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得

2012-08-07 17:40:00
昨夜梦醒,怅然若失。 念奴娇 昨夜梦里,忽见你,眉宇浅笑如常。千回百转,迟疑间,已得软玉温香。良辰有时,美景如期,情深枉断肠。此身方知,人间多少惆怅。 回想当年相见,初冬夜已长。言笑晏晏,素手经霜,相顾间,不觉已到天光。故地重游,想你早断了,昨日情伤。夏尽秋来,又......
在一切的起始,在记忆的源头,他们本是在一起的,好像命中注定,又好像被命运捉弄。 他和他,你会觉得他们并不适合在一起,一个爱笑爱闹,一个严肃认真,一个嬉戏人生,一个却用最严格的标准要求所有人,包括他自己。但他们就是那么在一起了,而且偏偏让你觉得理所应当,无可分割,甚至会把他们的名字都连在一起。 然后,......

辛德瑞拉

2012-05-11 23:34:46
师父说他能捡到我,完全是一个巧合。因为他只有右边的眼睛能勉强看到东西,而我顺着河水漂过的那天,他正巧在河边撒尿,而我又恰巧是从他的右边漂过来,所以他才能看到我,才能捡到我。小时候,我对他的这番话一直深信不疑。 我们居住的小镇紧挨着王城,师父是镇上私塾里唯一的老师。虽然镇子很小,但每年来找师父求学的学......    (1回应)

天使爱美丽

2012-04-25 20:57:50
三年,是一个多长的时间概念呢?仅以数据来说,这是一千零九十五天,但相对于我们动不动就六七十年的人生来说,三年的时间又似乎短到你眨眨眼,它就已经消失不见,连着这三年的一切,物是人非。 如果相对于短暂的职业球员的球员生命来说,三年是否已足够让你体味白云苍狗沧海桑田的滋味呢? 三年前在斯坦福桥,欧冠半决赛......

新词旧赋

2012-03-28 17:42:06
鹧鸪天 又是人间二月天,风霜依旧苦花寒。 杯中新茶犹未冷,茶尽杯凉意阑珊。 今朝酒,昨日欢。世事浮沉人懒残。 怨愤苦乐悲愁喜,抬手欲拭泪已干。 西江月 长恨此身拖累,难得酣醉滋味。席间客满意兴豪,我自悄然假寐。 青史几番更迭,多少饮者留名。来日重......

等待的人

2011-10-21 17:48:29
把你的一切都献给我吧,就如我们最初的约定一样。 已过去的二十九个年头中,他有一件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的事,即使是在大醉之后人人倾吐内心的私隐之时他也牢牢保守着这个秘密,因为他有一种感觉,那件事里有一些无法坦露的东西,一旦讲出口,就会灰飞烟灭。 每个人都无法仔细地追忆起孩童时的记忆,但他偏偏牢记着一件......

棋手B,失败者的人生

2011-08-13 18:47:32
自七岁开始,我每天晚上都会被同一个噩梦纠缠,梦里面,我那个因为承受不住自己失败人生而在浴缸里把自己泡成一堆面包似的父亲总是会向我蠕动过来,他用自己的身体缠住我,用正好会让人无法忘记的音量在我耳边呢喃,“儿子,不要输,不要丢下你老爸。” 年少的我总是会因此醒来,这时往往是夜半时分,独立养家还债的母亲这......

棋手A,被剥夺的梦想

2011-08-12 23:31:25
“你知道么,如果将无数只猩猩放在无数台打字机前随意敲击键盘,总会有一只能完整地敲出莎士比亚呢。” “你想说明什么?” “这就是说在理论上,我也有机会赢你啊。” “傻瓜。”我其实不是很喜欢在复盘时絮絮叨叨的他,虽然我俩已经认识了足足有二十年,但我依然无法抑制地讨厌他,甚至恨他,因为我虽然可以在棋盘上一......

狗与蝴蝶(三)

2011-06-24 20:21:26
“你是杨戬吧?”我的舅舅回过头,眼神中一片清明。 刚刚那个疯狂咆哮的神不见了,我面前站着的,重新变成了那个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玉帝大人。 “你好了。”我尽量让我的声音保持平静。 他摇了摇头,“你既然回来了,就应该知道我出什么事了,但事情并非全如你所知的一般。我不是因凡人不敬神明而错乱,是有人下咒,......    (1回应)

狗与蝴蝶(二)

2011-06-23 17:38:38
2. “二郎,怎么样,你可有决心担此大任?” “我还没有见到玉帝,所有关于他的状况不过是听你们所说,”脑中有什么声音,响的我心烦,我不禁摇了摇头,声音却变得更响了,既像是蝴蝶扇动翅膀的声音,又好像是那晚父亲流泪的声音,我的头痛的我几乎要忍受不住,“再说,我对这个......
<前页 1 2 3 后页>
feed: rss 2.0 输出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