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情书| 寒露。

2018-10-08 23:44:25
也就是乡下。 院子里亮起一盏灯,昏黄的光撒出来,温吞无力,睁大了眼,院子前的菜地里也只是影影绰绰,她打开了手机的电筒,雪白的光照亮了面前一垄长得郁郁葱葱的蕹菜,已经有一层轻薄的露水在上头了,微微闪着光。 她伸出回乡不过一星期便长出薄茧的手,去掐那蕹菜的嫩尖,露水清清凉凉,手指一片潮湿,染着点植物茎...    (1回应)

狸猫的夏日盛宴。

2018-09-04 13:25:23
狸猫爸爸就知道,住得离人类太近了不是什么好事。 当然咯,食物是丰富了很多,尤其是薯片糖果这样高热量的食物,过冬是再好不过了。其次,物资也是不用发愁的,夏天家里垫着捡来的凉席,冬天全家睡的是各种旧毛巾旧毯子,舒服得够可以。还有用来储藏鸟蛋的小箱子、替孩子们顺毛的旧梳子……个个用起来是得心应手,而狸猫...
作为一株坟头草,成精过程真没啥好说的,连她自己都觉得乏味。 无非是生于白骨黄土上,坟冢荒野间,天生的极阴之地,常来的又是些寄托哀思,悲恸流泪之人,再有那些香火纸钱,成精倒不是什么难事。 当然,她还得感谢那个书生,别人清明上坟都斩草除根,他则一任草木深深,否则多好的机缘,她一株草也成不了精。 那一年坟...    (10回应)

鸢夫人

2018-08-04 01:12:42
图片源自网络
张小明是个很会讲故事的男人。 我管他叫表舅,其实我们也不是亲戚,他是我的一个男网友。为什么男网友会变成我的表舅呢,说起来我都还有点生气。 我和张小明是前几年在网上认识的,他最开始主动加我好友的时候,我心里又激动又疑惑。激动的是他的头像非常帅气,疑惑的是这么帅气的男生为什么要加我。后来我们聊了半年的...    (9回应)
命运从来不讲究公平,有的人生如草芥,一生荆棘,从来都没有任何机会去改变自己的命运。 我问我妈,妈,你还记得偏颈子叫啥子名字不喃? 我妈想了一下,记不到了,偏颈子蛮,就叫偏颈子蛮。 过了一会儿,她说,淑娃子。 我也想起来了,嗯,是的,我以前喊她淑嬢。 在我们四川乡里头,是有这么一种习惯,把某个人的特征拿...    (16回应)

张燕永远十三岁。

2018-07-28 01:28:47
我有时候会突然想起张燕。 想不起张燕到底是哪一年闯进了我的生活里来的。 确定是在一个暑假,烈日如火的午后,蝉鸣悠长单调,我从午睡里醒来,听到邻居何嬢嬢跟我妈在窗外说话,细细碎碎的,只听到几句:这是老四的女子啊?和她妈真像。 然后我被她们叫了过去,介绍了一个玩伴给我,张燕。 我有点抗拒这个从天而降的玩...    (50回应)
白露是最秋天的节气 也是最乡愁的节气 伟大的诗人从前在战乱里叹息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露水在夜里起了一片 黎明时挂在树叶和草间 树在黄它的叶子 草在结它的种子 玉米是最纯粹的金黄 辣子有最热烈的红 葡萄是浓郁饱满的紫 而梨汁水丰沛,花生在泥土里饱满丰盈 乡下人用汗水向土地索取 收获金色饱满的诗意 蝉在最后......
毛小毛小姐恋爱了。 不知道怎么的,她喜欢上了自己的邻居杨小烦先生。 可是对于杨小烦先生喜欢不喜欢自己这件事, 毛小毛小姐心里可没什么把握。 好像喜欢,又好像不是很喜欢。 毛小毛小姐脑子里有很多个小格子, 她把认识杨小烦先生以来的所有小事都在脑子里一格格地放好, 晚上睡觉前把它们拿出来打分。 她有自己一套非......
桃花是一树树丰腴的红与粉 梨花是一片又一片的如雪如云 在这个季节的四川 城里人变得很爱去乡坝头 如果有太阳 在桃树下打麻将 如果没有太阳 也有一片片油菜花的金黄 比太阳还耀眼 乡里人对这一切已经熟视无睹 油菜花开得好就好 不好,也无法弥补了 不如将心思更多地关照桑树 直起腰歇息的瞬间 粗糙的乡里人 往粗糙......
24节气里,格外生动的当属惊蛰了。 因为它有声音,有动作,有过程,有场景。《月令七十二候集解》里说“万物出乎震,震为雷,故曰惊蛰,是蛰虫惊而出走矣。” 立春之后,正是乍暖还寒的时节,一日暖似一日的春风遇上了雨水,淅淅沥沥下过了几场雨,天光复晴,转眼就是惊蛰。 惊蛰是远处天边传来阵阵低沉雷声,蛰伏了一冬......
<前页 1 2 后页>
feed: rss 2.0 输出摘要