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是孤独的重逢

2020-06-28 14:39:29
若不让自己的世界充满幻影,人就孤独伶仃。 —— 安东尼奥·波尔基亚 每一餐都安慰自己这不过是cheat meal,多吃一点无妨。我没有在夜深时分醒来,当初在海边的时候,我们都知道下一个浪头什么时候打过来,却还是呆立在原地等待,直到满身湿透才明白我们在重复体验死亡。 交谈正如写信,是反复体会内心困境的表现。赫索...    (5回应)

国王的两个身体

2020-06-05 09:25:04
春天进入一种浓酽的气氛以后,我开始和人整夜整夜的聊天,好像在挖一个深不见底的基坑,天亮以后又试图掩埋。 这种对话常常失控,当你试图解释梦境或者释放多余的关心时,对方突然变得难堪,有什么东西横亘在我们之间,这是我永恒的难题:无法长久维持一段亲密关系。 精神的流动让我时刻想逃离日常的平庸和稳定,然而其...    (6回应)

生活如同无效的疾病

2020-04-28 20:13:51
在深色的面纱下,我抱紧双臂…… "今天你为何如此憔悴?" ――"是因为,我用苦涩的忧愁 把他给灌得酩酊大醉。" 我怎能忘记?他踉跄着出门, 痛苦地扭曲着嘴唇…… 我气喘吁吁地喊道:"那一切 不过是玩笑。你再走,我就死。" 他只是平静地一笑,冷冷地 对我说:"别站在风口。" ——阿赫玛托娃,1911,基辅 这么快就结束了...    (2回应)

To 电:拟真的形式

2020-04-20 20:18:53
要使真实世界存在,本质上就是生产那一世界,真实只是拟真的一种形式。 ——波德里亚 “夜晚里小区的灯一盏盏明明灭灭,对于一个人的思念像潮水一样扑过来,让她感觉湿冷疲惫。其实他们没见过几面,受身体支配和精神恋爱支配的行为一样,不能被当作感情。想到他们的感情,她觉得自己已经不可能与马良躲到林子后面,像那...    (3回应)

大洋之间的微光

2020-03-28 21:50:11
我们已经习惯了漫无目的地受苦,迷失于这痛苦的徒劳,苦难是没有尽头和补偿的,不会有圣徒的存在提醒我们一切会结束,就这样血荐轩辕地活下去吧,绝望也会成为养料。 与人对话仍旧是漫无边际聊一些边界之外的事情,过后又略有悔意。也不曾白日饮酒,却总是醉后胡言。 控制不住地去爱近在咫尺的人,从前那些爱的荒漠都不...

意会时刻

2020-01-29 22:51:40
一场大雪之后,在人迹罕至的背阴小路,可以几个月都融化不了。而那些车水马龙的繁华之处,转瞬间就消融无踪。总让我想到人的思想,那些难以触碰和消解的地方,阳光无法普照。 在家里懒散地感受宇宙的秩序,作为一个不怎么说话的人,家里堆满了润喉糖和喉宝。已经厌倦了冗存的信息,“说话会反听,妖怪现原形”。 总是反...

赶客

2019-11-15 22:21:46
鹅
在陌生的街道上回归原初的欲望,秋天的夜晚,空气冷冽清醒,黄金叶子铺地,路灯光从斑驳的树影之间投射在你的脸上,你感到一种备受压抑的愉悦。 林暗交枫叶,园香覆橘花。 在单位门口遇见了交取暖费的男同学,天下着小雨,他说暂时不想回家,想继续在街上溜达。 在医学院的湖边,遇见了两只鹅,想起张律的《咏鹅》里那个...    (3回应)

狗日子

2019-08-06 09:33:00
聚会的那天,宁静发完了朋友圈,突然跟我说,我看见你耷拉着眼就知道,你根本没打算把我的故事写下来,你实在太懒了。 确实很懒,在对于只有医美才能挽回衰老的话题中睡着了,七个人染了五种颜色的眉毛。笃信自己可以一个人走回家去不吐在别人车后座上,可是连怎么回的家都不知道。 秃笔 or not 秃笔,it is a question....    (15回应)

金花的秘密

2019-04-17 10:47:05
金花的秘密。人越走越少,从前丰富的生活骤然寂静,为了躲开人群不断往林子深处走,最后迷路的人也不在少数。 我走到街角的理发店,恳求托尼随便给我做个发型,只要求他的手指划过我的脖子。一切都归于平静也好。从前的某个夜晚,我俩拿着电话说个不停,仿佛黑夜里失去方向的航船,第二天早上,久久回不过神来,不想面对...    (6回应)

鱿鱼病

2019-01-21 11:02:37
秋天,有的人死了,有的人还在挣扎。我忙于把过冬的棉衣和被子在两个家之间运来运去。 欲尽此情书尺素。浮雁沉鱼,终了无凭据。却倚缓弦歌别绪,断肠移破秦筝柱。我希望周围的人见到我就跟我说个故事,而不是一些抱怨,一些关于时节和气候的只言片语,终归是不太明确的个人轶事罢了。我想要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大中午去...    (3回应)
<前页 1 2 3 后页>

nadja的日记标签  · · · · · ·  ( 全部 )

最新回应  · · · · · ·

最近回应过的日记  · · · · · ·

feed: rss 2.0 输出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