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曾經幻想過這部小說影像化,真的。 李潼的文字是多麼電影化的,每每讀到潘新格在雨中火車的玻璃上畫字,彭美蘭翻開空白日記而日記上卻浮現了字,腦海中就浮現了一幕幕影像…… 少年小說不是不能改編,君不見...

    5天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