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白的广播

沐白 说:
2021-09-09 00:26:15

临过魏碑才发现当年的刻工是真的文盲,对着字都能刻错好多字,甚至都能看出他们是为什么刻错的。对照着高昌国墓表墨迹,能看出有一些碑是真的偷懒,毕竟刻直线比修曲线要省工,更不可能去考虑后人如何临碑的问题,当然这个体系里也不乏刻工精美极接近墨迹的,但直来直往方方正正的二次创作也阴差阳错造就了一种独特的样式,也算是一种无意识的艺术创作了。 但临碑我还是倾向“透过刀法看笔法”的思路,个人觉得拿着毛笔模仿刀法和石头斑驳的肌理效果意义不大,甚至觉得有点蠢,这跟当年的一些刻工一样无知和偷懒。 临碑有点像当侦探或是谈判人员,原文书写者像是被刻工“绑架”和“藏匿”了,但却要通过刻工的转述从蛛丝马迹中发掘拼凑出书写者本来想传达的信息,起码这一点还是很有意思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