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辛庄申命记

2016-06-09 15:14:49
小辛庄大面积网络故障,小张你去看一下。主管说完这话就走了,留下一脸茫然的小张。同事们都忧心忡忡的望着小张,全都是一脸看透未来的表情。主管为什么让小张去小辛庄呢,因为小张是新来的,在这家网络服务公司,小张是个新人,更重要的是主管知道其他人都不会去小辛庄的-----一个到处流淌着污垢和散发着恶臭的是非之地。......

人民日报摘抄

2016-05-09 12:01:39
自然状态的批判方法 周日看了《白日焰火》,拿出来说说。 日常生活之中的伦理状态是一种常态,在影片中各种人物的身份是明确的,有着社会组成的一般特征,警察,老板,洗衣工,各式社会生活的伦理形态一应俱全,可这种伦理常态的压抑,禁锢的作用是个体所不能适应的。 当然人的创造性是无穷的,怎么能打碎这种状态。 一......
是的,当无限的光持续发亮 直穿透真空 却未立即散布 只是慢慢的开展 慢慢地。我想说的是 闪亮的光线在开端时扩散 在它开始散播的神秘之点 其实是迅速的,且持续的 直到它整整绕行一圈 艾柯的《傅科摆》开始这一段话让人印象深刻,我经常想自己就如同这散播的光线一样,在地面上不停地盲目地走动,然后留下不规则的痕迹,不......
爱人,想想我们曾经见过的东西, 在凉夏的美丽的早晨: 在小路拐弯处,一具丑恶的腐尸 在铺石子的床上横陈, 两腿翘得很高,像个淫荡的女子, 冒着热腾腾的毒气, 显出随随便便、恬不知耻的样子, 敞开充满恶臭的肚皮。 我之所以放上波德莱尔的这首《腐尸》,是因为我昨晚做梦也梦到这样一句腐尸,一具有生命的......

卢德大战德塞托

2016-03-31 20:16:41
名称的纯语言,是不知道方式,不知道对象,不知道交流之接收人的语言。---本雅明 一 你吃甜的还是咸的? 咸的。 甜的多好喝啊! 咸的。 我给你沏一杯甜的,你尝尝。 咸的。 要不这样,你喝一半,我喝一半。 我就喝咸的。 好好好,我给你沏咸的。 谢谢。 我不是固执己见,我就是想喝咸的。这也不是她第一次问我了,我每次都......

第一章

2016-02-24 18:40:12
不可以眼知坚,纸上有着这 6个字,准确的是5个半,最后那个坚字只写了半个,张芬看着这6个字,从上往下,从下往上,只是白的,墨是黑的,分明。最上面横着镇纸,毛笔插在一次性杯子里,到现在张烈也没有一方砚台,自然也没有墨条,每次写字都是弄些廉价墨汁倒在杯子里,写不了几个字,又把笔扔在那里,因为这墨汁味道太...

雾神记

2015-02-04 20:13:33
方丹说:我们要到太空中寻找自己的父母,我对她说,你这个在太空中的父母也是地球上的伦理同型物。方丹说你不懂幻想,我说你不懂想象。我嘲笑她是一个“工厂诗人”,所有脑子的东西都是思想流通物,被人摸摸,变得油腻腻,同时也开始能亮光。方丹不再理会我。 一个原始人有着和小齐一样的分类能力,会把折射下的水晶,萤火......

蛞蝓与眼皮

2015-02-03 19:23:41
蛞蝓与眼皮 小齐的女人----方丹的阴道干干的,每次做到一半,方丹就喊停,说疼的受不了, 小齐没办法只能找出润滑液,涂在自己的鸡巴上,继续未完成的事业。小齐用沾满 润滑液的手抚摸方丹的乳房,身体,方丹用嘴吮吸小齐沾满润滑液的鸡巴,然后他们亲吻, 一股他妈的润滑液味道,小齐和方丹觉得都很恶心。 方丹的身材和......

不敬神的小齐

2014-03-14 09:43:18
第一幕 你的邻居 临门一脚,这个场景每天都会发生。每天回到住的地方,小齐都会对着门框踢一脚,声控灯就会亮起来,透过玻璃门,能看清门上的钥匙孔,小齐拿出钥匙,开了门,回身小心的把门关上。 这个时间回家,对于小齐来说,是一件平常事。坐在沙发上,在那里看着电视,电视节目还是常腔常调,小齐只是喜欢坐在那里一...

《TT》之二:娱乐

2013-03-16 11:42:09
-----------Unabomber
<前页 1 2 后页>

最新回应  · · · · · ·

feed: rss 2.0 输出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