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几乎把黄易忘在了脑后,直到无意间读到他4月5日因病去世的消息。 而这个消息对我的震动,大大的超乎想象,空落落的感觉,仿佛明知道远去的老友终将消失在路的尽头,可是忍不住回望时却真当看见转角处已无人踪的落寞;又一个文化ICON一样的人走了——而且以65岁的年龄而言,未免太过突然和仓促。 放在2017年的当下,说...    (2回应)

iClaud的日记标签  · · · · · ·  ( 全部 )

最新回应  · · · · · ·

feed: rss 2.0 输出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