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碎》,1929
两个女子面对面坐着。一个穿绿,一个着紫,看起来是开司米毛衣,在Vogue的时尚图录里,那是当年流行的款式。两个人还都戴着一模一样的钟形帽子,想来也是摩登的。背对着我们的这一个,看得出来梳着沙宣短发,脖子上垂着条黄蓝两色的围巾,那一点蓝色呼应着帽子的颜色,应该是认真搭配过。面对着我们的那一个,是画面的中...    (8回应)
香奈儿以《春之祭》赞助人的姿态,进入了俄罗斯芭蕾舞团团长谢尔盖·巴甫罗维奇·迪亚吉列夫的圈子。迪亚吉列夫胖而笨拙,衣着破烂,同时又才华横溢,坚韧不拔。他领导的团队堪称20世纪的“梦之队”:舞蹈家有尼金斯基、帕伏洛娃、尼金斯卡(尼金斯基的妹妹),作曲家包括拉威尔、斯特拉文斯基、德彪西和萨蒂,剧作家有...    (4回应)
1924年一个春天的下午,巴黎康朋街31号的客厅。就在三年前,这间客厅还相当朴素,朴素得像一间诊所。坊间盛传,女主人加布里埃尔·香奈儿、密友叫她“可可”的,实则住在加布里耶街另一个漂亮寓所,与那个潇洒多金的英国商人“卡柏男孩”在一起。那里,有米色的地毯,白色的家具,中国瓷器的蓝与白,带有大幅图案的米色...
盖蒂家族奠基人George Getty (1855–1930)
在美国西部,大概无人不知盖蒂家族(Getty Family),虽然这姓氏已经褪色,但是提示着洛杉矶半山那白色的盖蒂中心、以及马里布海滩边的盖蒂别墅,这两处合称盖蒂艺术博物馆,是美国乃至世界著名博物馆,以中世纪手稿和工艺美术作品而名闻遐迩。让·保罗·盖蒂(Jean Paul Getty, 1872-1976)的父亲是律师和保险商,后来...    (54回应)
一个锥形的烛台,外加四本书。完全平视的角度,左后方有光打过来,在黑色的背景上烘托出它们的质感——温和的岁月感。书都是精装本,但是都已破旧,页缘软化,棱角坍塌,显然是经年摩挲翻阅所致。最下面的一本,书脊绽裂,下缘坏的厉害。可就是这种古色斑斓,拉近了人与书的距离,它们并非供奉在书橱里的书,而是案头之...
你没看错,这是一只黄地绿纹云龙碗,中国瓷器。它摆放在西洋古董书之间,出现在百年前的美国画家笔下,令人好奇。 克劳德·拉盖·赫斯特(Claude Raguet Hirst ,1855-1952),美国艺术家。在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她是第一个达到超写实的“欺骗眼睛”(trompe-l’oeil)水平的女性画家。像19世纪的“乔治·桑”和“乔治...    (5回应)
许多名噪一时的画家,百年后门前冷落。唯有极其幸运者,被少数拥趸默默地喜爱,因缘际会,被后世“再发现”。一部美术史非常残酷,几十位伟大画家屹立于神坛,占据百分之九十的篇幅,其他的万千画家只能分享章节末尾的几个段落。如果看腻了“名作”,不妨在博物馆和故纸堆里徜徉,吉光片羽,或有所得。对于我来说,威廉...    (18回应)

案上中国、禅静世界

2018-12-13 08:53:40
霍夫塞普·普什曼(Hovsep Pushman ,1877-1966),亚美尼亚裔美国画家。对于中国观众而言,他的静物画令人惊喜,因为在其中看得到典型的中国元素:壁画、佛像、瓷瓶、陶俑、琉璃、梅花、书画。如果说在美术领域也有“中国通”,他就是,殊为难得。 普什曼出生在中亚的亚美尼亚,当时属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家中经营地毯...    (6回应)
Pieter van Anraedt, 1658
烟草,可以嚼,可以嗅,可以吸(抽),对于“二手烟”来说,还可以“熏”。美洲的印第安人普遍具有吸烟的习惯,1492年,哥伦布在首次越洋航行中发现了一个小岛,以女儿的名字命名为“胡安娜”,也就是现在的古巴。他的两个船员登陆该岛,“发现”了烟草。在最初关于烟草的记录中,印第安人把这种叶子卷起来,有时是由一张......    (19回应)
包子快五岁了。十万个为什么阶段。近日的问题是:人为什么会死?我不想死怎么办? 本来,我是按照唯物主义路数走的,死了就是睡着了永远不醒了变成可爱的小骷髅了。他说他才不要变骷髅,他也不要睡着不醒,好可怕。说着泪都快下来了,显然是第一次的死亡焦虑。 不忍心!只好改宗教版本,好小孩死了上天堂,坏小孩死了下地......    (33回应)
<前页 1 2 3 4 5 ... 11 12 后页>
feed: rss 2.0 输出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