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
白 泽 2009-05-30 20:05:18

睫毛上的断章取义

如果没有被告知,大多数事物都具备错觉或者想象。 因为人只相信他的眼睛所看到的。 不能够相信他的心抵达不到的事物。 人与他的偏见之间的关系,是一面无法被打碎的明镜。 他走到哪里,见解的影子跟随到哪里…… ----《月》 你所选择的. 你所接纳...  (展开)
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
白 泽 2008-12-29 01:03:03

思你无名指长情的曲线

请原谅我对琐碎的繁冗记叙. 人们往往总会说一句俗气到骨子里的话.在失去后你才会懂得. 有两本书<水仙已乘鲤鱼去>.<二三事>.里面的祖母或父亲.辞世. 高二祖母病危住院.某日我牵他过马路前往医院.人行横道上.他望向我怯懦的眼神.触及到摩挲纹路交错的手掌. 牙齿松动.溃疡.胃...  (展开)
苏打绿
白 泽 2008-10-02 03:20:18

终有一天.芳草如烟.

记得第一次听到青峰的声音是高三的晚自习.和同桌一人一个MP3耳机的挂着做试卷.当时收听的是音乐广播FM98.8.DJ正在放的是<小情歌>.我和同桌听完直接呆掉.这些画面是现在还可以记得的.笑.在后来.上课时会用中性笔写歌词.一字一句的认真描画出来.像书写自己的心事.青峰的嗓音尖细....  (展开)
我生命中的男人
白 泽 2008-09-22 15:25:07

王子回来了.你却不在了.

记不清是在哪瞅到过这片子一眼.于是一直耿耿与怀.因为记得当时的截图是Hugo爬在床上凝望即将离去的父亲.然后旁边写着每个男人都对自己的父亲有这某种情节.哦.忘记说的还有.这个翻译的片名.我看的版本是<我生命中的男人.>所以找了很久.笑. 不得不承认的是.一开始看着片名.还以...  (展开)

订阅白 泽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