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雷,《萨德的眼睛》
来自洛德·奥什的时代 [法]米歇尔·莱里斯 lightwhite 译 天穹之下,可视之万物当中,唤醒精神,迷醉感官,动人心魄,或见之赞叹,或睹之色变者,莫过于异兽奇人,怪形畸体,损天工,毁地造,破灭自然杰作。 ——皮埃尔·博埃斯图欧,《异怪史》,巴黎,1561年,引自乔治·巴塔耶,《自然的偏差》,收于《档案》,第2年...
Georges Bataille
巴塔耶与太阳,或有罪的文本 [法]茱莉娅·克里斯蒂娃 lightwhite 译 拉罗什福科说:“太阳和死亡皆无法被人直视。”而当巴塔耶的小说,《我的母亲》里的人物,充当叙述者的少年,讲述其母亲的性放纵时,他也提到了这句话。由此产生了强烈得令人觉得可耻的母性欲望的一个同谋,他时而是这位只有死亡才能令之满足的母亲的...
Marguerite Duras
痛苦的疾病:杜拉斯 [法]茱莉娅·克里斯蒂娃 lightwhite 译 痛苦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事之一。 ——《痛苦》[1] 我告诉他,在我幼年,我的梦充满着我母亲的不幸。 ——《情人》[2] 天启的白色修辞 正如瓦莱里在1914年战后宣称的,我们这些人,文明,我们现在不仅知道我们终有一死;[3]我们还知道我们可以处死我们自己。奥...
[法]弗朗索瓦·利奥塔 lightwhite 译 我承认,他既不是我最喜欢的小说家,也不是我最喜欢的哲学家、剧作家或政治思想家。坦率地说,我不喜欢其写作散发的才情气。奥利耶提到了萨特在五十年代早期所经历的危机,而《词语》(Les Mots,又名《文字生涯》)就是那场危机的见证。一种怀疑开始瓦解他自才情获得启发的时候起...    (1回应)

利奥塔:晕厥,风景

2015-06-06 16:47:31
科琳娜·费里皮,对象就是光,122*185cm
[法]弗朗索瓦·利奥塔 lightwhite 译 黑白 在这里,光颠倒了它同眼睛的关系。它没有让眼睛看见世界,它让自己在煽动的或拆解的物中间被人看见。在视觉的领域下面或外边。光子照相(autographie des photons):我们看见了字迹(graphisme),不是它理应涉及的对象。无对象的摄影(photographie)。 随后,主体——它往...

利奥塔:就着自身画

2015-06-06 10:26:49
萨姆·弗朗西斯,《鲸鱼的白》,1957年
献给萨姆·弗朗西斯 [法]弗朗索瓦·利奥塔 lightwhite 译 恰巧一种过度悲痛的状态同一根折断了的火柴(其易燃的末端在你需要求助于一根香烟的时刻消失了)的相遇给它带来了死亡的一种决然的在场。在渔网中带来的鲱鱼注定要捕捉空气。这就是你从一个绘画(或文学)的姿态(geste)中期待的东西。它禁止香烟和求助。禁止...    (3回应)
一次即兴的创作(论圣洁) [法]菲利普·拉库-拉巴特 lightwhite 译 关于他,我只知道他的行动和死亡 一者不把权威给予另一者 它无论如何未被提前铭刻 另一者亦非首要(或次要) 在没有墓志铭可读,也没有指示的地方 他知道处罚的风暴临近。 这不也是他总已经说过的? 假设一 “或许,自现代以来,圣洁,已在艺术中,在...

利奥塔:论两种抽象

2015-03-20 19:38:32
René Guiffrey
[法]弗朗索瓦·利奥塔 lightwhite 译 在这个题目下面,我想指出今天的(不止)一种美学状况。也就是,两个世纪以来,哲学所谓的aesthetics的状况。我把自己限于视觉艺术的状况。在其最简要的形式上,我的命题是说,图像的美学,正如康德在《判断力批判》的《美的分析》中最好地阐释的那样,发现自身毫无用处,因为视觉...    (1回应)

南希:福岛之后

2015-03-11 14:59:07
福岛之后:灾变的等值 [法]让-吕克·南希 lightwhite 译 他的心, 童年时,总欢喜于 每一片叶子,每一片注视 其村庄的天空。这未来 不曾意识到 今天的视域 与其他的冷漠 结盟。一切已然发生: 于我们身上,命中注定, 我们是悔恨的囚徒 悔恨着我们的天真。 ——皮埃尔·保罗·帕索里尼,《欧罗巴》[1] 序言 副标题不...    (1回应)

艾吕雅:萨德侯爵

2014-12-02 20:21:59
勒内·马格利特,卧房里的哲学,1947
[法]保尔·艾吕雅 lightwhite 译 “在本质上,我们当下的全部渴望都是萨德构想的。他第一个把人之性存在的整体设定为生命 的不可或缺的东西,既是感官上的,也是理智上的……在他的生命和作品中,萨德一直忠于这 些我们所珍视的,决心为之牺牲一切的原则。” ——罗贝尔•德斯诺(Robert Desnos),1923年 萨德回到...
<前页 1 2 3 4 5 ... 6 7 后页>

最近回应过的日记  · · · · · ·

feed: rss 2.0 输出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