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萃🧊
你看到的都是想给你看的

冷萃🧊的移动应用  · · · · · ·  ( 用过15 )

用过
  • 植物精灵 (Botanicula) (iPhone / iPad)
  • The Room Two (iPhone / iPad)
  • The Room (iPad)
  • Cube Escape: Birthday (iPhone / iPad)
  • Rusty Lake Hotel (iPhone / iPad)

冷萃🧊的游戏  · · · · · ·  ( 想玩1 · çŽ©è¿‡117 )

想玩
  • 弗兰的悲惨之旅 Fran Bow
玩过
  • 口袋学院物语2 名門ポケット学院2
  • 大繁盛!满腹市场 大繁盛! まんぷくマルシェ - 料理&経営の放置ゲーム -
  • 恶魔之果 The Fruit of Evil
  • 昭和茶馆故事 昭和茶屋物语
  • OPUS:灵魂之桥 OPUS: Rocket of Whispers

冷萃🧊的书  · · · · · ·  ( 2本在读 · 6本想读 · 61本读过 · 1个书单 )

在读
  • 模仿犯BOOK1
  • 飘
想读
  • 海边的卡夫卡
  • 一朵桔梗花
  •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 首无·作祟之物

冷萃🧊的电影  · · · · · ·  ( 1部在看 · 36部想看 · 702部看过 · 7个片单 )

想看
  • 生活大爆炸 第十二季
  • 生活大爆炸 第十一季
  • 孤独的美食家 第十季
  • 灵能百分百 Ⅲ
  • 鬼灯的冷彻 第二季 其之二
看过
  • 四叠半时光机
  • 辉夜大小姐想让我告白:天才们的恋爱头脑战 第二季
  • 鬼灭之刃 初高一体!! 鬼灭学园物语 鬼灭之宴 特别篇
  • 鬼灭之刃 柱众会议・蝶屋敷篇
  • 鬼灭之刃 鼓屋敷篇

冷萃🧊的音乐  · · · · · ·  ( 91张听过 )

听过
  • 刘雨昕... - 超闪的夏天
  • 刘雨昕 - 未知计划
  • 劉雨昕 - XIN
  • 刘雨昕 XIN - 青春赋
  • 宝儿 BoA... - Better
既然都点进来了就来看篇小说吧~

《七个房间》

第一天 星期六

  在那个房间里醒来的时候,我不知身处何处,感到很害怕。我能够看到的只有一盏昏黄的电灯,发出黄色的、微弱的光,照着周围的一片黑暗。四周是钢筋混凝土砌成的灰色墙壁。这是一间狭小的正方体房间,连窗户都没有。我似乎被人关到了这里,并且发生过昏迷。

  我用手支着身体坐起来,这时按在地上的手掌传来水泥地的冰冷和坚硬。我转头看了看四周,结果头痛得厉害,要裂开了一般。

  突然我的背后传来哼哼声,回头一看,原来我的姐姐躺在我旁边,正跟我一样按着头呢。

  “姐姐,你没事吧?”

  我摇着姐姐的身体,于是姐姐睁开眼睛看了看我,坐起身,跟我用同样的姿势看了看四周。

  “这是哪儿?”

  不知道。我摇了摇头。

  这个房间里只有一盏裸露的电灯垂在天花板下面,光线比较暗,其他的什么都没有。我不记得我们是怎么来到这个房间的。

  我能记得的就是我跟姐姐当时正走在郊区一个百货商店附近的林荫道上。姐姐要照顾我,直到妈妈买完东西。这对我们俩来说都是件让人不愉快的事,因为我都十岁了,根本不需要人照顾,自己一个人就行了。而姐姐呢,她好像也不想管我,想自己玩。但妈妈不允许我们两个人分开行动。

  我和姐姐俩人在不愉快的气氛中走在散步的路上。路上铺着砖头,构成了一定的图案,路两旁是舒展着枝条的树木,给路人带来了阴凉。

  “你要是留在家就好了。”

  “什么呀?真小气!”

  我和姐姐俩人经常对骂。她都快成高中生了,竟然还跟我一样吵架。就是这一点让人觉得奇怪。

  我们正走在路上的时候忽然后面的树丛里有人说话。我们转过头去,但还没来得及看清什么,就感到头上一阵剧痛,醒来的时候就已经躺在这个房间里了。

  “好像有人从背后袭击了我们,然后我们就昏过去了……”

  姐姐站起来,看了看手表。

  “已经到星期六了……现在恐怕是夜里三点。”

  姐姐的手表是数码的,她特别喜欢这个手表,碰都不让我碰一下。表盘是银色的,上面有个小窗户,显示着今天是星期几。

  房间的高度、宽度、长度大概有三米,正好成立方体的形状。房间的表面没有任何装饰,只是灰色的、坚硬的水泥,电灯的亮光在墙面上落下模糊的阴影。

  只有一扇铁门,但门把手都没有。看起来就像是一块厚重的铁板直接嵌在了混凝土的墙壁里。

  门的下面有一条五厘米左右的缝隙,光线透过缝隙反射到地面上,可能是门外边的灯发出的光吧。

  我把膝盖跪到地上,想透过缝隙看看外面有什么。

  “看到什么了?”

  姐姐一副期待的口吻问我,不过我只是摇了摇头。

  四周的墙壁和地板都不太脏,没有积着灰尘,可能最近有人打扫过了吧。我感觉我们好像被关进了一个灰色、冰冷的箱子。

  屋里唯一的照明——那盏电灯吊在天花板的正中央,我跟姐姐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的时候,两个人的影子就会在四周的墙壁上走来走去。电灯的亮光太微弱了,屋里的角落里还留有挥之不去的黑暗。

  这个正方体的房间只有一个特点。

  地面上有一条五十厘米宽的沟。如果把门这一面当成正面的话,那这条沟正好从左手边的墙壁下方开始,一直延伸到右手边的墙壁下方,横穿了房间的中央部分。沟里流着浑浊的水,水从左向右流淌着。沟里的水发出异样的味道,接触到水的水泥部分已经变了色,变成了一种可怕的颜色。

  姐姐拍打着门大声喊道:

  “有人吗?”

  没有人回答。门很厚,再怎么拍打也不会凹下去。拍打铁块时发出的无情的声音,似乎在说人的力量根本打不开这扇门。沉闷的声音在房间里回响着。

  我伤心起来,站在那一动不动。我们什么时候才能从这里出去呢?姐姐身上的包也没有了。姐姐虽然带了手机,但放在包里了,所以现在根本没办法跟妈妈联系。

  姐姐把脸贴近地面,对着门下面的缝隙大声叫喊。她用尽全身的力气,从身体的深处发出呼救的喊声,喊得浑身是汗。

  这次好像远处有人的声音,于是我跟姐姐对望了一眼,明白了除了我们这附近还有其他人。但是那个声音不太清楚,听不清内容。就是这样我还是有点放心了。

  我们拍、踢了一会门,不过根本没用。最后我们都累了,睡了过去,早上八点钟的时候醒了过来。

  在我们睡着的期间,有人穿过门下面的缝隙塞进来一片面包和盛着干净水的碟子。姐姐把面包撕成两半,把其中的一半递给了我。

  姐姐很在意塞面包进来的那个人,因为肯定是那个人把我们关在这里的。

  横穿房间的那条沟,在我们睡着的时候仍在不紧不慢地流淌着。沟里发出物体腐烂的味道,让我觉得很恶心。水面上漂着虫子的尸体和残羹冷炙,横穿这个房间,向远处流去。

  我想上厕所了,于是告诉姐姐。结果姐姐看了一眼门,摇了摇头,对我说道:

  “看来没人会把我们放出去,你就尿到这条沟里吧。”

  我和姐姐都在等着从这个房间里出去,但等了又等,仍然没人来把门打开。

  “到底是谁、出于什么目的把我们关到这里的呢?”

  姐姐坐在房间的角落里自言自语道,我则坐在沟的另一侧。灰色的水泥墙壁上有电灯形成的亮光和阴影。我看着姐姐疲惫的脸,伤心起来,我想早点离开这个房间。

  姐姐又朝门下面的缝隙叫喊,结果听到了人的回应。

  “果然有人。”

  但是由于回音,根本听不懂那人在说什么。

  而且一天之内好像只有早饭,那天在那之后就再也没人送吃的来。我跟姐姐抱怨说我肚子饿,结果姐姐训了我一顿,说“这点饿给我忍着”。

  由于没有窗户,看不到外面的情况,但通过看表知道现在是傍晚六点左右。这时门的外面传来脚步声,有人过来了。

  坐在角落里的姐姐猛地抬起头,而我则跟门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脚步声在不断靠近,我感觉有人在朝着我们被关的这个屋子走来。这个人一定会向我们解释他为什么这样对待我们。我和姐姐都屏住呼吸等待着门被打开。

  但是结果跟预想的并不一样,脚步声从门前径直走了过去。姐姐脸上轻松下来,贴近门,向着门下的缝隙喊道:

  “等一等。”

  但是发出脚步声的人没有理姐姐的叫喊,还是走远了。

  “他看来根本没打算把我们从这里放出去。”

  我害怕起来,这样说道。

  “不可能的。”

  姐姐这样反驳道,不过通过她的脸就能明白,她也是嘴上这么说而已。

  从在这个房间醒来的时候算起,现在已经过去整整一天了。

  在这期间我们听到了很多声音,有开关铁门的声音,机器的声音,听起来像人的声音,还有脚步声等等。但这些声音由于回音,都听起来像动物的吼叫声,感觉整个空气都在震动着,根本听不清楚。

  不过我跟姐姐所在的这个房间一次都没被打开过,我们于是又靠在一起进入了睡眠。

本页永久链接: https://www.douban.com/people/Mochaim/

订阅冷萃🧊的收藏:
feed: rss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