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向清晨显出 路的疲惫 * 山间的小径 记忆的公骡 * 眼眸解开秀发 睫毛的大胆举动中有不祥的 意图,内心的命运 * 船夫们,拖曳起那目光吧 从树叶到树根 * 当迷失的苍穹死去 白云犹在 * 投射完毕 任何距离皆废止 石头筹备自己的特赦 * 光交付了自己的秘密 夜是一个全新的机遇 * 目标自身携带着眼珠的 长指爪的踪迹 激动的...
“……我一直时不时尝试着把哲学搬上舞台,搬上不能有傲慢之举的舞台。” ——雅克•德里达 (言说,缄默,差异已现。 整体空白之地,碎片亦复如是。 一滴血,书之太阳。) 我们赋予能引发火灾的字母以纵火权。 词语是腾天烈焰的世界。 上帝从未停止在祂名字的四团火焰[[1]]中燃烧。 哦,转瞬即逝之白昼中永恒的白昼。...
“为什么你的书只是一系列碎片?”有人问他。 “因为禁令并不处罚破碎的书,”他回答。 可他最近不是还在日记里写了这样一段话么:“我写了一本书,想把我用词语塑造的上帝的形象完整无缺地还给祂。 “在这样的条件下写作,会不会因神的愤怒而死? “……因所有形象中被禁止的那个形象而死?” “我们无法阅读抹除的东西...
“黎明只是书的一场壮观的火刑,”他说,“是至高无上的知识被废黜的壮观场景。 “所以说,贞女即是清晨。” 书写的行为是孤独的行为。 书写是这种孤独的表达么? 是否存在无孤独的书写或无书写的孤独? 孤独是否会程度不一——不同平面,不同层次——有如暗与光的渐变? 此种情形下,我们能断言说某些孤独被献给了黑夜...
悼亡诗二首——怀念保罗•艾吕雅[[1]] 一 街衢衔哀 路灯知夜 意象中 我藏起被逐的 魔术师们的镜子 炫目的青草钥匙 太阳 在应许之手的范围之内 战败的暴风雨 馈赠辐射的箭簇 我看见 教堂门槛上 平静的管风琴讶异的脸 有节奏的斑驳步履 爬满屋顶的慵懒藤蔓 街衢衔哀 路灯知夜 意象 托付给被吞没的大地 和雕刻出的梦 四季...
纸页具有颠覆性,词语以为可以在此立足;词语具有颠覆性,纸页向其开放空白。 雪中跬步足以撼动山岳。 雪不了解沙。但荒漠既在雪中,又在沙里。 冰冷是峰巅的空白。 黑色是词语的太阳。 纸页和字词的组合——白与黑的组合——是两种在其联姻的中心缠斗得难解难分之颠覆的结合,却以作家作为代价。 表面的和谐往往掩盖着...
(他曾在札记中写道:“对那些威胁之物,我们以其人之道回报之。颠覆从不是单向的。” 这本小书,藉其题目,藉涵盖其中的作品,与十卷本《问题之书》[[1]]结为一体。它无疑也属于颠覆。 倘若把同一个题目赋予两个不同的文本,并把某种统一的语境随意强加给它们,是否会加剧它们之间的对立呢? 冲突是内在的。 因此,为我...
一 港湾 大海的花苞 鬃毛上涎沫四溅的马 口中马衔里的地平线 贝壳是无尽之声响的 彩画玻璃窗 放在捣碎的宇宙沙粒上 鱼群,晕头转向的人质 那边,另有阵阵声响 海藻窒息的呼号 少女 在荒芜的花园 抹着告别香水 丢下手帕面纱 双手卷拢传声 诸世纪拄着死亡之树的 拐杖,伴着被征服之 枝桠的热狂 (诸世纪,贪婪的树皮) 坟...
阿斯里拉比问德班拉比:“什么在支撑着你?” 德班拉比回答说:“虚空。” 他又接着说道:“虚空不是也支撑着宇宙么?” 哈萨德拉比写道:“上帝是怎么知道祂的权力的,既然祂只把权力用在自己驯顺的造物身上? “上帝对上帝无法行使权力。所以深渊对深渊也无法行使权力。” 一 伊萨赫拉比是圣书注释者中最具争议的人物...
一 “离开书,犹太教便无从构想和解释。” ——费迪德拉比 “未知是我们的第二张脸。” ——阿古尔拉比 “既然词语为犹太人而造,如果犹太人自身成为了上帝的主旨,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光景?” ——玛尔瓦姆拉比 他说:“人类的上帝是由人为其同类雕刻出的神;是无从表达的缺席中心的一个概念化缺席的反映。” “没了欲...
<前页 1 2 3 4 5 ... 17 18 后页>

刘楠祺的日记标签  · · · · · ·  ( 全部 )

feed: rss 2.0 输出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