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文东的广播

子文东 说:
2019-07-06 07:20:08

昨晚做了一个很奇怪破碎的梦,梦里我似乎在某个医院的走廊里遇到了一个多年不见的老同学(当年关系很好过一阵,但后来因为朋友圈子不同而疏远了),她还是小时候的样子,但彼此又知道都已是成年人,匆匆遇见没多说什么,何况有点儿尴尬(当年就有些害怕单独和她相处,因为意识到自己跟她思维方式不太一样),打了个招呼就过去了。转回头忽然回到了学校的教室,她站在我前排位置上对老师和同学控诉相遇时我对她的冷淡(但其实我是先打招呼的,没有太热情多说什么),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办的坐着…… 然后画面迅速变换,又是在医院里(但每次都不知道看什么病,也没有人像生病,可能是体检之类),但这次是和另一个同学一起(至今关系很好),居然在里面遇到了一对摇滚乐队的歌手,似乎也是学校的同学但不同班。 我陪着就医的女同学喜欢那个乐队的男生(现实并不存在这个人),第一次有机会大家坐在一起聊天,聊得很开心。后来他们先看完医生要走了,我悄悄跟身边的朋友说:“你怎么不赶紧要一下联系方式呀”,她却忧郁地看着我,慢慢地摇摇头。(醒来才想到可能因为她看出那两个乐手是男女朋友的关系,梦里我居然完全意识不到,这种迟钝也算我当年的常事了) 转瞬恍惚是毕业了,家人在送我去大学报到的路上,车里塞了好几箱我的东西(现实中当年报到时东西都塞不满一箱)。下车后这些都搬进了一个空教室,而不是宿舍,搬完家人就挥挥手,跟我告别回去了。 但这个教室所在的教学楼墙皮剥落、满地尘埃,教室里的桌椅也都堆叠在一角,整个气氛就像废弃已久的八九十年代老教学楼,而且除了我整栋楼空无一人。但我就像一切很正常一样平静地坐下来开始自习。 这时忽然有种不对劲的感觉。走到教室后门看了一眼,没有人,于是把门关上,快关好时又拉开,门外的幽暗里忽然看到一个陌生的男生站着,外表完全不像可怕的样子,戴着眼镜,球头,冲锋衣,非常路人,且面无表情,眼神空洞地直视前方,我赶紧又关门试图上锁,想想不对,前门还开着,便赶紧往前门跑,然而才跑了几步,他已经进了前门,径直走到我桌边,开始一样一样地朝门口扔我的东西。 梦里我先是说“你是谁”,他仿佛听不到看不到一样继续扔,我只好问“为什么扔我的东西”,但依然没有反应,结果就这么急醒了…… #怪梦记#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