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山女伯爵的广播

基督山女伯爵 说:
2021-04-06 19:37:05

有个家长给孩子的班主任打电话,说孩子考试前太焦虑了怎么办? 后来我见了这个孩子,她一脸山崩地裂的样子,内心的状态全写在脸上。她就觉得自己被焦虑熬得快要死掉了。她的脑子里全是各种各样的假设,比如“要是我上了考场失忆了怎么办”、“要是考的全是我没有复习的怎么办”等等。 用CBT的一些技法能够暂时缓解她的焦虑。但是从系统角度来探究她的焦虑的dynamic很有意思。 我后来问你爸妈焦虑吗? 她说,我和他们刚好相反。在开始前一两个月,他们就会一直催我“快点复习啦”、“没有复习好怎么办”,但是我就不太紧张,会安慰他们和他们说肯定没问题啦。但是到考前的一两个星期,他们就会突然就和我说,你看我们也没有逼你,你放轻松好好考。但是这个时候我就会很紧张,老是在想万一没考好要怎么办。 英国的精神分析学家威尔弗雷德·比昂说,关系的实质是谁制造焦虑,谁承接和化解焦虑。在这个小姑娘的家里,父母都是非常容易焦虑的人。如果她晚了两分钟出门,爸爸就会叨叨念,等一下路上肯定塞车了,要是再有什么事故发生肯定就完了。所以,父母焦虑的时候,小姑娘就不焦虑,她扮演化解焦虑的角色,会安慰父母,因为在焦虑程度这么高的家庭,如果三个人一起焦虑,便会有火车撞山的冲击,家庭系统都会崩溃。但是,当父母的焦虑消减的时候,小姑娘原本承接的焦虑便被允许冒了出来,这时候父母反过来承担焦虑化解者的角色,但是他们这方面能力有限,便向外求助,让第三方来承接和化解他们整个家庭的焦虑。 我曾经在一个电梯里碰到一对母女,母亲旁若无人很大声地叨念”你的数学是不是要去补一补了“之类的话,女儿在身边很窘迫,一直安慰她”妈妈你不要紧张,我数学没问题的“。我是认识这对母女的,母亲有强迫症和焦虑症,女儿总是在承接她的焦虑,但是作为一个孩子,她的能力是有限的,所以她每次见到我,不管是在咨询室内还是咨询室外,总是神色严肃,会拉着我说个不停,都会一些”这不好那不好什么都是不好”的话。她是用这种絮絮叨叨的方式来化解母亲倾泻在她身体里的焦虑。 所以,如果你是一个焦虑的人,你观察和分析一下你所在的家庭或者工作环境,你承接了谁的焦虑,而谁又承接了你的焦虑? 如果你有一个很容易焦虑的孩子,那么请你反观自己或者伴侣,是谁制造了焦虑,而孩子是不是在承接你们的焦虑? 焦虑是弥散型的,如果你是容易焦虑的,即使嘴上不说,身边人尤其是年幼的孩子是可以感受到的,他们不自觉地会去承接,并试图化解,但是孩子这方面的能力是有限的,他的容器容易被撑破,然后就会爆发出各种各样的症状,比如尿床、容易走神什么的。 所以,请觉察你的焦虑,不要成为它的受害者。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