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溺水者的故事

2019-09-16 20:44:21
林喝醉的那天,是在某个同学的升学宴上。那个同学平时在班上不怎么说话,高中三年也鲜少从其他人口中听到他的名字。所以当他从班级群里给我发私聊信息,邀请我去某一个酒店参加他的升学宴,我连拒绝的理由都一时说不出口。 到了升学宴当天,我才知道,并非是所有同学忽视了他。而我被邀请的原因,是林向他提出的。事实上...    (3回应)

鱼塘

2019-08-11 13:51:19
阿峰有点傻,一点点。 十一岁那年,阿峰家盖新房子。父亲用砖直接码了四面墙,留一个缺口,顶上拉一层油布,也不糊水泥,摆一张床,晚上就带着阿峰睡在里面。 睡了两天,相安无事,父亲还在母亲面前炫耀,说自己又聪明又省材料。母亲看着那幢矮矮的红砖房,冷哼了一声,没理他。 第三天,父亲起来干活,见阿峰睡得太香就...    (3回应)

长大之后再来娶你

2019-08-04 00:20:41
十多年前的傍晚,我总能听到阿贵在屋外喊我的名字:“小远!”他只喊一声,然后在门外等着。我奶奶叫他进屋等我,他不肯,说进去又要出来,走来走去累死人。 奶奶朝他嚷着:“不知好歹的小毛球!腿长来不走路还要干啥子。”阿贵耍起嘴皮子:“你家小远才是小毛球,嘿嘿嘿,我是大毛球!”奶奶被她逗乐了。 我刷刷地写完...    (8回应)

一碗面

2019-08-03 23:57:57
母亲19岁生下的我,难产。那天凌晨母亲开始肚子疼,硬撑着起来将衣服洗好后,在床上躺了一天,不吃不喝,疼了一天两夜,直到第三天早上才生下我。母亲说,“生你的时候,差点要了我的命。” 那时候奶奶当家,她说农村人都是这样生孩子的,几辈子没变过,她盼着我能晚一点出生,最好是在9号凌晨,因为那天是中秋节,我的...    (199回应)

寒风旅人

2019-05-08 14:02:24
一 鞋匠姓周,也有人喊他周老头。我觉得鞋匠并不老,四十来岁,轮廓硬朗,有一双深邃的眼睛。只是两鬓的白发分外扎眼。 鞋匠的摊户摆在108中的门口。一台补鞋的机子,两个板凳,鞋匠坐在矮的凳子上,佝着身子。他的周边常年四季堆满了鞋。一个红色的板子上写着:修鞋、补鞋。那是门面也是招牌,跻身在一排小吃摊中,显得...    (7回应)

一列火车呼啸而过

2019-03-27 00:17:27
奶奶在我很小的时候给我洗澡,让污水流进了我的耳朵。“你啊,当时太小了,我啊,也不知道有油耳朵进水发炎的事。我带过那么多孩子,给你爸爸洗过澡,给你小叔洗过澡,偏偏就你的耳朵出了问题。” 自我记事起,我的右耳会间断性地出现耳鸣。如果碰巧那天是上学的日子,一整天的课,老师讲的东西我都听不清。等到放学的铃...

去庆阳港看看

2019-03-07 21:59:00
高考成绩出来后,林考的最好,老何发挥失常,我普普通通,总之大家考完都不开心。没有解放的感觉。 老何的父亲当时刚调到水厂当质检员。水厂在镇的最东边,离我们的高中不远,群山环绕,是镇上少见的一抹绿色。我们仨以前站在走廊上吹风(也就只是发呆,有时没有风),碰上天气好,能看到山间的雾。老何说要去山上住几天...    (3回应)

让我们捞一下月亮

2019-03-06 23:52:17
他每次上课时都是一副慵懒的模样,蓬松的头发像是从没打理过。晚到的他坐在最后一排,等到最后一个环节,所有人围成一圈手牵着手,念出“感谢生活赐予我的一切”。他才会走上前,对着口型。没有一次,我听到他的声音。 我和他认识,是某次上课结束后,在门口的吸烟区抽烟。他找我借火,第一次借火,我把打火机给他。第二...    (2回应)

杀意

2017-12-03 09:56:28
一 我第一次见到李亮,是在他爸的婚礼上。二婚。李亮的爸爸李志明是漕阳镇上有头有脸的人物,他在三十五岁的年纪娶了一个二十岁的姑娘,令无数男人艳羡。 婚礼当天,从百佳超市到濒湖酒店的路上,三十辆豪车铺满了血红的玫瑰,在狭窄又脏乱的街道上挤出一条道来。 我和我奶奶坐在倒数第四俩车上。一公里不到的车程,司机...    (99回应)

蒲末释的日记标签  · · · · · ·  ( 全部 )

最新回应  · · · · · ·

最近回应过的日记  · · · · · ·

feed: rss 2.0 输出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