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形门锁

2016-06-01 20:46:39
01 “你和郑清波是什么关系?” “发小。他家和我家是邻居,小时候一起长大的。” “你上次见他是什么时间?” “这个啊,可有段时间了,闹掰了之后就很少在一起玩了,半年前他有一次喝多了来找我,跟我赔礼道歉,我没搭理他。后来他就走了,再没来找过我。” “能问问你俩为啥闹掰了么?” “非要说吗?这和他被杀有什么关......

拍立得

2016-04-22 22:23:49
01 “给我五万我可以不把你吃回扣的事儿报告给公司。” “韩哥,你放我一马吧,我一共也就拿了两万多。”胡楠汗如雨下。 “别和我废话,谁知道你拿了多少,不是我说你啊小胡,你有胆子拿人家回扣就应该想到有一天会被抓到。我这可没狮子大开口,无论你贪了两万还是两百万,我只要五万,够厚道吧?退一步讲你就算真的只拿人......

流浪汉

2016-02-21 09:33:23
01 凌晨一点。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从夜色酒吧歪歪斜斜地撞出来,右手拎着一瓶酒。 此时的街道人少车稀,男人衣着高档,面相儒雅,此刻却醉醺醺地在马路上摇晃,偶尔有车从身边疾驰而过,笛声刺耳。 沿着这条街一直往前,是一处立交桥,桥下有一片区域横七竖八地搭着破破烂烂的帐篷,住着一些无家可归的流浪汉。 男人行......    (1回应)

保护费

2016-02-17 11:33:27
1. 胡三觉得他的嗓子已经要冒烟了,肺部也在超负荷地将所有的氧气从吸进来的空气中提纯,然后融入到那些该死的血液中。而那些富氧的红细胞也正以疯狗追兔子(究竟是疯狗还是兔子?)一般的速度冲向心脏。这应该是他跑过的第三条街了,脚下新买的回力已经在不断与水泥路的摩擦中产生了淡淡的橡胶味。没错,胡三觉得鼻子里都......

最后旅程

2016-01-17 14:11:57
01 “霞姐,这半年多真是辛苦您了。”身着黑色套装的女人悲伤地道谢。 “这是说哪儿的话,我应该做的,你们也节哀吧,老太太走了算是解脱,不用再受病痛折磨。”陈红霞也哀声回复。有别的亲属过来说话,陈红霞朝那对女人点点头,转身离开。临走时她看了一眼死去老人的儿子,面目僵硬,行尸走肉一般。他手里牵着老人的孙女,......    (1回应)

刀客林秋月

2016-01-15 15:40:28
刀客林秋月 01 林秋月的本名叫林大萍,后来嫌弃“大萍”太土气,就私自改叫“秋月”。别说,林秋月的名字和脸特别配。大圆脸,跟十五的月亮似的。眉毛鼻子眼睛嘴都生的很大气。这如果是男人面孔,足可称得上是浓眉大眼,仪表堂堂,只是对一个女人来说这样的面相就太过悍气。人家姑娘就算再不好看也能落个清秀的称赞,林秋......

进击的霾

2016-01-01 22:09:14
很多年后,人们依然记得当初被它们所支配的恐惧,依然记得人类不得不像牲畜一样被囚禁的屈辱。 01 陈阳的父亲叫陈清风,是燕京城风轮维护大队的工程师,那是一个旧时代名称,听起来蛮高端的,其实主要工作就是负责维护和保养城市周围高大城墙之上的无数巨型风轮。所谓风轮就是巨大的三翼风扇,它们依靠城市内原子能反应......    (1回应)

小山村•冬

2015-11-21 00:08:45
有关冬的记忆,大多和严寒,和呼啸的风雪,和从山坡疾驰而下的雪橇,和被积雪覆盖的严严实实的小山村密不可分。 北陆的冬季寒冷漫长,从十一月初就能依稀感受到冬的气息。早晚的温度也已跌落到零度以下。进入霜期之后,不再适合露天的植物生长。树叶从树上旋转掉落,枝桠参差;野草枯萎,软软地趴伏在野地上。夏日时看起来......    (1回应)
姑父的哥哥家有个长得很好看的女儿,比我大几岁,我上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有一次镇里组织附近村小到镇中心小学进行统一的期末考试。考完后,女孩的哥哥骑着单车来接 ,事先并没有和女孩说。在校门处,女孩看到哥哥时惊喜地忘了留意来往的车流,于是穿越马路时被一辆装满红砖的货车撞到,碾在轮子下面。女孩当场死亡,娇嫩的......    (3回应)
01 我打算杀了我的前女友。 因为她是处女座。 我们分手之后,我把所有和她有关的东西都丢掉,但却没办法将回忆也清除。 每次想到她我都会变得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暴跳如雷,泼妇骂街一般将所有能想象到的脏话都在脑海里狂喷一遍,然而,当我发泄完了之后,却无比悲哀的发现,她是个贱人,是个婊子,但是——他妈的,我......    (6回应)
<前页 1 2 3 后页>

最近回应过的日记  · · · · · ·

feed: rss 2.0 输出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