃,我和几个伙计站在厨房门口撩着门帘偷偷看着。店里的其他顾客并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因为他们来了一波又一波,走了一波又一波。你们任何时候去一家快餐店,都不会认为身边的其他顾客正在吃第十碗面,即使他从你们一进店一直吃到你们付钱离去。那个人已经吃......    (3回应)
  “上帝六天创造出六边。第四天,他照着地面的样子造出了蜂巢。”   第四天,参观位于赫克撒贡尼亚(Hexagonia)δ边的下居民区      下居民区如赫克撒贡尼亚的其他地方一样,也沐浴在明亮的阳光中。建筑和街道显得比沙滩还要白。我们参观的时刻是上午十点,街道上一个人都没有,下居民们还在屋内工作。随行的涉外官......
<前页 1 2 3 4 5 后页>

最近回应过的日记  · · · · · ·

feed: rss 2.0 输出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