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文东的广播

子文东 说:
2019-10-03 09:35:06

作为非建筑专业的人,也许不应该试图去分析和讨论传统建筑的设计问题,但昨天在坪坦村确实有些建筑的空间关系处理让我很受触动,所以还是抛砖引玉说一说吧。 图1的照片如果不细看也许感觉很平常,但其实是因为没有办法动态的去看。它实际上是建在一条略转了60度倾斜向上的小路边,左下角是地势较低处的入口,在路面以下,右下角可以看到一条小木楼梯,走上去就是朝向上面路边的二层入口,转角一侧墙面也顺势做成倾斜的,拢出了一个小小的门廊,外侧矮墙的墙头还可以摆些花草,这样其实室内室外的上下都可以联系起来,不用绕路才能进门了,又方便又美观。(实际位置在坪坦村隔壁的坪日村村口) 图2是在坪坦村内一进第一道寨门处。看多了闽南建筑的人看到这张照片估计都会会心一笑吧?是的,这里我们居然又看到了熟悉的“外廊”,对于气候炎热又多雨的地区,这是太实用的设计,只是我之前还只看过侗寨有那种支起来的平台,直接造成外廊的形式还是第一次见到,再看一下上部的窗口和几何堆叠的房间,有没有感到一丝奇妙的现代感? 图3其实是不止一次在侗寨里看到的建筑与巷子关系的处理了,木结构建筑很有趣的一点是视觉上的那种“弹性”,设想如果是水泥建筑还会有这种与旁边小路看着仿佛“粘在一起“的感受吗? 图4是坪日村口面对着田野的一处小土地庙,很想说的是照片左侧的那座民居,表面看似乎也没什么,但是仔细看一下它红砖砌的下部,再和左侧入镜的那一角当前正在建的红砖楼对比一下,是不是会发现即使是同样的材质,仍然视觉上感受很不同?小土地庙旁边那处民居的红砖,似乎有些是被切断后重新拼砌的,结果就是造成了一种有些像马赛克的效果,虽然仍然是有些粗糙的质感,可是再加上水泥花窗,就会有种朴素却不邋遢的美,是左边新盖的红砖楼所缺失的。沿着土地庙盘的台阶走上来,就是图5的场景,那座被架出来的小阳台抬头看很可爱,实际上站在那里望出去的视野应该也很美,因为地势够高,正对着的就是山脚下的田野。 图6是村里一户人家楼下走廊修的小靠椅(且勉强称之),极简单的几根木头组合起来,但看着就很方便实用,是随时可以在这里借着荫凉坐下和邻居聊天的。 图7就是昨天盛赞过的那座鼓楼里的窗口和窗下的长椅,几乎可以说是一种“古典飘窗”的设计了。而且因为就是镂空的,完全靠自然通风,坐在那里感觉更舒适,整个人仿佛就悬在稻田之上,望出去就是远山,风景绝佳,而在实用性上,又解决了采光、遮荫、通风的问题,甚至还节省了材料,通过稻田也许还有助于增强降温效果……在没有空调的那个时代,人们曾经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缓解暑热的。 图89是坪日村的两处鼓楼,因为对面是田野,所以可以拍到比较完整的照片,可以看出这里的鼓楼和独峒的差别有多大,几乎已经完全变成了汉族亭阁式的建筑了,不过功能没变,仍然是村民们的公共活动中心。 写了这么多就是想试着解释一下为什么传统村落是应该保护的,这绝对不是一种盲目的“怀旧”“情怀”,而是因为它们对我们的今天以及未来仍然可能有启发,是非常非常实用的,甚至是技术性的。外来者的设计往往带着的是外界的经验,而传统则是生活在当地的人们与环境慢慢磨合才找到的一种比较恰当的相处状态。通过分析传统为什么会演变成我们所见的样子,又是如何根据时代发展演变的,会让我们在遇到类似的情况时(比如湿热气候),可以有所依凭的做设计。这些年我们看到的不顾当地环境和居民生活方式的生搬硬套已经太多了,无视审美而粗制滥造又实则浪费人力物力财力的建造也太多,或许真的应该从那些经受住了时间考验的传统中,去发现那个我们更应该去往的未来。 #路客中国# #古道山乡·三省秘境#

+
+
+
+
+
+
+
+
+

遇见老建筑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