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有镇喜欢  · · · · · ·  ( 全部 )

乌有镇的书  · · · · · ·  ( 19本在读 · 125本想读 · 129本读过 )

在读
  • 现代建筑设计思想的演变
  • 家具设计
  • 家具设计与开发
  • 外国建筑历史图说
  • 西方建筑简史——拱的艺术
想读
  • 建筑空间论
  • 建筑的艺术与技术
  • 建筑体验
  • 建筑文化研究(第2辑)
  • 言入空谷

乌有镇的日记  · · · · · ·  ( 全部 )

2010-02-05 14:56 多年以前,在读《流动的圣节》时,记下了“一间干净明亮的咖啡馆”这个短语。一直想有一家自己的咖啡馆,可能在冬日晒太阳,夏天露天坐在院子里,听莫扎特,喝啤酒,看迷惘一代的作家,身边偶尔经过象春天一样的姑娘。 离开《经济观察报》时,未想过找新工作,想实现一直以来的梦想,开一家干净明亮的...
621111
2017-06-22 00:05:08
《琴曲》 曾听过两个版本古琴弹奏的《广陵散》, 长达二十多分钟的戈矛纵横、慷慨浩然。 嵇康刑前 抚琴长叹“《广陵散》于今绝矣!” ,但失传的主要是技法,后人根据现存的琴谱尝试还原,味道却各有异。 《广陵散》为古时一首大型叙事琴曲, 所述即聂政刺韩王之事。读过鲁迅《铸剑》的人应该对“干将莫邪......

乌有镇的电影  · · · · · ·  ( 34部想看 · 52部看过 )

乌有镇的相册  · · · · · ·  ( 创建17 · 关注0 )

00
2017-03-29更新
0123
2017-03-08更新
柯布——型的分析
2017-02-21更新
drawing
2016-04-04更新
0
2016-02-14更新

乌有镇的音乐  · · · · · ·  ( 3张在听 · 3张想听 · 15张听过 )

在听
  • Various Artists - 卡农绝赞
  • Sviatoslav Richter... - Beethoven: Piano Sonata No. 3, Bagatelles op. 126 Nos. 1, 4 & 6, Piano Sonata No. 29 'Hammerklavier'
  • 阿福 - 良人
想听
  • 未知艺术家 - 中国音乐大全·琵琶卷 (6CDs)
  • Wilhelm Kempff - Bach: Goldberg Variations
  • 李云迪 - 李云迪:乐动柏林

乌有镇的舞台剧  · · · · · ·  ( 1部想看 )

想看
  • 卡门
Design with Beauty, Build in Truth—— AA 校训

抵达杭州的时候天还没亮。 傍晚紫金港的夜色很撩人。天尚微蓝,墨云铺卷。空阔的街桥,冷白色的华灯无声在头顶倾泻。
2013-10-1 19:40



睡一夜的火车像睡在摇篮里。凌晨三点醒来看到你的短信很温暖。多希望自己能永远充满力量,没有一丁点胆怯。2013.7.22

圣诞过后的第一份礼物。落雪的季节,走一路便白头。2012.12.26
吹散蓬松的雪。白眉毛的你。2014.2.9




人生太辽阔,无法有真正的相遇。走在同一条路上的人们,身体里交织着,众多的方向。
2013.4.15


橘子苹果小提子,夜色紫峰青草地,三瓶罐装啤酒碰在一起,他的吉它我的钢笔画,那些花儿董小姐,琴弦上的旋律,真诚沉稳的嗓音。三人对坐, 书本食物散落,一下子回到了多年前。有多久没有这么美好的感觉了。2013.9.21



世人各有各的勇敢,各有各的冷漠。
2012.10.12
建筑师和诗人都是痴人。2013.3.17



坐在地板上。缱绻阳光,陪你孩子一场
2013.1.23



毛姆在《月亮与六便士》中写:“有时候一个人偶然到了一个地方,会神秘地感觉到这正是自己栖身之所,是他一直在寻找的家园。于是他就在这些从未寓目的景物里,从不相识的人群中定居下来,倒好象这里的一切都是他从小就熟稔的一样。他在这里找到了宁静。”2014.10.31



密集的雪线网住了整个世界,我发现自己怎么都走不出这场大雪。 2014.11.



有一天冰雪会融化,那些撞到头破血流都无法冲开的牢笼会自己坍塌。抹干委屈的眼泪,太多话缠成乱麻堵在心里,想说给你听。  
打开一扇天窗,光一点一点进来,把房间照亮。原本存在的一切都换成温暖的基调,固有的事物有了不同的意义。 2014.11.8



 那晚几米说,月光清冷的晚上我爬上高树,森林一片寂静,我真想坐在树上慢慢等待直到青涩的果子转为艳红。

水行于涧则为山泉清冽,水流于渠沟则为混水浊污。 2014.11.10



突然想念轻松的感觉。在价值观相符以外的一份的心有灵犀。 未开口已能明了,而不是穷尽准确才能抵达。


永远不是以前,也不是以后。我们在一起的那些时光,就是永远。

我们要互相亏欠,我们要藕断丝连。

年轻时,我们总在开始时毫无所谓,却在结束后痛彻心扉。
——《匆匆那年》



喜欢夜晚在网狮园听笛箫表演的感觉,素月清净,箫声呜咽,笛箫声响起来,整个深夜中的园子都更空旷了些。



乌有镇的广播  · · · · · ·  ( 全部 )

乌有镇的豆列  · · · · · ·  ( 全部26 )

乌有镇的同城活动  · · · · · ·  ( 25个参加 · 81个感兴趣 )

本页永久链接: http://www.douban.com/people/felyur/

订阅乌有镇的收藏:
feed: rss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