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启

2019-06-19 23:28:01
写写自己吧。 积极输入,尝试输出。

敏感

2017-11-19 19:07:30
“我在这里想要指明的是,内向人的敏感性往往会加重他们的情绪性,从而影响到他们客观的思考,深陷在认知与内在规则的矛盾性中不可自拔。 在这里,将我自己一直自我警醒的话再次引用一下:敏感无能力的男生会误将对世界的洞察当做能力,以为身边的人都应欣赏自己;有能力无敏感的男生会误将多维的人生,仅仅锁定为成就一...

命运·结局

2017-08-18 06:43:52
无话可说,无能为力。

风尘

2017-08-12 17:46:38
在这个残酷的世界上,仅仅有善良是不够的,这大约也得付出足够的代价才能懂得,野心与能力,智慧与灵性,开放与坚守,都不得不寄居在一个灵魂里。到底要过多久,要用多少无惘的眼泪,洗刷悔恨与过往的风尘。 不该有的感慨,在一首钢琴曲里被轻易瓦解,再也不能振作,阴沉的天空,等待落下的雨。无法停下叹息,不然,何以...

命运·罗马

2017-08-07 23:03:15
罗马在其辉煌的顶点,命运般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落。 寻找罗马,读读罗马史。

命运·级数

2017-08-04 23:44:07
“我们无从得知旁人的生活。除了我们能够掌控的琐事之外,我们也无从得知自己的生活。永远改变我们的事情总是会发生,哪怕我们无从得知它们即将发生。看似一如往常的时刻,却会是心碎或圆梦的时刻。时间如此坚定又稳当地疾驰,却是狂野疾驰在所有钟表刻度之外。改变一生只需要那么一点点时间,领悟那改变却要耗费一生。 ...

异乡人

2017-08-03 22:42:44
(非原创) 无论在哪里,我们都是异乡人。 正如于坚所写的那首诗《故乡》 : 从未离开 我已不认识故乡 穿过这新生之城 就像流亡者归来 就像幽灵回到祠堂 我依旧知道 何处是李家水井 何处是张家花园 何处是外祖母的藤椅 何处是她的碧玉耳环 何处是低垂在黑暗里的窗帘 我依旧知道 何处是母亲的菜市场 何处是城隍庙的飞檐 我...

哀伤

2017-08-02 22:42:01
*来到这个世界,被筛选,被挑剔,被赋予使命。我们被杀死,中途夭折,轻易放弃,多次失败,多次重头再来。变成暴躁的炸弹,变成美丽的花,我们恶心难堪,又美丽动人,充满希望,却又满是不堪。你用悲伤去看,这是一个充满死亡的地方。你用努力去看,这里充满了永不停歇的希望,人们都带着笑。* 用巨大的哀伤去解释现实,...

城市

2017-08-01 20:26:20
城市好大, 但我拿什么拥有, 往事, 也稍显陈旧, 如坚硬的群岛, 散列的星宿。

命运·密码

2017-08-01 20:21:05
命运强加于我的苦不堪言,世界于我而言的劫后余生,一次次地慌张惆怅,一次次地不知所措,又一次次化险为夷。戏弄,嘲讽,如此淋漓尽致。 “也许我还是适合一个人生活。现实世界,没有我的理想国。曲折蜿蜒都是真相迟迟不来特意恶作剧的讽刺。” 我的问题是:背负恐惧的背后,非要是末路吗?——《大护法》 无数的错过,...
<前页 1 2 后页>

协行士的日记标签  · · · · · ·  ( 全部 )

最近回应过的日记  · · · · · ·

feed: rss 2.0 输出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