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洛哥没有故事

2018-08-30 12:05:36
舍夫沙万山城夜景
命运就像阿拉伯人的头巾一样贴在我那油乎乎的头发上。 ——波拉尼奥《我是自己的巫术》 1 拖着行李行走在摩洛哥的大街小巷时,我不止一次地回想起童年。 一模一样的小卖部的昏暗灯光,巷口聚集的无所事事的青年,天空是干燥的玫瑰紫,没有一丝云。醒来时天花板被阳光的反光照亮,熏风掀动窗帘,其后模糊的窗随光流移动,...    (1回应)
我统共来过巴黎两次。 初次来时是盛夏,天色总是明媚,太阳照在眼睑上,总使瞳孔缩成针眼,以免光线射入过多。有人说,在几乎目不视物的时候,我们最有可能陷入爱情,那大概是巴黎的夏天。再次来时,巴黎已经入秋,抵达和离开都在下雨,因为有了窗外这种雨天的陪衬,竟有些来日方长的倦懒味道,倒带般后退,退到时光尽头...
整个2017的1月到8月,可以说是写文上一事无成的八个月了。说是比往常更忙也不恰切,大学嘛,一直都是那样的,甚至现在愈发确信,往往是愈忙愈有创作的欲望,愈压抑愈有释放的冲动,人闲下来的时候心也是闲散的,笔钝了写不动,心闲了卡文了,是很悲哀的事情。 去年年终时身边所有人都在做总结,当时忙......

空庭无玉树

2017-04-22 01:19:56
其一 港市春天是很常见这样的多云天气的,尤其今天的云懒懒的,像一名女人摊晒在染青被上。段辞傍晚时走出公寓,抬头望了一眼天,心道该下雨了,如此一来,今晚约好的江景怕是要减了大半。 时至今日,他依然喜欢将人约在华庭顶层,无关其他,只是习惯。港市这个地方,因为靠近海,被海风吹拂的都是风情,华洋杂处的地域,......    (1回应)

驭风行走

2016-12-11 15:17:28
很多年后,我想我会怀念在深外的这段日子,风雨桥长长长不到头,每一滴落在自己伞面的雨都是独一无二的,等待日后某一天将它挂在心头。闭上眼就是一阵狂风,暴雨噼啪,水流成河,从教室几近落地的窗户向外看去,卷卷乌云压山欲摧。闪电当然是有的,并且特别绚烂,是漆黑夜空骤然劈裂的白亮光束,美得惊心动魄。 每每暴雨......    (5回应)

科西嘉笔记

2016-11-28 12:03:47
Note. 00 我将手抬起,又放下, 全程轻盈得像一首诗,句点在路易斯的面容上。这么多年过去,他依然很年轻,鼻梁挺直,带一个小小的结,眉形舒展,眼尾垂落成一道弧线,而嘴唇天生微微上挑,任何时候都像是带笑。 我看着他,那么绝望,沥尽所有艰辛,如今只想真心实意地赞他一句好看。我不敢描画他,甚至无法记忆这张面容......

世界四分之三宁静

2016-11-21 11:47:03
1/4 田枝从未觉得谢一沉需要一个什么人,任何一个人,比如朋友、恋人、师长、领导,简而言之,可以倚靠的对象。他们叫他谢一神,大概是有点道理。她喜欢看他身边自成一个宇宙的模样,时间在这种人身上会放慢脚步,无惊无扰,不显露痕迹。她自认从小性格散漫,属于学霸环绕依然安之若素的类型,却第一次在谢一沉身上栽了跟......    (73回应)
“走进沙漠并不是看看绿洲,而是要把一口井当做我们的信仰。” 人类总是习惯从大地仰望天空的秘密,因为我们住在一颗流浪的星球上。由于有了飞机,这个星球的来历就时不时地展现在我们面前。这些广袤的地理,一马平川落落拓拓的平原,高大的山地,五岭逶迤,千仞壁立,干旱沙海,破碎高原,燥热盆地,岩浆凝成的山体,......    (2回应)

而今夜你将置我于死

2016-03-16 01:15:16
而此处你将置我于死 在今夜 我梦的冻雨淅淅沥沥 覆我以雪 你穿过一千条纤细玲珑的结冰的骨骼 光线平行却始终倾向 深入寒冷内部的垂直到达 此处是最后一次凋谢 最后一次别离 最后的死亡 冷锐一如 冬日漫长的国界线 我无法说出 无法回答 以钢的语调 还是铁的神情 说 无法说 今夜 你将置我于死 于寂地 于万有之中的 虚无 最......    (1回应)
波西幼年照。
那是1890年的伦敦,在支离的树影上,我看见一个少年的影子前行。他的双肩纤瘦,腰板坚直,不知道宇宙将凝结为一浑浊磨花的玻璃球,众星压叠如湿重的枯叶。在那一握若脆的手腕上系了一艘油轮的驽重,它的主人却有一双犹如天空滋味的眼睛,里面还葆有溶润的、清洁的天真,美丽的天真。多年过去,他金发依然,风流依然,忧郁依......    (36回应)
<前页 1 2 3 4 后页>
feed: rss 2.0 输出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