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

2016-07-15 01:54:39
初来波士顿的时候,我们住在芬威球场附近。在那里,最令波士顿人骄傲的红袜棒球队几乎每个周末都有比赛。我们走在街上,每天都能撞见许多穿着红袜队队服的大人和孩子,他们胸前那两只大红色的袜子仿佛呼应着脸上欢悦的神色,显得格外有趣。坐在绿线地铁上,常常有种似乎整节车厢的人都在“奔赴”赛场的错觉(或许也并非错觉......    (5回应)

思帝乡

2015-07-29 09:19:00
By 韦庄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 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 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夏日游,杨花飞絮缀满头。 年少轻狂,任意不知羞。 为比花容,一身罗裳玉搔首。 休言愁! 秋日游,落英缤纷花满头。 儿郎情深,依依双泪流,恨离愁。 不忍别,待到山崩水断流! 冬日游,似水云雪落满头。 莫是谁......

先锋

2015-06-09 09:36:14
By 骆一禾 世界说需要燃烧 他燃烧着 象导火的绒绳 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 当然不会有 凤凰的再生……    当春天到来的时候 他就是长空下 最后一场雪…… 明日里 就有那大树长青 母亲般夏日的雨声    我们一定要安详地 对心爱的谈起爱 我们一定要从容地 向光荣者说到光荣
风声突突地推动着门窗上的玻璃,推得门栓也不时泠泠响动。 不知是月色,是星光,抑或是对面楼上未熄的灯火,在窗帘的缝隙里投下一束幽明的银白。 走廊上,拖鞋的声音拖沓地在瓷砖地上匆匆摩擦而过。小闺蜜们煲了许久的电话粥,轻柔的谈笑声被小火炖着,仿佛按捺不住一般沿着墙壁源源涌来。 卫生间里冲水的声音在黑夜里不断......

拜墓

2015-03-01 13:21:18
阴霾的天空下没有鸽子飞翔。 密密匝匝的雨网忽而落下来,他们一脚高一脚低地踩在田垄里,小径蜿蜒狭窄如时光,用泥泞填满了他们鞋跟的凹处。 田地里一片黑,一片黄。烧过的野草,枯萎的野草。田地里一无所有。潮湿的、冰冷的春风吹起远方的又一片黑和又一片黄。 这是又一个春天了。 他们循着祖宗的遗制,在潮湿的坟土中插上......

草芥与玫瑰

2015-01-27 10:22:14
在不到三周的时间里写完十二万字,我想,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永远也不会懂得那份焦虑与不甘。 最初接到《萧红传》的约稿,是在去年四月。我猜测,起因大概是由于五年前我在豆瓣上发的一篇关于萧红《生死场》的书评。那时的我还不满十六岁,这篇书评是我的高一语文寒假作业之一,如今读来,自然是幼稚可笑不堪入目,但不知......    (3回应)

在我们生活的角落

2014-08-27 21:29:24
By 陈黎 在我们生活的角落住着许多诗 它们也许没有向户政事务所申报户口 或者领到一个门牌,从区公所或派出所 走出巷口,你撞到一位边跑边打大哥大的慢跑选手 尴尬的笑容让你想到每天晚上在家门前帮年轻太太 擦红色跑车的老医生,原来 它们是一首长诗的两个段落 物件和物件相闻而不必往来 一些浮升成为意象,向另一些意象......

局外人

2014-03-16 10:53:53
我左眼下边有一个小圆点状的疤痕,妈妈说是小时候看外公炸小鱼,站在油锅边,油星子溅出来,正好落在我脸上。所幸没有伤到眼睛。 那或许是我第一次见到外公,因为一个小意外,这次相见的记忆没有留在我心里,却在身体上留下了永久的痕迹。 四岁那年夏天,外婆带我去她在西宁的家里小住,周末和哥哥一起去看外公。那时的我......    (2回应)
By E. E. Cummings anyone lived in a pretty how town (with up so floating many bells down) spring summer autumn winter he sang his didn't he danced his did Women and men(both little and small) cared for anyone not at all they sowed their isn't they reaped their same ......

我的父亲在这里长大

2014-02-18 17:21:43
阴雨绵绵的日子,和爸爸一起去老屋。 老屋许久无人住了,院墙上藤蔓疯长,雨水一滴一滴从屋檐上落下,落的墙根下一片青湿。 木门半掩着,门上贴着的秦叔宝和尉迟恭像早已不辨形迹。门环生锈了,松松落落的。屋里只有杂乱堆积的旧物和灰尘。 爸爸说,这屋子要一直留着,这是我们的祖宅。 最先来到这里的,是爷爷的父亲。从......    (2回应)
<前页 1 2 3 4 5 后页>

苔衣的日记标签  · · · · · ·  ( 全部 )

最近回应过的日记  · · · · · ·

feed: rss 2.0 输出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