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低地的风景 不能使人产生身临其境的感觉 像一辆错过我们的火车。 风很快了解了树林: 我们渴望叶子和微风的 谈判 花坛凋萎像被废弃的车站。 即使鹿--都保持安静, 慢条斯理地喂食着-- 剥夺了我们陌生人相遇 的兴奋感
这儿是海,龙舌兰已经怒放 沿着色彩斑斓的堤岸,充满生机 密密麻麻的蜂巢式墓建在悬崖峭壁上 我向里面看去,看见永恒的大笑着的女孩们 长着黑色,潮渍斑斑的头发。一位相仿的女孩 位于你们爱奥尼亚海岸的侧面(一只闪着蜜光的蜜蜂 在她的眼睛里发光),她几乎没有在 橄榄树的树荫下留下她名字的痕迹。 没人能拯救你: 从...

小国度--埃伦.贝斯

2019-02-15 16:06:59
独一无二,我认为,是苏格兰语的tartle ,当介绍某人时 你忘记他的名字时的迟疑 什么能描述 cafuné,这句巴西葡萄牙语,表达 手指温柔地,穿过某人的头发的样子呢? 任何语言中有一个词语代表选择快乐吗? 哪里有一句口语意思是我们把冰块包进我们心的锯末中? 当你在初夏熬煮果酱时,什么样的称谓能介绍 让空气变浓的...
我坐在五十二街 一家地下酒吧里 迟疑,害怕 正如聪明人希望 一个低沉不诚实的十年到期: 愤怒和恐惧的波浪 盘旋在光明或变黑的地球陆地上, 缠住我们的私生活; 不可提及的死亡的气味 冒犯九月的夜晚。 精密的学识能 从路德到现在 找到全部的冒犯行为 那让一种文化变疯, 查找在林茨发生的事情, 一位精神变态的神 制造...
我是一枚贝壳。在我里面,你将听不到 持续不断的鼓的壮观的践踏声 出现维奥尔琴圆润的金子般的声音, 散发出厚重的光辉,无精打采,清晰。 然而,如果你拿着我贴到耳朵上, 一种隐约的,遥远的私语吵嚷地冒出来, 雷鸣般的鼓点和大海的激情, 缓缓涌出的潮水淹没小湖。 不易察觉的别样的手可以拨动琴弦, 让黄昏之爱呈现...
你们的名字在我的梦中伤亡人数里 我捡起街上的金属丝。一位无名神 用血在我的手上画条纹。我看见窗子里 灯光照亮的树&松针在温暖的房间里颤抖 家里的情欲,闷声不响。 天堂的钟一定很安静啊,寒星不能押出 我们的武器的光辉的尾韵。 什么让我们每一刻的生命觉醒? 只有生命敢于消失。我的回忆,另一个讣告。 我的回...
我抱起你 &你是渴望制成的孩子 渴望紧紧扣住我的脖颈。色彩斑斓闪耀, 可爱,你难以估量地发脾气, 我来回反复地把你 从你心灵的饥荒中带离。 你的字母表包装自身 像止血带 绕着我的舌头。 现在讲吧,静止不动的说。 一位半裸的女人名字叫真理 告诉我她是收音机。 我将不理会幸福 &胜利。 我打算用音乐 解开自我...

Mother 妈妈--罗拉.里奇

2019-02-12 15:16:49
你的爱像月光 把丑陋之物变成美, 以至于那揶揄的灵魂 在有裂纹的镜子里 七歪八斜地反映出来... 在你熠熠生辉的精神中 瞧见他们自己的映像, 进入一条闪光的溪流时改变形状, 爱你因为他们什么都不是 你在我的心灵里 是一束光彩而不是一个形象 我在隐约的闪光中看见你 苍白如一堵灰墙上的星光 转瞬即逝如一只白天鹅 在波...
她离开后的又一次 我看见一位无头的女人 匆匆跟着她,像一头美洲豹。 她撬开她的红唇 像一道疤。我父亲合拢上窗户 以便它可容纳入他的沉默内部, 用他的牙齿 扯断星光。然后他吃了 他自己灾难的水果 直至吃饱,不满意 他睡在一座桥下。 骨头在下方 桥消失在他周围, 宣布 因为失修。 我妈妈经常告诉我 她的梦 失忆症在梦...
两位年轻人--你们只可称他们为男孩-- 等着伍德沃德有轨电车,载他们到市区。 时代,他们累了,他们又脏,又高兴。 高兴是因为他们完成了一周的短期工作,如果他们不富有 他们接近富有,就如他们总是在这个城里一样。 他们是真正的兄弟吗?你可以问高大魁梧的那个, 穿着皮夹克的那个,他塞得要爆开 他似乎很友好,打着响...
<前页 1 2 3 4 5 ... 380 381 后页>

OliviaLaura的日记标签  · · · · · ·  ( 全部 )

最新回应  · · · · · ·

feed: rss 2.0 输出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