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文东的广播

子文东 说:
2019-07-07 10:02:34

关于被侵权后豆瓣帮你维权这个事,如果你不能提交身份证给豆瓣,即使是被人随便盗了一两张图发在广播里,你证据确凿的提交给豆瓣,豆瓣依然连删掉那个广播的操作都不会做的。 我不是说豆瓣多么冷漠功利,豆瓣工作人员大多数都挺好的(不包括外包的管理员),属于多少带着感情和责任心在工作的,在国内互联网行业里已经非常不易了,所以往往豆瓣的工作人员一发声也会看得出来就是一个真实的人在讲话。 但是目前国内大环境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得已,公司要按照“常规”来设置流程,协议也得照着国内互联网常用的那条协议来,别人都这么做你不做,法律纠纷就很可能拖垮一个公司。甚至包括一个小小广播的维权删除抄袭的操作,都要有用户拿自己身份证担保,豆瓣才敢,因为不这样就可能背上法律责任,用户必须自己承担这个成本和风险。 这就是我们当下的现实,不断选择“强势自保”,“顺势而为”的不只是每一个普通人,也包括了想生存下去的企业。 如果硬要追问责任,恐怕也是无法找到具体的人去问责的,这也是为什么每次看到大家@阿北会让我觉得很荒唐又徒劳,且不说一天得有上千条@他,他根本不会看到,对这个企业而言他也只不过是个创始人,决策权有限,事实上很可能创始团队的成员如今都不太能影响豆瓣了。 互联网行业对用户隐私的侵犯,对版权的伤害,对盗用的纵容,在国外也是讨论的热点,而在国内这么严重,也是因为国内没有背景的个人在诉诸法律时力量太弱了,何况还存在那么多有法不依的事情。我们真的是一个“法治”国家吗?你我心里都知道答案。 话再说回来,普通人真的有那么多东西要“急吼吼”的保护版权、维权吗?当然很可能没有。我们随手写的东西可能都没人有兴趣看完,更何况是抄袭,豆瓣又怎么会屑于用呢?还有照片,谁说豆瓣会拿去用了,至于被别的账号盗用,难道这不是那些营销号的惯用手段,行业“规则”吗?也没看到哪个营销号因此被封甚至承担法律责任的。 但是我想说的是,问题不在于我们是否卑微、缺少价值,而是我们是否接受这样的处境下被作为羊、韭、流量来对待,我们不能放弃反抗,不是因为我们的作品可能带给我们巨大利益,而是因为这意味着最基本的被当成人的尊严,而这需要我们付诸行动。 最简单的,我们可以拒绝提供身份证配合当前这不合理的维权流程(尽管不全是豆瓣的责任),也可以选择在自己拥有所有权的个人网站发布完整作品,或者投稿给肯支付稿费的平台,然后再把作品通过链接+导语的方式分享到那些索要你作品免费版权的网络平台上。如果有更好的方式也可以,非常期待各位分享经验。 关于现状的抱怨太多了,但很少有解决问题至少是减轻影响的经验供我们参考,让我们知道普通人如何说不。指望豆瓣彻底放弃条款里那条对用户作品非独家所有权的声明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这是“行业常规”,我也不觉得再次被抄袭还可能通过豆瓣维权,谁让我拒绝把身份证交出去呢。但是如果知道这样后,就干脆放弃了,认命了,每次都认倒霉,这是不是太蠢了呢?靠友邻点赞和关注量能维持心理平衡,微笑着平和认栽?抱歉,那是愚蠢的,一定不高尚,甚至是另一种对糟糕现实的纵容。 上面这些话,纯粹是为了自己觉得爽才做的一个记录,各位意见不同的不要留言也别转发了,讨论得够多了,继续下去浪费彼此时间,而我还得再想办法去找Q内仍然能访问的个人博客工具,何况还有东西没写完,真的争来争去没意思。

> 返回子文东的全部广播

24人赞  · · · · · ·

简梵[已注销]
简梵[已注销]
蒙塔莱克
蒙塔莱克
白梦
白梦
周橐槖
周橐槖
深山含笑
深山含笑
抵门杠
抵门杠

1人转发  · · · · · ·

白梦
白梦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