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与歌的相濡以沫

2011-05-22 00:19:39
按:与之前那篇《歌乐山,你还记得张枣吗?》一样,皆奉主编师兄之命,刊于《法府书香》,继续念叨那让我念念不忘的诗歌,不同之处在于,此篇兼谈音乐。对民谣&摇滚的迷恋,是我极少示人的一个内心隐秘事件,惟其隐秘,是故愈是心魂系之。一直有一个心愿,写一个小系列,辑录那些我所钟爱的歌手,那些使得华语乐坛免于......    (9回应)
我想我是应该向你道歉的,早在高中时便读了你的诗,却直到你死的时候才记住了你的名字——张枣。 我还清晰地记得那个日子,3月8日,那时,我还整日在一个叫A合七的教室枯坐,读《法理学高阶》,听老周、左小,准备去你曾经待了三年的那个地方——歌乐山——参加研究生复试,然后也在那里待上三年。忽然就在豆瓣上看到了你......    (5回应)
feed: rss 2.0 输出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