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elirium
Catch up slowly.

Edelirium的日记  · · · · · ·  ( 全部 )

审美
2020-11-04 01:21:03
审美其实纯属天生定型,我连头发都梳不拢时就喜欢立领,腰线没长出来时就喜欢bias cut/小A字裙摆/鱼尾,还没见识程序员格子衫时就喜欢tartan,不知道issey时就喜欢褶子,结果这些到今天都没变。。 骨子里非常喜欢patchwork拼贴 印花 重工蕾丝 百褶这类完全秀而不实的元素,然鹅很多年都是穿一件线衣/衬衫一条牛仔裤出街...
【不要指望我写下去。】 【因为】 【会穿帮的。】 我是酒井亚曼达。 我是猫。 之所以将我的名字放在我的属性前面,大概是因为觉得比起属性名字才是更需要强调的吧。 我所在的地方经常剥夺我使用名字的权利。 比如我——Sakai Amanda,在社交网站例如“pawsbook(爪书)”填写姓名时,我的资料永远无法通过——提示窗一栏写...    (2回应)

Edelirium的评论  · · · · · · · · · ·  ( 评论10 )

  • castration
  • 蝴蝶君
  • Edelirium (Catch up slowly.)  评论: M. Butterfly
    diva, crossdressing, castration, 逆东方学,歌剧程式化、对文革的刻画跟<jiangqing>和nixon in China一样应该挪用了样板戏。应该读完Henry David Hwang原作后重刷。尊龙有一张施洗约翰盛在金盘里一样的...
  • La Pianiste中的舒伯特
  • 钢琴教师
  • Edelirium (Catch up slowly.)  评论: La pianiste
    Erica对于音乐的诠释跟她对于和Kemmel肉体关系的操纵在影片开头是并行的。关于舒伯特的对话出现了两次:一次是开头,Erica对Anna演示如何弹Im Dorfe时说,Schubert is not walking in the park. 后来Anna的母亲跟... (1回应)

Edelirium的书  · · · · · ·  ( 79本在读 · 1092本想读 · 241本读过 )

在读
  • 国王鞠躬,国王杀人
  • Cruising Utopia
  • Krapp's Last Tape and Other Dramatic Pieces
  • 音乐社会学导论
  • The Age of the World Target
想读
  • 艺术家与他们的猫
  • Dedans
  • 謀殺愛麗絲
  • 李香蘭與原節子
  • 三岛由纪夫传

> 浏览Edelirium看的杂志(5)

Edelirium的豆列  · · · · · ·  ( 创建30 · 关注195 )

档案
共16个 2020-12-03更新

1.说说剧版光亮的关系为什么就是怪怪的?

2.牛排vs.红烧肉(其实我是不信的)

3.罗兰·巴特 | 语言的嗡鸣【翻译】

...

共24个 2020-07-12更新

1.王食欲的广播

2.用第二语言写作

3.穷人的移轴镜头——使用 GIMP 对照片进行透视矫正

...

女性的,太女性的
共22个 2016-12-29更新

1.姊妹情色 À ma soeur!

2.弗里达 Frida

3.钢琴课 The Piano

...

Edelirium的日记
共302个 2016-04-03更新

1.普鲁斯特问卷答案

2.Note: 一篇琐碎的

3.散句一则

...

Edelirium的游戏  · · · · · ·  ( 想玩2 · 玩过2 · 在玩1 )

想玩
  • 恐怖美术馆 IB
  • 史丹利的寓言 The Stanley Parable
玩过
  • 画中世界 Gorogoa
  • 未连接到互联网 Unable to connect to the Internet
无限之细


I strive to complete my letter to April, alas, words towards April.

The sun whitens the buildings, and she walks into the fine art museum of a Single Man and Grey Pigeons.



我所在的这座城市赤脚空拳蹬出一计磅礴的湖岸线,从空中落到大陆。远方未曾谋面的挚友赠我以嬗变,默默蓄力握紧历史在移动中发汗的手。

信的计量单位是年。而当持久与灵活烙住同一条路,那将是叙述的结束和呼告的起点。


我经历和未经历的,自己和别人的故事都包含在雨和明紫的故事里,而那个故事的覆盖不了人生所有的非虚构。为了居住,明紫不断从岛搬往另一个更接近岛的地方。如果他省下一切话语都是为了更炽烈、准确的表达的话,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把表达放在语言之外。从这个意义而言,只要我在写,雨和明紫的故事就在继续,无论他们是否是虚构中替换真实在场人物的角色还是刚刚发生我却一无所知的真实。


慢慢地赶


I get my education in melodramas.


PEK YUL ORD

Edelirium的广播  · · · · · ·  ( 全部 )

Edelirium的关注  · · · · · ·  ( 成员734 )

岚行
岚行
阿枣
阿枣
沈阔
沈阔
杜小文
杜小文
Jady
Jady
掌灯
掌灯
医生讲相声
医生讲相声
Proton
Proton

留言板  · · · · · ·  ( 全部 )

  • Edelirium
  • Edelirium:   当初因为你写的诗,能改的我是打算一一改出来的。产出能指的方式我们趋同,但我的预言家体质可能是个幻觉,毕竟符号就那几个,来回更替碰到重合也是经常的。“铁与甜削尖你灵魂的两刃,而诗歌的布匹却过于柔软。” 祝君好梦兼好运,俄耳甫斯先生。 2016年6月27日     02-24 19:50
  • Edelirium
  • Edelirium:   女人对女人发出的疑问未被回答,一串被抛下的决明子花。     02-24 19:43
  • Edelirium
  • Edelirium:   “我觉得我们不该去美术馆约会,美术馆是一个充满必然性的地方。视网之上图像之窗的内容固定,景深固定,编年史有条不紊。如果美术馆意味着必然性,那么它应该被安排在旅途的终端,成为一个失眠彻夜后赶车进城最后到达美术馆精疲力尽、心满意足地睡去这样一个叙事。看展要去面包店,睡觉才去美术馆。”     02-24 19:43
  • Edelirium
  • Edelirium:   雅可慎(Roman Jakobson)曾說電影中沒有隱喻(metaphor),只有轉喻(metonymy),如「手如翅膀般拍動」這樣的修辭,在電影中只能靠兩個鏡頭的剪接來達成。但是他誤會了一形式主義美學,不就強調兩個鏡頭加在一起所產生的新意義嗎?六零年代後,高達也體認到這樣以語言學方式主導電影的不足,場面調度也能夠起著像剪接一般的效果而跳脫語言學的窠臼,如高達所說:「…蒙太奇,就是相互關聯。」     2019-12-09 13:06
  • Edelirium
  • Edelirium:   人总是无可避免地被消化掉的恶改变     2019-10-20 09:05

Edelirium的相册  · · · · · ·  ( 创建15 · 关注0 )

去花丛里
2020-05-14更新
Eternal Sunshin...
2019-06-23更新

Edelirium关注的小站  · · · · · ·  ( 全部 )

Edelirium的同城活动  · · · · · ·  ( 51个参加 · 113个感兴趣 )

Edelirium的线上活动  · · · · · ·  ( 全部 )


Edelirium常去的小组(301)  · · · · · ·  ( 全部 )

北京国际电影节
北京国际电影节 (6944)
文慧园路三号
文慧园路三号 (11696)
北京国际电影节
北京国际电影节 (5843)
豆瓣鹅组
豆瓣鹅组 (696292)
假装活在1980-2000年
假装活在1980-2000年 (57326)
北京国际电影节票务交流
北京国际电影节票务交流 (1355)
北京国际电影节转票小组
北京国际电影节转票小组 (2785)
三十而已
三十而已 (46896)

本页永久链接: https://www.douban.com/people/NuestroTiempo/

订阅Edelirium的收藏:
feed: rss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