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言3

2012-03-24 17:55:05
哦勇敢聪明力大无穷忠心耿耿的秋巴卡
我想要是我不稍微干点什么可能我就要因为一些非常无聊又无意义的理由死在四月新番放送之前了,可我至少还想把fate/zero的下半季和最强会长黑神看完呢。虽然今年年底我和我认识的变态们可能都会莫名其妙地死在这个星球上,一个都没跑,但眼下最大的问题是,四月就要来了。而我恨四月。当然并不是因为有人写过四月从死了的土......

戏言2

2011-08-25 04:53:08
海岛上的居民对沙漠会有什么想法呢?如果他们知道有沙漠这样东西的话。我想大概会跟我对待UFO的态度一样吧。我确实相信它现在也飘浮在宇宙的某处,但我绝对不信自己能够目击得到。 明明是自己无法表象的事物,却能够坚信其存在,似乎跟我喜欢的某位哲学家的主张背道而驰。我最近有些人格分裂的迹象。具体的表现就是我开......    (5回应)

戏言1

2011-08-24 04:00:04
我们说的失去,并不是指你的猫有一天出门之后再也没回来,或者你的恋人用一条短信结束了你们的关系,这种「所谓的失去」。 真正的失去是你忘记了这只猫,忘记了恋人,他们消失不见,是那种在回忆中也找不到任何踪迹的消失不见。世界可以分成两个,外在的世界在物理规则下兀自运转,而内心展开的世界没有规则,甚至有时没......    (6回应)
光是闭嘴不说话,不就会被当作性格温柔的人吗? 光是闭嘴不说话,不就会被别人认为是头脑聪明的人吗? 光是闭嘴不说话,不就会被看成是深谋远虑的人吗? 光是闭嘴不说话,不就可以让讨厌的事情过去吗? 光是闭嘴不说话,做同一件事不就会得到比别人更高的评价吗? 不过 光是闭嘴不说话, 更有可能被当成笨蛋唷! ......    (3回应)
在我跟S君大概说了一下「找到真爱」的经过,并详细描述了一番自己的「心理活动」之后,S君不淡定了。S君用刚撸过管的手指颤抖地拨通了我的电话。 "啊啊啊啊我的姑娘呢?在哪儿等着我呢!!??" S君咆哮了。声音大到我想立刻挂掉电话。 但是我忍住了。在圣母光环的作用下我忍住了。 我:她等着你呢。你不出现......    (43回应)
嗡———— A子端坐在病床上,读着一本看似颇为厚重的书。这是昨天来探病的姐姐受她所托买来的,老师的新书。 嗡———— 『乌鸦的黄昏』,这几个字和抽象派画作一般的乌鸦形象一起,大大地印在封面上。 never more, never more. 它用不对称的眼珠嘲笑着每一个因为必然的偶然来到这本书之前的人。 嗡———— A子眼前......    (3回应)

终日不笑的诡辩家

2011-06-01 16:43:08
1 线 看着地上整齐的瓷砖时,产生了这样一个想法。我们的生活中,到底存不存在「线」这样东西呢。比如两块瓷砖之间的黑色区域,跟瓷砖比起来确实是很细的一条,我们将它也称之为线。但它到底也还是有宽度的。1厘米也好5厘米也好。总归是可以测量的。也就是说,只是一个长宽比例悬殊的长方形而已。我们见到的线......    (4回应)
其实这是个简单的故事。 因为实在不怎么有趣,所以我们把它和《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的故事放在一起看吧。 “他有着典型安达鲁西亚地区女孩的长相,飘垂的黑发,以及略似摩尔人的眼睛。”——虽然他并不是女孩。 “有一个下午当他回家时终于鼓足勇气告诉他父亲,他不想当神父,只想去旅行。”——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    (55回应)
(* ° ー °)←从前有个怪属黍。 这天他又在想变态的事情了。(° ~ ° ;)  "啊啊。好想要小裤裤啊。那孩子的小裤裤。没有小裤裤不行啊… "( ̄ ﹃  ̄) 于是在这个月亮都吓得跑回家了的晚上~怪属黍出动了~~b(  ̄▽  ̄ )d 他爬上了偷窥了不知多久的阳台!( ° ▽、° ) "啊!果然就晾在那......    (21回应)

彩色默片

2011-02-16 20:37:19
早些时候 王大爷也是爱写点东西作点曲的 每当他打算动手码点满篇脏话的乐评 或是制造点廉价的噪音什么的时候 我是不能待在旁边的 这就像是被人看着自己小便 王大爷说 不管怎么说 文学啊音乐啊 所有被人称为精神食粮的东西 都像你手里内本书一样 不过是作者的排泄物罢了 好吧 我说 王大爷对自己所做的事感到恶心 是后......    (8回应)
<前页 1 2 后页>
feed: rss 2.0 输出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