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没有认认真真地看过一本杂志了。不久前在北京三里屯的PAGE ONE书店看到《INK》,是今年2月份的一期,立刻买下来,从头到尾——177页的杂志加上39页的别册,字字句句地看了。想起好几年前在香港铜锣湾的一家二楼书店,第一次见到《INK》,莫名地就爱它的厚重,也是立刻买下来。后来才知道,这是台湾办得最好的一......
旧年的樱桃在梅子酒里 旧年的五月被冰霜封起 如果我们爱什么 就可以把它塞到冰箱里 等待 年老了 一个春日的傍晚 再用一杯甜腻的梅子酒 将它们化开……
feed: rss 2.0 输出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