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那年我十六岁。每天穿行在灰色调的群楼之间。冬日寒冷,总有如刀的朔风沿着寂寞的街道,经过冰冷的车窗,路过落魄的旅人,追上行色匆匆的少年,在相偎于天桥上的恋人身边短暂停留,然后拂过孩子们稚嫩的脸庞,擦过我竖起的衣领,吹乱了不远处女孩黑色的发梢。随后这一切都在某个瞬间短暂定格,停留在视网膜上的只剩下一......    (1回应)

最新回应  · · · · · ·

最近回应过的日记  · · · · · ·

feed: rss 2.0 输出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