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利安·巴恩斯
1.小说类 外语小说: [终结的感觉] 之前读了[《没什么好怕的》]和[《生命的层级》]两部,算是巴恩斯的“非虚构”作品,但都读到半拉。前者比后者好看,因为谈到家庭关系,总结(文学范)自己和(哲学咖)哥哥的关系,很多小桥段都让人笑出声来。 之后,10月份在家里书柜中翻出这本小说来,一气儿读完,为结局的戏剧性和...    (7回应)
Goodbye to All That in Penguin Classics
因为一些不可抗力,不得不重新且认真地征一位译者。书是 [Goodbye to All That],作者 [Robert Graves],非虚构/回忆录,写法偏散文化,作者是英国的大作家,据诺奖网站,现已至少获得8次诺贝尔文学奖提名。又有其他大作家如博尔赫斯,特别推崇格雷夫斯,在[文章里]经常写到他。再如,阿加莎·克里斯蒂的[《零点》]全书...    (3回应)
这个房间 —— 约翰·阿什贝利 我进入的那房间是这个房间的梦。 当然,沙发上的那双脚是我的。 那幅狗的 椭圆镜框肖像是幼年时的我。 什么微光闪烁。什么未被声张。 每天午餐我们吃通心粉 除了星期天,一只小鹌鹑被诱导 来供我们享用。为何我告诉你这些事? 你甚至不在此处。 THIS ROOM --- John Ashbery The room I ent...
Spring GERARD MANLEY HOPKINS Nothing is so beautiful as Spring – When weeds, in wheels, shoot long and lovely and lush; Thrush’s eggs look little low heavens, and thrush Through the echoing timber does so rinse and wring The ear, it strikes like lightnings to hear him sing; The glassy peartree ...
给老木门的献辞 —— 帕特里克·卡瓦纳 Address to an Old Wooden Gate —— Patrick Kavanagh 经受时日与风雨的磨蚀,连作柴薪 都难堪其用;门上已无半点 涂料可遮掩斑驳的褶纹,这如许畏缩的征兆 嘎哑地冲破寂静——上锈的铰链: 带刺的铁丝紧绕一臂干枯的树枝 邪魅般取代了旧门闩。 你悬垂其上的那棵白杨业已枯朽, ...    (3回应)
【明報專訊】跳下巴士,甫踏足蕪湖街,已感覺到行人路上沙塵滾滾,耳朵聽到地盤施工的機器聲,四周都是工程圍板,不時見到穿著工作服的地盤工人經過,這就是現在的紅磡。 隨着重建工程如火如荼,紅磡開始變天,港鐵觀塘線的黃埔站即將通車,沙中線的何文田站亦快將落成。走在街上,舊唐樓中間不時見到一個個空空如也的窟......
他們歡度國慶, 匯入人海野茫茫給百姓鞋底踏得痛了 心裏愉快 他們仰望藍天, 吹蕩旌旗風獵獵以英雄鮮血染成紅了 胸中激蕩 他們聰明、幽默、生活充實 口头祝寿,内心為悠長假期所喜 他們活得透亮,在彼端鏡鑒—— 我茕茕暗中寫詩: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度假之選 2016/10/01

娜拉走後怎樣

2016-09-30 16:40:21
重大社會問題 微小淺笑梨渦 娜拉走後 我地不曾沐浴晚風 生民奮死抵抗 以言辭,以身姿 抵不住、不敵那 權力漩渦打轉 而千萬幻象 而你們我地 而夜的犄角 而風語欸乃—— 將啟航罷! 你械聲霓虹裏的 伊莉莎白女王號! 曾目睹夕暉憫恤 我城,在深海隧道 夢見初初獨身穿越 城市車海人流廈群 遠山安臥如馬駒伏憩 頸鬃順遂雲海......
〈抬起腦殼所見,遙想故城有所念〉 秋天花蚊子還招搖 引來抬頸環顧,小窗幽記 雲朵高遠以天空為榻 枕著浮動之無形空氣流 你以為你看不見的 我想念我摸不著的 看不見的不是遠山 晴日朗朗如你 摸不著的非幻想海洋 白雲盡頭人家 小路,波浪,西洋景 2016/09/30
(Bei Wein und Verlorenheit, 王家新﹑芮虎譯) 臨近酒和絕望, 臨近 這二者的殘餘: 我馳過了雪, 你是否聽到, 我騎著上帝去遠方, 近處, 他唱, 這是 我們最後一次騎馳, 越過 人類的圈欄 聽見我們越過他們的頭頂, 他們低頭, 他們 寫下, 他們 就我們的馬嘶聲 用他們有插圖的語言 撒謊
<前页 1 2 3 4 后页>

最新回应  · · · · · ·

feed: rss 2.0 输出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