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尔登湖的反光
水蛭 2014-10-05 01:10:07

当你认识到歌声的美后,就不会想要继续说话了。

我时而感到痛苦。这个世界上最动听的旋律就在我的喉咙里,而我站在茫茫山顶,面向因为宏大而渺小了万物的图景,只能抓耳挠腮地发出几个杂音。长久的沉默萦绕着我,我开始感到害怕。这时梭罗自树林中走出,毫无畏惧地走到山顶边缘。他张开嘴,旋律便如流水般顺势流出,横漫天地...  (展开)

订阅水蛭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