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迹象

2019-09-07 10:51:44
不用等到8月立秋,在7月的酷暑中,我就已经发现秋天的迹象了。 7月的第二周,正是臭椿树结果的时候,走在路上,时常会看见雌树和雄树并列在一起,高大,笔直,枝形舒展,青黄的一簇簇翅果挂在深绿的羽状复叶间。月季又渐渐萌发了第二轮花朵,我窗台上的也是。荷花初开,与岸边浅紫的千屈菜配在一起很相宜,木槿绢质的花...    (42回应)

隼自云层降落

2019-08-29 13:28:05
2015年7月在喀纳斯,这应该是雕吧(初级飞羽像五指一样张开)
我小时候在南疆长大,那最初的十多年里,一定有过无数猛禽从眼前茫茫的荒滩、从头顶空旷的天空翱翔飞过。只可惜我的博物爱好开智得太晚,那时的戈壁对我来说只是满布着低矮灰涩的梭梭草、骆驼刺、沙拐枣、木地肤,蜥蜴、蛇、鼠、 甲虫中的任何一样都是我的恐惧之源,我自然也是听不到那么多本土或自欧洲、中亚迁徙而来的...    (9回应)
约翰·巴勒斯的第一个自建的“河畔小屋“Slabsides”,他在这里贴近自然,在这片缅因森林里观察
读约翰·巴勒斯的《标志与季节》(Signs And Seasons),在其中一篇里,他写到,不用去很远,一个人所在的位置正是观察大自然的地方,善于观察大自然的人,他的目光恒久而坚定地专注于要点,就如同一个看拼图的人,不会受到迷惑。观察者最终抓住了事实,不仅因为他有耐心,而且还有敏锐的洞察力和迅速的推理。 他讲了自...    (8回应)

我们人类的花园

2019-08-04 13:12:55
去年入秋以后在胡同里走,我先前来过一次,很喜欢这个宜行宜看的街区,这一天秋阳明妍,有一周都没有见到如此浓郁醇厚的阳光和蓝天了,忍不住又来一次,顺便去看法源寺。 胡同里居住拥挤,私人生活就会不知不觉从私密空间溢出到公共空间,处处的细节都很耐看。植物也好看,比别处特别带着一种朴素自然的情味,感到很可亲...    (13回应)

步行与漫游

2019-07-25 18:50:54
很喜欢走路,无数次的漫游和观察便也是始于步行。 走得多了,就很清楚地了解自己的体力,手机也会告诉我精确的数字——每天都能步行12000步,对身体而言是一个很舒服的频率;走到16000步会略微有些累,如果穿着一双舒适的跑鞋,那就不在话下;到2万步时运动量就稍有些多了,不过这意味着我又以走走停停、东看西看的方式...    (8回应)
(这两天在想,前次晚上碰到的借着手机电筒光在树下捉了小半瓶知了的那对母女,我如果能把这篇小文打印出来塞到她们手里,她们如果能读到托尔加写的这么精炼而美的文章,总会克制一点了吧,至少小女儿是会有一些同情心了吧。) 蝉 作者:米盖尔·托尔加(葡萄牙) 世道艰难。从土堆里开始到爬上栗子树梢,行程漫长,一言...    (2回应)

有一天(九)

2019-07-15 20:10:49
▽ 有一天,在早高峰拥挤的地铁里,我一上去,就迎面看到一个女孩手持大约介于16开与32开书本之间那么大的镜子,在人的缝隙中化妆。两站后贴好了透明双眼贴,一站涂好了眼影,再一站刷好了腮红口红,化妆品从挂在手肘弯的帆布袋里交替进进出出,画好后确实面容神采熠熠,此时刚刚好到了上车人特别多的那站,人流蜂拥而入...    (36回应)

追雨的人

2019-07-11 18:50:23
有赶海人,也有追雨人吧,那么我就是后者。 进入7月,一周之内,温度逐日攀升,能明显感觉到从窗外吹进来的风,一天比一天所裹挟的热量要多了。朝外面望去,世界也是令人发倦的一片白亮,大地吸收了太多热能,久久散不去,到了傍晚依然还在释放着高温,没有丝毫凉意,直到周四,几乎是滚热的风熏熏然了。 人还好,总有办...    (13回应)

熟悉的事物

2019-07-06 00:14:45
早春的望春玉兰和山桃开过之后,好像有了个空档,追春的人,眼睛和脚步总算不那么忙碌了。 这个时候看花芽也饶有趣味。有一天我出了地铁,看到路边绿化带里,几棵低矮的小树生发出颇繁复的花芽,是一种花叶混合芽,不太敢确定,轻轻拨开芽的最外面稍稍初具形状的叶片,看到是细锯齿状的卵形,里面的伞型花序挤挤挨挨一小...    (4回应)

长夏无尽

2019-06-27 21:14:45
栎树
该怎么命名谷雨到立夏之间的这种绿,夏绿、金绿、青绿、蓝绿,或者是它们的全部?弗罗斯特的诗句,“大自然最初的绿是金色”(Nature’s first green is gold),说的是春天的新绿,但我觉得用在此时却好像更合适。这时候的绿比初春时更成熟了些,但还未至盛夏那般浓深暗哑,这时候的绿是轻盈透亮的,在阳光下有着流动之...    (24回应)
<前页 1 2 3 4 5 ... 10 11 后页>

最近回应过的日记  · · · · · ·

feed: rss 2.0 输出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