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an的广播

Jean
Jean 在读
2016-03-08 13:58:34

刚开始读。。。

眼前 8.3

像是安排一趟远行,设定的目标是《左传》,想办法在那里生活一整年,不一样的人,...

  • 作者:唐诺
  • 出版: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听候清退旧精魂
听候清退旧精魂 2016-03-08 14:01:52

翻过。不佳。

听候清退旧精魂
听候清退旧精魂 2016-03-08 14:05:09

作为一个“有左传癖”的童鞋,我并不是期待过高,不过这类书至少应该引起读者对左传原书的兴趣。唐的"左",浅而俗套。

Jean
Jean 2016-03-08 14:11:26

我从没读过左传,也许浅并不是坏事?最近对篆书感兴趣,看到瑞典人林西莉的汉字王国很喜欢。高人同学就给我介绍说文解字和六书,看得我一个头两个大,所以浅可能更适合入门者(比如我)?

Jean
Jean 2016-03-08 14:33:42

有更佳的左传介绍嘛?

听候清退旧精魂
听候清退旧精魂 2016-03-08 15:15:15

最好的方法是找本白文本,即使半懂不懂,至少沒有刷锅水的问题。

听候清退旧精魂
听候清退旧精魂 2016-03-08 15:17:06

我认为有注释和译文的选本就不错。假如觉得编年体支离破碎,可以读"左传纪事本末"之类。

听候清退旧精魂
听候清退旧精魂 2016-03-08 15:18:41

篆书是另一回事。你的高人同学是ZB. 流沙河的乱喷也很好玩。

听候清退旧精魂
听候清退旧精魂 2016-03-08 15:29:49

晋侯使张骼、辅跞致楚师,求御于郑。郑人卜宛射犬,吉。子大叔戒之曰:“大国之人,不可与也。”对曰:“无有众寡,其上一也。”大叔曰:“不然,部娄无松柏。”二子在幄,坐射犬于外,既食而后食之。使御广车而行,己皆乘乘车。将及楚师,而后从之乘,皆踞转而鼓琴。近,不告而驰之。皆取胄于櫜而胄,入垒,皆下,搏人以投,收禽挟囚。弗待而出。皆超乘,抽弓而射。既免,复踞转而鼓琴,曰:“公孙!同乘,兄弟也。胡再不谋?”对曰:“曩者志入而已,今则怯也。”皆笑,曰:“公孙之亟也。”

听候清退旧精魂
听候清退旧精魂 2016-03-08 15:33:33

上面是一段好玩的-多数选本木有。见俺早年的推荐:https://douc.cc/2VqsPp

听候清退旧精魂
听候清退旧精魂 2016-03-08 15:36:22

还有桓公元年:“宋华父督见孔父之妻于路,目逆而送之,曰:‘美而艳。’” 这个韵味很像英国的历史书了。后来中国历史中比较少有这种简洁而生动的描述。

Jean
Jean 2016-03-08 15:55:59

您太高估我的古文水平了。。。古文看不懂。:( 网络语言也有待提高。ZB 是什么鬼?我那高人同学是我的女神,你没讲她坏话吧?!

听候清退旧精魂
听候清退旧精魂 2016-03-08 15:59:24

写战争的残酷:"桓子不知所为,鼓于军中曰:「先济者有赏。」中军、下军争舟,舟中之指可掬也。” 统帅无能,士兵溃败逃命,落水的将士手扒在船上,而船上的人为了避免倾覆而忍心以剑乱剁同袍的手... 多么经济的用词,多么可怕的场景。

Jean
Jean 2016-03-08 15:59:27

“眼前”看了10%,很喜欢他讲的子产的小国思维啊!他身处台湾对此有感慨很自然。我也一直好奇中国曾经有过类似欧洲一盘散沙的春秋时期该是多么的有趣。。。

听候清退旧精魂
听候清退旧精魂 2016-03-08 16:02:50

写战争的残酷:"赵旃...弃车而走林。逢大夫与其二子乘,谓其二子无顾。顾曰:「赵叟在后。」怒之,使下,指木曰:「尸女于是。」授赵旃绥,以免。明日以表尸之,皆重获在木下。" 春秋的战车只容三人。逢大夫知道要救赵将军就得牺牲自己的儿子,所以不回头。偏偏两个儿子表现出春秋贵族的责任心,于是双双死在树下。痛。

听候清退旧精魂
听候清退旧精魂 2016-03-08 16:09:34

而在这一片恐怖之中,左丘明没有失去幽默感:“晋人或以广队不能进,楚人惎之脱扃,少进,马还,又惎之拔旆投衡,乃出。顾曰:「吾不如大国之数奔也。」” 楚军士兵看到敌人溃败死伤如此惨重,也动了恻隐之心,于是教他们怎么逃。晋兵眼看脱险了,松了一口气之余,终于有心情讲句怪话:“还是贵国逃跑有经验啊”。像这样的故事,和晋将栾鍼在惨烈作战当中的“好整以暇”,和华元宽容老百姓的嘲笑,是真正的春秋风貌。

听候清退旧精魂
听候清退旧精魂 2016-03-08 16:10:06

ZB是“装B”。

听候清退旧精魂
听候清退旧精魂 2016-03-08 16:11:36

让古文小白去读说文解字和六书,和建议人家读“白文本”一样,属于是非分明的ZB行为 :-)

听候清退旧精魂
听候清退旧精魂 2016-03-08 16:14:50

唐诺的前言,譬喻不伦,意象混乱,不知所云,是ZB的经典之作。

Jean
Jean 2016-03-08 16:23:19

一?你不是刚刚推荐我去读白文本来着?!:) 希望看完眼前我这个古文小白能有动力去啃左传。嗯。那个贵国逃跑有经验的故事真好玩!

听候清退旧精魂
听候清退旧精魂 2016-03-08 16:25:27

是啊,所以是自嘲嘛-self-deprecating sense of humour?

听候清退旧精魂
听候清退旧精魂 2016-03-08 16:26:24

我自嘲指的是自己推荐你去读白文本...

听候清退旧精魂
听候清退旧精魂 2016-03-08 16:27:03

晋国士兵其实也是自嘲,虽然听上去像"忘恩负义"...

Jean
Jean 2016-03-08 16:31:03

我开始也以为你在自嘲,就很高兴的想你和我高人同学算一拨这我很可以接受。然后又看到你把唐诺也归进去就不太肯定你是不是也不那么讨厌眼前呢?

听候清退旧精魂
听候清退旧精魂 2016-03-08 16:34:43

我前不久读过唐诺大作的Kindle样章,十分反感。中文很差,把简单的意思拉拉杂杂许多话还说不清楚。另外喜欢 drop names;你看他说子产要扯上马尔克斯、伍尔夫、但丁、塞万提斯、荣格...还TM阿伦特! 而且完全没有必要,引用也是一笔带过、浅尝辄止。又一个台湾文化骗子。

听候清退旧精魂
听候清退旧精魂 2016-03-08 16:36:31

你的高人同学和在下都属于nerds,自称ZB已经属于自嘲。唐诺那是真ZB;令人鄙视的ZB。

听候清退旧精魂
听候清退旧精魂 2016-03-08 16:41:28

唐诺:“这些攀挂于昔日世界图像才得以存活的国家暨其命运、才得以成立的人的作为,帮我们证实此事。” 这TNND是人话么?

听候清退旧精魂
听候清退旧精魂 2016-03-08 16:42:00

还有那一个顿号的温柔... 标点符号水准及不上我的七岁双语女儿。

Jean
Jean 2016-03-08 16:43:46

我也不喜欢他的自序,没耐心看完。内容还好。注意到你说的他东拉西扯的不停显摆西方人物,我大多也都跳过去不看。欧盟那段我看的仔细因为本来就感兴趣而且有点和他不一样的想法。忘了最近哪里看来台湾文化人因为不自信所以有媚西方文化的毛病,看唐诺常想到这个

Jean
Jean 2016-03-08 16:48:47

问个题外话,左传和春秋是用篆书写的还是隶书?

听候清退旧精魂
听候清退旧精魂 2016-03-08 16:56:07

The fact is,台湾的文科教育和大陆的一样失败-而且他们还没有GD压制来做借口。

听候清退旧精魂
听候清退旧精魂 2016-03-08 17:00:49

你问的是个trick question。答案是neither。

听候清退旧精魂
听候清退旧精魂 2016-03-08 17:04:19

隶书一般认为最早追溯到战国晚期-《春秋》没门儿,《左传》沾边儿。不过呢,不论是左丘明的鲁国还是吴起的魏,都不曾用过隶书。所以《左》也排除了。

听候清退旧精魂
听候清退旧精魂 2016-03-08 17:08:18

篆的话,那也不是你我认得出的秦篆。去年我在陕西历史博物馆看到侯马盟书复制版,是晋的文字,篆体带点潦草。你可以说假如《左传》是吴起写的那么大概差不多那个样子。鲁国怎么写篆体,谁跟你说他知道谁是骗子-即使他引用汉娜阿伦特。

Jean
Jean 2016-03-08 17:22:42

嘿,我问完才想起来小篆是秦始皇为了书同文才搞出来的。左传先于秦始皇自然是不会用这个规范的小篆。duh.

听候清退旧精魂
听候清退旧精魂 2016-03-08 18:00:05

你老是relo到天朝了还是怎么,这样的ungodly hours还没睡觉?

Jean
Jean 2016-03-09 10:55:48

一般是午夜,昨晚是折腾的晚了点。高中居然学过五篇左传! 我真是对不起自己的语文老师。好在我还记得崤之战

听候清退旧精魂
听候清退旧精魂 2016-03-09 11:07:44

老这么晚睡觉,很快就要被人家说“尔墓之木拱矣”。

听候清退旧精魂
听候清退旧精魂 2016-03-09 11:14:29

昨天跟你海盖的时候,忘了提这一段:“晋师归,范文子(儿子)后入。武子(爹)曰:“无为吾望尔也乎?(进城这么晚,不知道你爹多想你吗)”对曰:“师有功,国人喜以逆之,先入,必属耳目焉,是代帅受名也,故不敢。(先进城吧,好像代统帅在百姓面前领战胜之功一般,多不合适)”武子曰:“吾知免矣(孩子啊,你这么情商满满,俺们家以后可以免祸了)”” 这才叫温柔敦厚啊。

Jean
Jean 2016-03-09 11:27:48

赞温柔敦厚! 中寿已经很好,不贪心

Jean
Jean 2016-03-10 01:03:41

唐诺这本书,看到一半,讲到弭兵大会,这是目前为止写得最好的一章。我想主要是他老老实实跟着左传讲故事,没去唠叨显摆他那些西方文学知识。我的策略是他一开始唠叨就跳过去只看关于左传的部分,这种看法居然很享受。好像看伪装者共党戏一出就拉快进条一样,哈!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