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渐

鸿渐的游戏  · · · · · ·  ( 玩过7 )

玩过
  • 巫师3:狂猎 血与酒 The Witcher 3: Wild Hunt - Blood and Wine
  • 巫师3:狂猎 石之心 The Witcher 3: Wild Hunt - Hearts of Stone
  • 巫师3:狂猎 The Witcher 3: Wild Hunt
  • 巫师2:国王刺客 The Witcher 2: Assassins of Kings
  • 巫师 The Witcher

鸿渐的评论  · · · · · · · · · ·  ( 评论46 )

  • 从具体文本看本书对辩证法的误解
  • 群众
  • 鸿渐  评论: 群众
    细读本雅明的文本,不难发现,本雅明所指的绝非一种“先锋队”策略,在这里并不存在作者宣称的政治组织,作者把本雅明和列宁及瞿秋白并置,无疑是错误的。 更合适的解读应该是阿甘本在《来临中的共同体》中给出的...

鸿渐的书  · · · · · ·  ( 11本在读 · 31本想读 · 412本读过 · 9个书单 )

在读
  • Natural Law and the Theory of Society 1500 to 1800
  • The Columbia Companion to British History
  • 拉丁语法律用语和法律格言词典
  • Roman Papers
  • A Commentary on Thucydides
想读
  • 布迪厄体育社会学思想研究
  • 卡夫卡的卡夫卡
  • 空气与梦想
  • 意义的逻辑
  • 知识机器

鸿渐的电影  · · · · · ·  ( 5部想看 · 49部看过 )

想看
  • 她的生存之道
  • 原始星球
  • 昨天
  • 女人国的污染报告
  • 死期临近
看过
  • 镜子
  • 牺牲
  • 你的鸟儿会唱歌
  • 潜行者
  • 疯狂的麦克斯:狂暴女神

鸿渐的音乐  · · · · · ·  ( 2张听过 )

听过
  • 伍佰&China Blue - 摇滚·浪漫-夏夜晚风演唱会精选实录
  • Boston - Boston

鸿渐的舞台剧  · · · · · ·  ( 1部看过 )

看过
  • 中国李庄

Thucycides、Sallust&Tacitus
16-18世纪的欧洲政治思想史,中心是国家理论与政党思想,康德、阿伦特、施米特、福柯等等
美国宪法理论,主要是言论自由与性别理论
湖北小镇做题家,政治&性别保守主义者

鸿渐的广播  · · · · · ·  ( 全部 )

鸿渐 说:

乱弹

美国背景的,或接受类似范式的,做比较文学的学者,总给我一种不太可靠的感觉,我认为自己对比较文学研究下意识的警惕,就是源于对这类研究的怀疑。 四个例子,张旭东(《杂文的自觉》、《幻想的秩序》)、张历君(《瞿秋白與跨文化現代性》)、李思逸(《铁路现代性》)、肖铁(《群众》)。(老实说我还挺喜欢张历君和李思逸的作品) 这些研究者都爱引用本雅明(一般是“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讲故事的人”和“历史哲学论纲”三篇,偶尔有用到“暴力批判”和“卡夫卡”),但往往又用得有问题。因为他们的哲学史功底有问题(李思逸是哲学系出身,相对好一点)。 当然,鹦鹉学舌也不算什么大毛病,真正的毛病是他们的写作,用斯金纳评论施特劳斯的话说:“用很少的材料写出很有趣的东西。”(我并不支持斯金纳,也不认为这些人可以和施特劳斯相提并论)看过张旭东的作品的人不难理解我在说什么。 丰富度和代表性都成疑的材料,加自己发明的不知所云的所谓哲学概念——对“主体”、“规训”、“共谋”、“绵延”、“生成”、“延异”等概念的随意堆砌,在各个词后加上“化”、“性”,或在各个词前加上“泛”、“准”、“反(counter)”,或用“=”、“/”把两个词连接在一起,写一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这些研究者做比较文学,却缺乏文学上的直觉与灵感,要用搜刮来的理论装作解读得头头是道的样子,然而,他们自己却并不真正理解这些理论,只是望文生义罢了。 举几个常见的被滥用的理论吧,福柯的“主体=臣民”(这是文字游戏,且福柯明确解释过这个“=”)与“权力”(大部分用这个理论的人曲解了福柯的意思),柄谷行人的“风景/孩子的发明”与“内在转向”,阿甘本的“例外状态”与“赤裸生命”(常常被反用),德里达的“声音中心主义”(我不太懂德里达,但不难看出来张旭东在胡扯),布尔迪厄的“象征资本”与“惯习”,本雅明的“救赎”与“弥赛亚时间”。 说回最开始的问题。跨学科当然不是问题,但不能啥也不精,比如那些学一些后现代就自以为所知甚多,结果既不深入文本,也不深入理论。这倒不是说文学研究要抛掉理论,只是说很多自诩懂理论的人,其实只是望文生义,把对文学文本的迟钝复现于理论上了。 进一步说,我也很怀疑所谓的文学文本和理论的二元对立。很诡异的是,这些人面对同样做文学研究的人时,和面对做哲学理论的人时,完全摆出了两种态度,就跟“双国籍”似的。因此,这类研究的“自主性”在我看来就相当可疑了。 有的人为了掩饰自己的无能,老是把问题极端化,好像不重视文本的批评是在说不应该做理论,或说什么理论是不能回避的、必须用以检讨的。这些冠冕堂皇的话当然谁都能说,但说这些话的人真的做好了吗?这个见仁见智,至少我认为相当一部分人绝对没有知行合一,这些人只是把理论提升到独断的地位来回避任何领域的严肃研究应该完成的自我检验。 这部分研究者的倾向既影响了年轻一代,也加深了误解,很常见的哲学系学生对所谓文化研究与比文的鄙视,虽然偏颇,却不是毫无理由的,最终实际是那些沉下心来正经做比文研究的人无端背了锅。 最后,这类研究者引人注目的地方,是他们试图用文学文本来说超文学的内容,这和键政差不多,但他们的作品未必比键政高明到哪里去,毕竟许多有点水平的键政人还知道史料有效性问题,知道从社会历史找多重证据,而不是数着几个人头和几段文本,便编出一套谱系来。 在看完肖铁的书后,我更确认了自己对国内戴锦华之流的讨厌(当然,这并不是说外国或国内的其他人就比这一帮人好),我厌恶这些瞎阐释、瞎比较、胡乱抛出政治暗示并试图把各种东西化约为政治口号的人。我真诚期盼有文学史功底与思想史功底皆扎实的青年学者队伍来清理这一乱象。 我不想再看到空泛地对《伊万的童年》和《小兵张嘎》做比较研究,讨论什么革命主体塑造问题。也不想看到把朱谦之一类的文人当成哲学家,在那里假装严肃地分析的所谓理论研究了。

鸿渐 读过 探寻

第六章蛮有启发的,美国的亚当观念或许还有更多材料,托克维尔的书写还有更一般的时代背景。

鸿渐的同城活动  · · · · · ·  ( 4个参加 )

本页永久链接: https://www.douban.com/people/Dingansich/

订阅鸿渐的收藏:
feed: rss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