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学浩的广播

刘学浩 说:
2018-12-19 00:39:29

感谢@tekhelet 发来全文。看了一下,我仍尊敬……这段也挺欠的……

+
+
刘学浩
刘学浩 2018-12-19 00:40:58

@小波福娃 @海边四果汤

白若北
白若北 2018-12-19 00:49:04

感觉他并不……还对那“六千刀之辱”心有芥蒂

小波福娃
小波福娃 2018-12-19 01:11:00

哎,提这一茬果然是真的……不通人情世故。

汪洋之舟
汪洋之舟 2018-12-19 01:31:36

这是什么杂志呢?

行早
行早 2018-12-19 01:32:52

@汪洋之舟 明报月刊

Kristofferson
Kristofferson 2018-12-19 01:39:52

说中国近现代没有成功的侦探小说,可以说非常狭隘了,作为那个年代的人连《霍桑探案集》都没看过么?

海边四果汤
海边四果汤 2018-12-19 02:02:48

(扶额)这实在不是悼念,甚至就没有尊重的意思。唉,只好安慰自己没法管学者的人品性格如何了
感谢友邻分享!

流浪猫鲍勃勃
流浪猫鲍勃勃 2018-12-19 03:01:56

重点是李没有拿钱。
没拿钱,那么就有了立场。随便怎么说,怎么评论,正面或是负面都可以。
所以不拿钱是他的自由,评价也是他的自由。

也许对于大家而言,六千美金在当年是一笔不小的数字。
但我觉得李还不至于为了这六千美金,就放弃重新审视自己和金庸的好机会。
说明李还是比较有远见,如果当初他轻易接受了钱,也许还会落得被人笑话。

小波福娃
小波福娃 2018-12-19 03:42:26

嗯,他没拿这个钱,否则,一个讲情本体和康德道德哲学的人会如此言行不一,很难接受。他自己也说了这是“不合调的悼念”,可以不说出来,但还是说了,是有点不妥,但无可厚非,是他的自由。

蒋太
蒋太 2018-12-19 07:45:58

没有拿钱没什么,但是没有拿钱是因为嫌少,是因为嫌人家看低了他,这就不用说出来了吧。这么阴阳怪气地说出来,还明褒暗贬地瞧不上武侠小说的成就(悼念金庸的文里呼吁侦探小说是啥意思?)除了暴露自己的low,还有什么作用?他自然有评价的自由,那么读者也都不是瞎子。

泰瑞宝
泰瑞宝 2018-12-19 07:54:34

不拿钱就骂好意送钱给他的?得亏人家还请他几次饭,太太跟他拼酒,这种交谊好过路人吧!金死了,他上明报周刊说这种话也是要die了。

此宜
此宜 2018-12-19 08:12:54

不是大家做法

哥德米斯
哥德米斯 2018-12-19 08:22:21

可能李觉得自己比查先生地位高吧,搭理你查先生是给你脸面。

Todd
Todd 2018-12-19 09:27:26

90年代的6000美金可以说相当值钱,看看当时的汇率和房价。这么说吧,90年代初,我在学校食堂的一月生活费可以在30块钱之内。

林雪哲
林雪哲 2018-12-19 09:43:06

李泽厚只是不想加入同调的大合唱而已。李也并没有阴阳怪气、明褒暗贬。贬,是明贬。通篇主要还是真诚的尊敬和赞扬。我猜,李只读了一部半,也是因为从这件小事中发现金庸没有他小说中的大侠那么豪爽。李确实因此也显得有些小气。但这点瑕疵,都不会使二人配不上他们各自的名望。

Todd
Todd 2018-12-19 10:01:10

我艹,真想要钱,就在明报上发文章赚嘛,凭什么要人家的施舍还嫌少

林雪哲
林雪哲 2018-12-19 10:04:32

@Todd 金庸主动资助的,李并没有求施舍。

Todd
Todd 2018-12-19 10:45:09

石扉客2018
今天 07:48 来自 Weibo.intl
不说二十八、九年前六千美刀实乃不菲馈赠(李敖2005年第一次到北京看女儿李文见面礼也不过是1万美刀);不说查良镛老先生其时在港,不知道接济了诸多路经港岛的落难者(如陈一咨何频等);不说字里行间对人家作品的轻浮可笑论断;单论这番文字居然在老先生刚去世时放出,即可见其心胸之狭窄,本性之良薄,内心之自大成狂,真不敢信这是告别革命的李泽厚老先生所写。

顾漪
顾漪 2018-12-19 12:07:12

看来是给的太少,李先生嫌人小气,没要,有风骨,可是在金庸先生活着的时候,怎么不说。

直面八风
直面八风 2018-12-19 12:58:24

@流浪猫鲍勃勃 有高度

XD
XD 2018-12-19 14:16:08

呵呵,竟是嫌朋友给的少

Todd
Todd 2018-12-19 14:18:46

把金庸当提款机了

eastrose
eastrose 2018-12-20 07:22:38

6千美金还不满意?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