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张扣扣案

2019-07-19 20:43:34
张扣扣案据说和复仇有关,邓学平辩护词还援引了《曲礼》《宋刑统》和《明律》。我因此产生了一点兴趣。 首先要说的是,我很反感这份煽情的辩护词。它的功能不是说服法庭,而是煽动公众的情绪。张扣扣有两个辩护律师,殷清利和邓学平。据邓说,殷负责程序和证据,“我的侧重点是精神障碍和为母复仇”。但我更倾向于这样理...

我对学术的思考

2019-04-07 15:33:39
1.保持阅读经典的热情和习惯。不是当检索工具使用,而是深入阅读。有步骤地研读那些最重要的经典,穷此一生,要不断进益,不能吃老本。 2.不断调整札记和文章的写作形式。保持对文学的兴趣,从好的文学作品中琢磨中文的遣词造意、谋篇布局。更重要的是,要有想象力。保持写的习惯,以写的方式网罗知识与深化思想。 3.保...

2019/1/8

2019-01-09 00:12:38
所有老师和同学都会关心你论文写什么,写多少了,L老师是少数还会关心学生内心想法的人。今天吃饭的时候,我说了很多以前很少说的话。 1.就我所了解的情况来说,很多人读研究生的过程就是血性和志气磨灭的过程。 2.即使十几个做宋明理学的博士聚在一起开会,他们也无法真实有效地交流。大家的共同话题基本上是导师是谁,...

7月1日

2018-07-01 20:17:12
最近常常冒出“后悔”的念头。看到自己从前崇拜过的人物渐渐地都变成(或许本来是)那种我不想成为的人,感到有些心灰意冷。
爸爸教会我最重要的事是爱我妈妈,在她生气的时候不要和她顶嘴,要把她做的难吃的菜多多地吃掉,她想数落谁就让她数落谁,想把唠叨的话讲几遍就让她讲几遍,孩子回家她不先给晒晒被子甚至嫌弃吵闹的小外孙也随便她。因为她之所以脾气不好,没耐心,都是因为她嫁给了我爸爸,并且给他生了不省心的熊孩子。    (2回应)

5月5日

2018-05-05 00:50:19
I am very sorry.

4月29日

2018-04-29 23:59:47
人世间的缘分真是奇怪,最后是我这个最不起眼的学生执着地要去送二班的语文老师最后一程。本来以为会很平静,因为我已经想不起来老师教过的任何一篇课文。我甚至不在二班的班群里面,从不参加班级聚会,连老师过世的信息都是九班的同学转给我的。只记得他为人方正,永远是一副“为人师表”的仪容,身著衬衣,腰杆笔直,...

4月22日

2018-04-22 08:10:05
本来以为一直以来做得很好,以真诚和技巧达到了与舍友相处的最佳平衡。她们刚搬来时,因为从不打扫公共卫生,也不注意爱护,白白增加了我许多做卫生的时间,令我十分不满。但因她们大体尊重我的睡醒规律,很少吵闹,也包容我多占公共空间,不久我就愉快自觉地包揽了所有公共卫生。不过昨天还是因为吵醒舍友以及打开了妨...

4月20日

2018-04-20 12:09:54
往昔性情乖戾,毁损了与不少朋友的情义。感谢琴与书,以及教与我琴书道理的师长们,患难相伴!愿,从此光风霁月,无争无斗。望,仍有机缘,向旧友道歉,修复、弥补一二。盼,苍天许我一路向善,无有退转。

4月7日

2018-04-07 19:04:43
在食堂遇到学长夫妇,和他们一起吃了晚饭。学长是外哲的,他夫人是社人系的。如无意外,他们应该与我在同一时间毕业。他们希望以后回西部,问我有什么打算。我说,现在通讯、交流都很便利,没有必要拘死在广东,长江以南都很好。又开玩笑说,如果到时还像现在一样无牵无绊,就随学长夫妇到西部去。我们都是有发论文困难...
<前页 1 2 后页>

衔木平海的日记标签  · · · · · ·  ( 全部 )

最新回应  · · · · · ·

feed: rss 2.0 输出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