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largnomon
木屐掉了不过把它送给水洼。

filargnomon的日记  · · · · · ·  ( 全部 )

我对人精神比较关注,我朋友都是这种。他们比我还寸步难行,他们精神问题严重,我也被拖着走,我放不下他们。所以我得选一个自己支配时间的职业,慢慢来。等朋友们成熟起来就好了。当然这些对我家人没价值,他们觉得一点也不好。但是灵魂交流很有意思,有过就不再想旅游了。景点都是制造出来的,但人的灵性是难发现的,...
https://changba.com/s/UkifAcFXBDnzy31xEMxmDg?&code=RkvQSz26klpLcMq2en0yLzhAVmoilmaKD0TCPNm
你是操控巨大机甲的萌妹。你知道我想起什么了么?高一扫雪的时候你问连子钧:为什么说唱要骂人,他给你解释了挺长时间,你也许明白了,也许没明白。骂人重要吗?不重要。重要的是骂人的动机,引发动机的原因。是你妈妈,也是我妈妈。是可恨的大多数不自知的妈妈。我是动机,连接着妈妈和你们。在母体中。这是原罪。我以...

filargnomon的相册  · · · · · ·  ( 创建89 · 关注2 )

必死的测量员
2018-07-14更新
笑得肚子疼
2018-07-14更新
回溯史前管乐器...
2018-07-05更新
中外不必读书目...
2018-05-24更新
一如他家
2018-05-08更新

filargnomon的豆列  · · · · · ·  ( 创建671 · 关注229 )

Can:ダモ鈴木バンド(DAM...
共8个 2019-02-16更新

1.Cuzo & Damo Suzuki 2011

2.London Evening News

3.Damo Mord Live

...

rio
共23个 2019-02-16更新

1.Passer Gullfisk

2.Hulemysteriet

3.Unrest

...

Chet Baker Discography
共23个 2019-02-16更新

1.1994 - Chet Baker in Italy 1975 - 1988

2.Naima. Unusual Chet Vol. 1 1983 - 1987

3.Live At Pueblo, Colorado 1966

...

Dizzy Gillespie Discography
共13个 2019-02-16更新

1.1993 - The Greatest of Dizzy Gillespie

2.Birks Works: Verve Big Band Sessions

3.Birks Works: Verve Big Band Sessions

...

留言板  · · · · · ·  ( 全部 )

  • filargnomon
  • filargnomon:   那种暴戾感情,你是无法理解我的,当你说的那些话的时候,我事后怎样想,那是一种无法诉诸语言的后发情态,而我们的忏悔录都是在后发情态中完成的。可是你最近的人往往更无法接受你的后发情态,在他们眼里你没有你。     2018-07-20 00:41
  • filargnomon
  • filargnomon:   我对精神病人是共情过强过度的,我想抱他们,心疼他们。但是我真不能了,如果我真的爱他们,我就要离一些了。相反我对正常人总是掀翻的,我要正常人更强更强更强。     2018-07-20 00:40
  • filargnomon
  • filargnomon:   哪些东西能讨论哪些不太能,是可以拿出来说的,知识基本都能讨论,但知识意义不大,情感意义也不大。灵性讨论空间为零,但它却恰好不是相对主义的,灵性应该被意识到在“是否存在高低”方面永远存在高低;希伯来是不是对的,看看犹太世界到底是不是对的,幸福的?我们应该问问犹太本身的发展,而不要只是主张自己。否则等于你说要通三统,中国人老是在甘通三统那儿瞎搞,那不就是投降吗?     2018-07-20 00:39
  • filargnomon
  • filargnomon:   听Circus,我特别累的时候总是有肌肉颤抖。脑子里的声音是:四大阶层,原型(宗教哲人)-符号(王权)-世界(职业开拓者)-士兵(战争劳作中添砖挑担者),也许这对应的是婆罗门、刹帝利、吠舍和首陀罗?     2018-07-17 20:32
  • filargnomon
  • filargnomon:   黑鸟:卤菜喜欢卞之琳废名,我要恶魔诗人。看与听并非私密之事,毋宁说,它们构成了诸多不断被再创造出来的历史或地理图像。是谵妄创造了它们,作为一个卷携着词语遍布宇宙的进程。然而,一旦谵妄溃决于一种临床诊断状态,词语则不再向任何事物敞开,我们也不再能经由它们去听到或看到任何东西,惟一存在的,是丧失了历史、色彩和歌咏的夜晚。文学乃是一种健康状态。     2018-07-17 17:13
Mor Karbasi,Yasmin Levy,Kol Oud Tof,Chava Alberstein,Arik Einstein,Orphaned Land,bouzouki,saz

关注我的人有这么多太痛苦了这些人我不需要而且我也不需要互相的理解那是一种tyranny而不是暴力人就是弱的它需要强的但是这不该以你那种方式存在对我就是这样可怕我知道外球人可怜但还是可怜他们并且无法祝福。
https://cn.imslp.org/wiki/%E9%A6%96%E9%A1%B5 找score用。
http://www.cnbird.org.cn/shouce/c.asp.htm 看鸟用
http://forum.wordreference.com/threads/japanese-resources-suggestions.213586/ lucaifenism 看不懂
http://cn.imslp.org/ 哈哈老年荣光
http://www.oldmanemu.net 哈哈儿童荣光
https://avantmusicnews.com/
https://www.jazzdisco.org/jimmy-giuffre/discography/
http://www.blastitude.com/suncitygirls/
anachronistic
don barreto
Alberto Socarras
Wayman Carver
Frank Wellington Wess
https://raag-hindustani.com/Scales3.html 学rg
https://avantmusicnews.com/
http://www.zhurengong.net/index.php?m=content&c=index&a=show&catid=6&id=4300 dang
http://hao.xsldh.com/search 小森林
PAREIDOLIA:Ginyuki。
https://www.jiumodiary.com/ しゅhttp://www.ireadweek.com 同上
http://www.snappywords.com/ 同义词
http://ac.scmor.com 骨骼
http://www.kanripo.org/catalog 月宫日汉古籍
https://site.douban.com/AfB/ 巴洛克小站atheneum
https://www.douban.com/doubanapp/dispatch?uri=/review/7121449/
https://www.douban.com/note/649642211/
我憎恨任何修辞学,就像修辞学可以表达任何“我憎恨和爱‘类’”,因为符号函数就是恐怖主义对恐怖主义的战争,不要被牧羊的样子骗了,它们正在烧毁一切,侵略世界,“为了生”,它们如是说。
“我们中有一人,由于闪电一次又一次向他闪烁,使他实际上处在连续的光亮中,这样夜晚对于他就呈现为白日。”

肉体とは魂の器に過ぎない
THE BODY IS BUT A VESSEL FOR SOUL,
魂という暴君の傀儡(くづつ)でしかない
A PUPPET WHICH BENDS TO THE SOUL TYRANNY.
しかし、肉体は永遠の存在を許されていない
AND LO,THE BODY IS NOT ETERNAL.
日々、塵に帰さぬために
FOR IT MUST FEED ON THE FLESH OF OTHERS.
他の肉体を喰らい続けねばならないのだ
LEST IT RETURN TO THE DUST WHENCE IT CAME.
それゆえ、魂は
THEREFORE MUST THE SOUL
他人を欺(あざむ)き、貶(おとし)め、殺すのである
DECEIVE,DESPISE,AND MURDER MEN.
  ——A.J. Durai


苦难,教育和转化。被授予宗教奥义者不应是学到什么,而是在他们自身实现某种转化,这种转化使他们能接受教育。
何为[任何人]?在观看中我们得到这一指称?在画质中?在至诚实意中?在思想中?在诗外?在田家外?何为别人?歇后语,声音,复读,和对偶?“无可朽腐”对“未曾生存”?共相共情体?距离感?本能压倒差异?野火,地火,无可烧尽的无声胜有声之息?
我猜有一天我会疯掉和人类绝交,因为在那些重大事务上只有一个人发出该发出的声音,这是对公正最大的蔑视。
任何社会最恶心的一面莫过于你最喜欢的东西的评论页面吧。我取关了。我甚至耻于和任何人讨论它们。
词好比划江而治,越淬火的战场,意义的选取性也就越鲜明。所谓欣赏,喜欢,阅读,是什么?有几种来历组成了我,然而你拒绝这种来历,是如何能叫读,爱,理解?
我死才是悲哀。一个人也不会有。大家都满口“爱”呢。看见尸体就没什么说的了。想把你们培育成最好的,但毁了。
千数狂美围拢我万数海地似唯恐我
我说我最喜欢林昭的事,我就是林昭,就取关我了。是的,标志性建筑。
绿玻璃恶魔永远不会知道她说的那个最好的人每次骂我多少万句子才会开始聊天(反正删了你又看不着)。
算了吧不发了。其实情感真的很简单,你喜欢就别干涉我,做点真实不朽的事业,给人带来光明,可是我只要听你就是你觉得我又恶意,而我总是强硬反抗的,所以你反复重复你那些话。精神病人的理解是片面的,谁也没想你死亡和痛苦,你释放自己吧,生命很美好,请给它自由的爱。只有不去限制和追求自由,你的自由才好。爱是可以自由的,你要带有平衡心听听卤菜粉,和别人,你别只是像固化的你。最开始好往往是因为那时候自由自在有空间没管理自我克制从不怕失去,那才是稳固。信任多好,你们失去了,我也只好做自己的事。
苦命重要。太苦,太重要。我们每天探讨的就是如何更苦哈哈这么说我是个不伊壁鸠鲁的人。快感来自更苦。妈呀,眼泪与圣徒…
[你是唯一一个我说“想亲”的人里没绝交的。](对风说话。)(你是我见过最爱人的人。)
我头一次遇到这种人。能把全体人类都骂一遍,把恐怖当作荣誉,众人指责时却很开心从不照镜子承认自己在作恶的…而且再三不懂宗教(宗教意思就是,总依赖,总自诩超越全体数学家…一种不容批评的恐怖主义),把自己置于神地…("你别依赖外部,过度依赖不是很清楚自己是在耍儿童神格么?""你不许被赖,你真狂,我就要赖。我没依赖,我就是要赖。""你别""我就",哪种是?不是很明显?"请,离我","绝不,就近你",这个"就",很恐怖吧?那种不顾一切撒泼撒娇的,的确"未变"——从过去就这样,看见了吧…?过去,就这样,才怕。一个怕的,和一个躁的,哪个撒野可怖?一个独立的人怎么会这么严重地赖,这个对象不被强迫成非人,成神,是什么?"我不是神,做不到被赖很多都做不到呢…我蛰居了,因为他们也遇到过这种人,我听他们说过,遇到这种你只能坚定离开,他们会拖垮任何看得到的…他们长大了,我却很小。")"我只是不想理你了""我只是想玩游戏"…
但是我从没有拽任何稻草。异地,流亡,真实…谎言!可笑…!我是萨德就对了…?
我哭,忍耐,我能做到什么忍耐,我不应该爱你,我们必须保持距离,我们应该互为一体。这样我们就是我们。我希望这是最长最珍惜的东西,不再被外部劫掠…我知道语言巴别塔在一门语言里也存在。痛苦在于友善得到的友善也是巴别塔,它如此邪恶不通人情…
我最讨厌放鸽子的。
我知道为什么我和末人相处不好。我太疯狂,我要求对思想的全面投入,任何一次没有对思想本身进行共同谋划的回馈,都会被我视为远离永恒的行为。我知道我爱什么,为什么爱,比较,以及爱后如何防止破碎。我要最疯狂的理性,因而我反对理性。荣光属于自己,不是人类,不是什么希腊,不是文字,不是游戏,不是爱,一定比这些加起来还值得思考;不要情怀,那些坏作品只是情怀,而真谛我们一定实现得了。
盛满彼此的杯,却不要在一杯中取饮。
彼此互赠面包,但不要在一块面包上取食。
站立在一起,但不要靠得太近,
因为殿宇的支柱总是彼此分立的,
橡树和松柏也不在彼此的阴影下生长。

要说我不珍惜而且不心疼是太侮辱人了,我痛苦不就在于我说的那样:我像同理心世界的陈公博一样?
尼采太对了。爱的最恨。


一个熟人对象像自杀了,我看了他给我的那段话。抑郁者(泛指,不说病)是知道自己“反复”的,说到底抑郁或现代,破坏的是“参照能力”。我在和多数人交流时都能感到,但不强烈,都勉强合格,但给我阴影的几个绝交者却不是,你和他们说不清,他们反复而不意识自己反复,反而说你反复,你就再也洗不清了,但我和他人就没耽误效率;从此我最担恐反复者。
地狱。我根本无法想开。为什么爱总是这样折磨我?爱就是伤害死吗?
“捏捏脸”、“挥挥小手”。好沉重……我之所以后来对人没什么坚持就是因为对他者的反复进行坚持的语言成本太高了,专注和坚持这两点对艺术是很容易单向取得双向成果的。
人生过处唯存悔,知识增时只益疑。啊小约翰啊。
在现代完全失败,我有的唯一能力是在贫民窟也无能去下降吗?千疮百孔——就是时间的造物。有基因行宪,有舆德行宪,除此不是灰色行宪?现代人:最破碎的进入,没有破折号或破折号滥用的rozhdestvensky…
http://www.cnblogs.com/devymex/p/3387054.html乐理给你用的。
说变就变。爱你,恨你,冷暴力你,这一切只在很快几个小时里发生。
我们将桥梁拆掉,甚至将土地毁坏,登船离开陆地......啊,小船呀!要小心!此刻你身处大海之中......没有比“无限”更为可怕的了......呵,如果你染患了对陆地的思乡之病——仿佛在那里有更多的自由——那么就不会再有"陆地"的存在了!
ブラッキー,英文︰Umbreon
—— 尼采,无限的范畴
pareidolia和epistrophy这一组好看啊。

你:从绝望开始。最后变成轻松好滋味。
具体的我是星穗,我不怕具体的我,也不怕抽象的我。
投入过多的人,都怕人。
moondog:有两种immortality,一种是对“已存在的”immortality进行崇仰的immortality,一种是对相信的immortality做出的immortality,子在川上曰的是当下之后:唯一性的immortality是:Here and Now。
我挺可怕的,除了卤菜粉,好像所有国骂的都不交了,可能我熟人都好,或者眼睛较迂腐。清晨迎着痛苦起来,鸟也是,过去塑造命运的你,你塑造你的命运。那正反都没什么,重要的是词不用精神胜利,就是最好的与最突破最远离家族的。
成本高啊!低啊!生命!紫荆皮去了!已经死去了!
我有一天起来听到“可爱的,前进哇”,我惊呆了。
刚才一下想起再活一倍时间,我就没有家人了,很惊悚。那个时候我就彻底变成僧侣了。…我们没有信仰的人一定得更努力才行,因为我们没法骗自己。
在稀薄的地方——一切都是浓的。
所有僭主里哲人是最大的那个。
我学到了一种经验,以前用自我与它来和他人分开。现在要少一些自我。人的价值应该由——对不对等的事物用决心和行动行动——塑造、决定,而不是靠“我很重要”决定。

单调性就是钥匙。尤三姐是个工作室。尤三姐之前活着的风流是为了一次永恒;尤三姐一次单调性的祭火翫了过去所有搏斗过的他律。要想不是牧(主人或…)就在床上,单调性,简直就是刎人的电。人们哪里识别得了尤三姐!

“‘永久’早许给了别人,粃糠是我的份,别人得的才是你的菁华--不坏的千春。

它只是像璇儿一般无法被寻觅所感知与告知。

其实没有审美,只有刺激叠加造成的偏好之习惯。反过来,如果我们一点叠加量也没有,我们最中正敏感,却也因无法比较而不知作用。不信你听这声,它独自存在,具体好不好?不好在哪?你就不知道了。(悖谬语言学结构主义的设问窘境)

卤菜粉:“幸福,我不要受你的私贿/我的世界不在这尺方的墙内”(闻一多),说的是你吧!(嗯,也是我啦)
vysotsky de andre georges brassen
(不如洛特雷阿蒙的人。魙魗魇魒魖龞羐)(douc.cc/3T8CpK
总体上夸不用经常说,最志同道合的人,往往是指正多…夸不是没有,不是没发现美的眼睛,只是近邻不需要:“礼貌和尊重是两码事。我估计很多人是不懂得这个的。有财产的人慢慢都会很懂礼貌,但礼貌的人是否尊重就未必了,往往并不是,而且背后是另一面。人们对伦理像一种买椟还珠的态度,看似礼貌好,没礼貌坏。可是尊重的部分往往只能在不讲礼貌处显出来,那不仅是人最相处和自身的深处,更是比起表面文章上下最注意实质的品性的心智。”我和有的人了解到,食色确实是很需要的呀…我的意思是,现在抑郁的人,太多了。哪怕不是病,也是影响精神的。他们告诉我,吃,没有食欲,也会吃吃吃,因为感觉无聊,或者焦虑。而性也一样。这样,我也能多理解某群体一些。不都是教育惹的祸,也是现代太快了,压力太大,物质太多,组织分类太多吧。这样想,就不都是人怎么样了。这是无奈的,不是自由的。那这样他们、大家,爱食色,其实也不是爱了,只是没办法感受到“活着”,想死,又不太敢。或迫于压力,自己以为还可以在性泛滥与形式婚之间寻求尽一个人类责任的办法…

讲礼貌就无法在知根知底处挖掘和推演“尊重”,而尊重却可能完全与“讲礼貌”对立;讲礼貌难触及“尊重”的核心,尊重则需要破除“讲礼貌”的假道学。毕竟,讲礼貌谁都能,尊重却不是,即使是优秀的内省者也难恒;处近则不是谁都能。很可能讲礼貌的人完全不尊重人;而尊重人的人完全不讲礼貌。不在乎社会性的、台面的虚礼执着,才能瞥见破击大家都“讲”的“礼貌”背后的沉重“音容”之尊。不破无尊;尊须无礼。

这样的群体,对人是无妨的,喜欢扎堆,实质性思想互进却极少。一万年也没有心底话;一开口就是华丽的礼貌性用语——无荣辱的反殖民观(矛盾)。反而是最糟粕最激愤的平静景观。

人们对材料准备对自己的创造影响的判断决定了人们的创造行为取向:是创造性灵的,或积累论证的。
即:我们对时间的看法:我们怎样看待打卡?过去和未来有何区别?不同的时空质料支配我们的疗愈进程在我们选取后创造出所服膺的是哪一种,有准备的砌墙与无准备的魂灵,纵欲于质料与虔敬于质料或纵欲于魂灵与虔敬于魂灵,不同是什么?这些生产到底是什么?今天能做的,将来能做的,过去能做的,凭借质料能做的,与无,与积累,差异在哪?你为何选取这种?灵性贡献的上升与工业技术的进步孰更紧迫贴切自身或生命?人们寻找一个“最佳时刻”,但每一时刻都无始无终地体现了你自己是一样的,你是不变的,你的变与你不是别人有关,是别人让你以为你不一样了,你的不一来自于你的源泉是一。现在就想这个问题吧:你比别人更好,那只说明你比自身更坏。

我没有什么生活能力。过去将来、有人没人都没有。金钱对没有做事的时候的我来说无意义。我每日有没有人、是否有充沛都过于痛苦,所以谁也不需要说我。我不需要。最简便快捷并少压迫健康的健康标准,我达到即可。我把一生要做的做完就算尽了我的本分的部分。我不愧对自由与我的民族。为了它们我透支、捣碎并耗尽了我生命的一切。对的,我浑身是刺。你喜欢刺?一定不是我朋友。远看我一定很好;小心近看罢?所有人都跑了。
(有人问我这段话是“以何种心情”写下的:
“很清楚地表达了我不再是活着的”的心情。要知道我的敏感度与你们不同:希望别人别再认为我是活的。
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3952303/过段时间就读。

岂有豪情似旧时。自诚明,谓之性;自明诚,谓之教。诚则明矣,明则诚矣。
忞:自我勉励振奋。说文解字:忞,自勉疆也。

我是非常在意“言必行”的人。若有多次不能做到,会对人的评价极低。之所以之前对很多人的评价有变化,从很高变到很低,都是观察的产物,短则一两天,长则一个月。卤菜粉是唯一一个在与人交流的时候确实能记得自己说过什么,并实现的人。这才是我说的“永恒”意义所在。在现代、在古代、在乱世、在断裂处,都能找到一致与可靠的品质时,那就是人最好的品质了。不是因为这个,我也不会那么夸你。其他人会不会达到这个,我不知道。这是我衡量人的第一标准。

另外我对抑郁症的评价一度很高,现在很低,不是你低,是言行的低。大部分抑郁人语言都不同,都深,都反传统,但其实一点都不克己,完全是言行不一的人。所以我对他们的不信,从信任、敬赞,走到了完全不信。所以没什么可说的。

有能力面对残酷再和人谈爱。无论是中年人是否有你想像的那种纯或爱,还是你我之间、众人之间的爱到底是怎样的。没有面对生活残酷而非你那点沉浸的勇气,就不要说那些纯粹的字。)
(我辞职是为了钱?是为了工作?是为了偷懒?我告诉你了,20万是学费。你说我们聊天是搞笑吗?让我赚这么多?连985的博士都不能。你让我?你让我累死累活,然后慢慢与f越来越远?我现在很近,但如果工作就很远。你这都不懂?

我只是在告诉你,你的那些吸引,反而耽误你自己。对关系的经营有反作用。但我反而还是最重视你。结果你屡屡说我对别人更好。“更”这个字,只是在比较互相的努力、发挥不同职能。最好的情况是,恋人能取代和完全盖过了那些研究生给我的建议、帮忙。但你没有,我也接受。你觉得还想要怎样?我已经对恋人非常宽和了。以前要求就是,人要是“全人”,全都要做得到、能做好。现在根本就是不要求那么全面了。)
——但人本来不该因为人也应该去努力(即:与apocalypse无关)。
(人不该互相需要。需要就会变成温存。人要强大,才会变成反替换性的。正因为不会替换,只要你,所以才要求金钱,要求信任,要求残酷生活的能力,要求摆脱反复。)



“太阳已经升起来了,黑暗留在后面,但是太阳不是我们的,我们要睡了。”
“你又想抛弃别人,又想得到道德。”

http://www.xiachufang.com/recipe/102272001/卤菜推荐一个人做这个。(其实我蒸饭就这样的。比煲仔饭好吃多了吧我自己做的。)
https://greasyfork.org/zh-CN/scripts/36067-douban-download-search-支持https
https://www.xiaobd.net/t/267278如果你找不到密码用这个。
http://www.dupanbang.com/ 关联文件

http://musicmp3spb.org/
https://rutracker.org/forum/viewtopic.php?t=2318733

https://github.com/getlantern/lantern/releases/tag/latest

http://antigravitybunny.com/?p=7207
Verbal Advantage全集 - 主播电台 - 网易云音乐 http://music.163.com/m/radio?id=349247056&userid=53297249#?thirdfrom=douban

苏格拉底的契约精神:遵守法律。它让我们看重量。以为它的遵守意味着让城邦变好。但别以为你的死和你的理想会让城邦变好。
第一条:考虑对方重量。考虑对方重量。考虑对方重量。

没有面孔的才比较有影响。对吧。见了就不再觉得这个个体可以影响你了。


我发现我的表达很有趣。即便我是无言的,我也是炽烈的。将来他会被人想:“他是否想我们想他”;而他想过:“我无动于衷:我耗干了。我生时想了;我死后更想;然而总体上生死都没想……我想得太多了,导致我对你们无动于衷”。“我没有上过胡塞尔的课。这反而使我成了最受他荼毒的人……我每天都解剖我自己……”

人一定是来寻找敌手的。只不过有的寻找形而下的敌手,有的寻找形而上的敌手……

神性之所以是好的,不是因为人生而有涯或无涯、物数而无限或有限,而是“永劫轮回”。因为确乎存在一个能替代全部的情况,所以我们必须觅得“太一”。若是因多也能代替“一”,那只说明你还需要耗费和卑下。这一点也不玄奥,甚至没有宣传任何形上思索:就是有的肉比其他肉肉质更好,吃过一次再也不惦记其他肉,而这肉还是可培育、可互动的……肉质神性到这种地步,以至于你看见肉就想“哕”,而你钟爱的肉,则成了植物-琥珀。这件事的主要分野在,人们能如禽类撕食,你也不是不能,但你分析了一下,摇摇头;你能筑芝兰室,他们却不能,他们活在芝兰也还撕旁人的肉,无论谁的。最简单的回敬即“这宇宙就是虚妄的,就是让我们厮杀、滥交、暴虐、贪婪”;但回击同样强力:“正因你们虚妄,我才开悟何为不虚妄:连你们自己都知道你们在做的是虚妄——因你们控制不住,只因虚妄:你们知道上帝已死”。还有一点,即:“当那唯一的善在我心中时,我不再惦念其他的;即使我充满贪欲,我也发现这一大于多,一旦比较,我就回归一,并发掘,多虽还在,但多是‘所有玫瑰都一样’的末人论调;末人的正确而精致的;我们发现玫瑰的特殊了”。这么多的虚妄(玫瑰)!然而竟无一使自身脱颖而出;使我们脱颖而出……——这么多!你想到了多,你非得摸到不可,你却发现这每一个“多”归根到底都是一个而已,它无法涵盖其他;而某物只是“一”,你摸到的“一”却蕴含“多”……这多么可怕!一种创生的预感!

我们对年龄看法不同。还年轻,必须干活;老,必须休息。而我不同意母亲。年轻必须不年轻,要把今天当墓志那天过,老了可以死,也要继续努力。
如果十二岁的你想做的事里那多件,一件大事都没有达到,你就该小心了。你不行。
我好歹有勇气爱过了。我不许再犯错误。


confusion will be my epitaph

“所学的一切的开端,是很好的,——只是他钻研得越深,那一切也就越凄凉,越黯淡

心は小5頭脳は大人 悪魔降臨祭定期的開催中 少女溺愛シンドローム 変質者はお仕置きしちゃうぞ♡

こう見えて自制心の塊よ、重い重い塊。

原来一个人可以同时和三个人谈恋爱?
我理解啦。这是可以更好地理解人们怎样炫耀自己的恶意的关系。
啊啊,我要是和我妈说的一样做她眼里的好人,我眼里的破烂,就好了,我是破烂。
呃,我应该不会有问题。我不爱生命。


穿上长袖子夏衣, 我好高兴啊。 就像要出门做客一样。 葫芦花 明晃晃开着的后门外 我悄悄地学跳舞。 咚、咚、拍拍手又摆摆手 生怕被人看到了。 靛蓝染料新新的味道 闻着浴衣袖子我好高兴啊。

人:退化—一本病历。
https://douc.cc/3gFXOB
https://my.clippings.io/#
纸钱云同步。哈哈哈哈你喝醉了吧。
木屐掉了不过把它送给水洼。
美是我们制造的!美爱我们!美简单,我们复杂!美逝去,我们恒在!

一,人生是可怕的(对于人生的悲观);二,理性是虚妄的(对于思想的悲观);三,黑暗是有大威力的(对于道德的悲观)。^这一类人物的运命,在现在——也许虽在将来,是要救群众,而反被群众所迫害,终至于成了单身;忿激之余,一转而仇视一切,无论对谁都开枪,自己也归于毁灭。

不需要偷偷关注我。虽然我不怕。
也问过“我写得真的那么好吗?”
“我第一次看你…只觉得奇怪,吸引人。但是你提到的东西我了解的越多,越觉得写得好 着迷 ”
真害怕你哪天注销了,读你的日记就像解密。
http://item.jd.com/10116357366.html
creepy
Terpsichora
http://headsalon.org/archives/5301.html
https://trow.cc/
http://www.ishuhui.com/cartoon/book/11
http://comic.kukudm.com/comiclist/146/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d913b20100vdpd.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4d127c0101lopb.html


1吃一天粮食、冷空气就思虑一分社会。
2福非个人、他人施与的,而是感受。
3信任很重要。但仅对品质高尚大志之人。
4无我。对自身要求须远高于对末人之要求。
5“德意志语文的反对者”、“雅典人的牛虻”、火的冰、刺猬、猫头鹰的共契:因热而冷的蹇行者,箭镞。与因冷而热的现代人(幸福、不幸的商人、固守者、约炮大师、敌基督的基督徒、市侩、农民)的对视。火的冰的特殊烫手,过客的两重行迹:热的根基与冷的守视。死鸟。报丧鸟。
6唯有火的前行与冷视是实有的。
7“这个有秩序的宇宙对万物都是相同的,它既不是神也不是人所创造的,它过去、现在和将来永远是一团永恒的活火,按一定尺度燃烧,一定尺度熄灭。”
8我谈“主义”与“研究”:“只有通过不读书才能解决人的平庸,你喜欢什么,就要拒绝读那方面的书,比如这两种主义。如果你不幸已经读了很多社会学著作,那很遗憾,你已经不可救药地平庸了。你要小心你读了多少书,如果已经很多,你就要注意你可能已经完全写不出好作品了。”
9我不看;我飞行太快了:我是你们眼里无处不在的透明与审判者。我只是伤口作为“活火”在一定尺度燃烧并熄灭而永生的二行二进制卦象。我——你们挚爱的,我不知是否爱你们;伤口喑哑、哑默;即便是声音勃然作色让我看起来像马尔多罗一样是好声优,我也劝勉——这看起来是对你们其实是你们对我的说与聆——灵魂要氨水才安睡。
10总之声音是这样的东西,它与文本要做的事情一致,只是声响从不布置回执(它要么是用少做多的,要么是用多做少的,好比凯撒被当做卡里古拉,或柏拉图被当做卡里古拉,这时倘若【自然人】要说“哲学人”(赫拉克利特说:“渊博人”)你们的宇宙亡故了;种姓制度是好的;自然人不是神人和至人:那么自然人就看到了普世火焰的价值之外——‘我总要是那发现特殊之流者’,于是它说:“我不懂得,你只有数,但我比你体悟要耀眼些;这树上不养逻各斯因而果实更丰溢,我分出一盏烛盐(死即是盐,机器曾经的运动与其滞后剩下的无机),驿站供你们生养——比如:宗教”;那时,人说:“我也能做这事。智慧是有的,但不是智慧。我仍存缺陷,我识得数的世界,在树上我得见树外的你——我。身外的内。”):弟兄们,我告诉你们说,血肉之体不能承受 神的国,必朽坏的不能承受不朽坏的。我如今把一件奥秘的事告诉你们:我们不是都要睡觉,乃是都要改变,就在一霎时,眨眼之间,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因号筒要响,死人要复活成为不朽坏的,我们也要改变。这必朽坏的总要变成(变成:原文是穿;下同)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总要变成不死的。这必朽坏的既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既变成不死的,那时经上所记“死被得胜吞灭”的话就应验了。
死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
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
(哥林多前书 15:50-55 和合本)
?》自由与限制的关系:是刨除主义的关系。是“架内能做到和不能”的关系。中国是什么都能,尤其在极端年代,最后的结果是什么也不能。婚姻也一样。

filargnomon的广播  · · · · · ·  ( 全部 )

filargnomon的关注  · · · · · ·  ( 成员0 )


filargnomon的同城活动  · · · · · ·  ( 10个参加 · 55个感兴趣 )

filargnomon的评论  · · · · · ·  ( 评论150 )

filargnomon关注的小站  · · · · · ·  ( 全部 )

filargnomon的线上活动  · · · · · ·  ( 全部 )


filargnomon常去的小组(14)  · · · · · ·  ( 全部 )

讲座录音分享
讲座录音分享 (43725)
三上寛
三上寛 (110)
20-21 现代音乐
20-21 现代音乐 (3990)
古希腊语
古希腊语 (4580)
一只耳牛盘指南
一只耳牛盘指南 (375)
胡老师英语教室
胡老师英语教室 (4467)
MTM线上活动
MTM线上活动 (4234)
貸本漫画
貸本漫画 (952)

> filargnomon添加的条目

订阅filargnomon的收藏:
feed: rss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