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马世芳的《昨日书》,第二篇《我如何成为一个播音员》,勾起了我好些回忆。 上大学之前,我一直觉得自己的声音很好听,觉得自己读文章有种打动人心的力量。想在想来,只能用贾夫子惯常讥讽我的一句话自问:“真不知你哪里来的这股子自信?!”也许是因为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我都是那个代表班级参加演讲比......    (2回应)

最新回应  · · · · · ·

feed: rss 2.0 输出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