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
far away from....

S.ars的电影  · · · · · ·  ( 1部在看 · 211部想看 · 1199部看过 )

想看
  • 黑色党徒
  • 你因你是你
  • 死于明日
  • 从宫本到你
  • 冰淇淋与雨声
看过
  • 婚姻故事
  • 伦敦生活 第二季
  • 囧妈
  • 美国工厂
  • 绿皮书

S.ars的相册  · · · · · ·  ( 创建2 · 关注0 )

pp
2012-07-27更新
塞尔玛·布莱尔
2011-02-17更新

S.ars的书  · · · · · ·  ( 117本想读 · 111本读过 )

想读
  • 癌症·新知:科学终结恐慌
  • 马戏团之夜
  • 从历史看领导(第二版)
  • 农民的政治
  • 电影的秘密
读过
  • 拉维尔斯坦
  • 长日留痕
  • 胡利娅姨妈与作家
  • 故园风雨后
  • 雨

S.ars的音乐  · · · · · ·  ( 1张在听 · 4张想听 · 29张听过 )

在听
  • Cat Stevens - Tea For The Tillerman
想听
  • 旺财 - 运用你的想象力 第三辑
  • Susana Pena - Sentimiento
  • 深白色二人组 - 花火
  • 蔡淳佳 - 庆幸拥有蔡淳佳

S.ars的评论  · · · · · · · · · ·  ( 评论1 )

  • 孤独与和解
  • 阿拉姜色
  • S.ars (far away from....)  评论: 阿拉姜色
    “孤独是一种来自于被理解的渴望”,这句话是落网某期音乐的标题,看完电影回来的路上想到这句。电影里每个人都是孤独的,卓玛是深藏自己秘密的孤独,诺尔吾是希望被接纳的孤独,罗尔基是他的真诚不被理解的孤独...

S.ars的移动应用  · · · · · ·  ( 想要1 )

想要
  • FiLMiC Pro (iPhone / iPad)
blog地址:thinkingaboutthinking.tap.cn




一个人如果把这整个宇宙看做一个恶作剧,那么,我们称之为生活的这种稀奇古怪,五花八门的东西中,就会有一些可疑的时刻和事情了。虽则他对这种恶作剧的理解很模糊,但也深为怀疑的认为,恶作剧只是害己不害人。可是,他却觉得没什么可气馁的,似乎也没什么可抗辩的。他会囫囵吞下一切恶果,一切信条,一切信念和劝说,一切有形的无形的困难,不管多么疙瘩烦难的东西,就像一只消化力很强的鸵鸟把子弹,铅丸都吞了下去。所有这一切,包括死亡本身,在他看来,都不过是那个看不见又不可理解的老恶作剧家所赐予的顽皮而温厚的打击,腰眼挨到有趣的一拳而已。不过,我所说的这种奇特的刚愎心情,只是发生在一个人有时候碰到及其苦难,又正是他最热切的时候,所以也许他以前为最重要的事情,如今看来,就不过是大恶作剧的部分而已。

——《白鲸》


“世界是无情的、残酷的。我们生到人世间没有人知道为了什么,我们死后没有人知道到何处去。我们必须自甘卑屈。我们必须看到冷清寂寥的美妙。在生活中我们一定不要出风头、露头角,惹起命运对我们注目。让我们去寻求那些淳朴、敦厚的人的爱情吧。他们的愚昧远比我们的知识更为可贵。让我们保持着沉默,满足于自己小小的天地,象他们一样平易温顺吧。这就是生活的智慧。”

——《月亮和六便士》


“ 他不喜欢玩耍,而想到现实世界中去寻找一直存在于他心灵中的那个虚幻的身影。他不知道去哪里找,也不知道该怎样找。有一种预感在激励着他,告诉他不需要刻意去做什么,总有一天那个身影就会与他来相见。他们会悄悄地相见,就好像两个人早已相识,已经约定好了这次幽会,或许是在某个大门外面,或许是在一个什么更秘密的地方。他们将会在周围一片黑暗和寂静中两个人单独相见。在这个充满柔情的时刻,他自己的外表也完全变了样。她会眼睁睁地看着他慢慢隐去,然后一下子变成全新的样子。在这个魔术般的时刻,软弱,羞怯和无知一股脑儿地全在他身上消失了。”

——《一个青年艺术家的画像》



然而,此时此刻,不是别人恰恰是她自己紧靠在墙上,苍白而发抖,被自己的沉默强钉在那里,被自己的沉默束缚在那里,快乐地保持着沉默。她在等待着比已经得到的允诺还要多的东西,因为她已经得到了允诺。她在等待着一个命令,这个命令将不是从勒内那里而是从斯蒂芬先生那里向她发出的。

——《O的故事》



你不在的时候,我有个机会去过了,一段年轻时候的日子。本来以为,我再活一次的话,也许会有什么不一样。结果……还是差不多,没什么不同。只是突然觉得,再活一次的话,好像……真的没那个必要,真的没那个必要。

——《一一》


生活—是无边无际的、浮满各种漂流物的、变化无常的、暴力的,但总是一片澄澈而湛蓝的海。
——《爱的饥渴》

我坐车离开,在车上转身回望应该是我对这幢房子的最后一眼时,感觉我把自己的一部分也留在这里了。我以后无论去往何方,都会感觉到它的存在,绝望地寻找它。我就像人们所说的幽灵,时常徘徊在自己曾经埋下珍宝的地方,没有这些财宝,幽灵无法支付通往阴曹地府的路费。
——《故园风雨后》

S.ars的广播  · · · · · ·  ( 全部 )

S.ars的日记  · · · · · ·  ( 全部 )

S.ars的同城活动  · · · · · ·  ( 11个参加 · 12个感兴趣 )

S.ars的线上活动  · · · · · ·  ( 全部 )


S.ars的豆列  · · · · · ·  ( 全部8 )

> S.ars添加的条目

本页永久链接: https://www.douban.com/people/S.ars/

订阅S.ars的收藏:
feed: rss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